首頁 » 心境大魔導
2009/08/24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8全文完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8全文完

 

白毛:『想不想要是一回事,要不要的到是另一回事!』

 

小綠:『唉呀!剛剛才說要讓我,現在又存心要惹我?』

 

白毛:『惹不惹妳是一回事,能不能說到妳能接受的又是另一回事!』

 

小綠:『那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今晚轉一轉又轉回原點嗎?』

 

白毛:『嗯!是真的轉到原點了,因為他們要回來了,我們也該做這階段的結束了!』

 

小綠:『結束?什麼的結束?』

 

白毛:『野百合之旅,是我在成立藝術殿堂之後,第一次離開這裡這麼多天,而下一次離開這麼多天,就是我們真正走出去的時候了!』

 

小綠:『你覺得以你現在的的能力,有力量完成這些事嗎?』

 

白毛:『這次出門是六天,應該是可以的,但富疆之旅,就不一定走的完了!』

 

小綠:『我倒是覺得,你一定走的完,就算是死撐著,你也會走完全程再倒下!』

 

白毛:『傻瓜,你不怕一語成讖嗎?』

 

小綠:『這部份我很坦然,我只是在想,在你不在之後的我,又會是怎樣一個我?』

 

白毛:『我覺得有沒有我的存在對妳來說已經沒差了!』

 

小綠:『為什麼?是因為我曾經經歷一段很長沒有你的日子嗎?』

 

白毛:『這麼說吧!我要傳達給妳的,妳已經完全的收到了,而妳能創造的,也比妳原來設定的自己,有更多的超越了,再接下來的日子,我存在的並不是在妳身旁,而是在妳心中!』

 

小綠:『你就別臭美了,要在本姑娘心中哪那麼簡單!』

 

白毛:『這部份妳嘴角的微笑,比你的嘴坦率多了!』

 

小綠:『你的意思是說,即便往後你掛了,在我們的心裡,你還是不曾離開過!』

 

白毛:『我是一個不希望有下輩子的人,所以這輩子努力夠了就夠了,值不值得妳牢記,有沒有為妳帶來意義,就用妳的方式去做延續!』

 

小綠:『你這人真殘忍,這輩子沒辦法和你走完全程,又沒有下輩子可以延續,是你真的那麼喜歡有人緬懷你的感覺嗎?』

 

白毛:『別鬧了,我不是永恆的領袖,不需要這樣對待吧?』

 

小綠:『對我們來說,你就是永恆的領袖,這樣的對待有什麼不好?』

 

白毛:『你們太過的對待,會讓我走不開的,我是個情感的動物,只是我習慣偽裝成機器人而已!』

 

小綠:『你這一點自私或許是替人想,不過也同時的傷害了更多的人!』

 

白毛:『生命的真相與假象,都會帶來成長的力量,只是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心態,去見證本來就應該的一樣!』

 

小綠:『我最討厭你這樣了,沒事講話繞呀繞的,簡單一點好嗎?每次跟你講話都要想很久!』

 

白毛:『妳算很好了,智慧很足夠,所以我說話不用解釋太多!』

 

小綠:『我的一切並不源於智慧而是源於我的努力,這一點我必須再度的重申!』

 

白毛:『這部份重要,也沒那麼重要,至少妳是到現在為止,最能懂我理念的人!』

 

小綠:『還說勒!這樣的懂得是好還是不好,我已經漸漸的不知道了!』

 

白毛:『自己的人生只有自己能下註解,或許還有很多的無解,如果學會了善解,自然就能對自己開解,從此就再也不怕無解;就算有多少疑惑,也要慢慢往前,慢慢我們都會相信,美好的不只存在於以前!』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9 0823 0531AM台灣 彰化 野百合 248#全文完


繼續閱讀
2009/08/23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7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7

 

白毛:『如果硬要說怎麼樣,那真的是不怎麼樣!』

 

小綠:『既然不怎麼樣,那還不是跟我認識你的時候一樣!』

 

白毛:『我的心態是都一樣,不過擁有的內容是不一樣!』

 

小綠:『哪裡不一樣了?還不是一樣?』

 

白毛:『至少在心態上,已經漸漸的不同了!』

 

小綠:『你說的不同,又是哪裡的不同?』

 

白毛:『念在妳那個來,我就不要繼續惹你了!』

 

小綠:『我又沒說,你怎麼知道我那個來,難不成你有聞到什麼味道?』

 

白毛:『我鼻子的確很靈,但並物是聞到什麼味道,而是從妳的皮膚狀態,以及身材狀態去判斷的,當然這也只是猜的!』

 

小綠:『那又怎樣!』

 

白毛:『我說過這樣的日子我可以特別包容一點,因為那樣的狀態下,會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緒的時候,這部份是不能苛責的!』

 

小綠:『你的意思是我從剛剛到現在都咄咄逼人囉?』

 

白毛:『基本上是這樣,不過也不是這樣,因為妳問的跟妳一般會問的是一樣的,只是態度比較不一樣而已!』

 

小綠:『我承認是那個來沒錯,但我會這樣並不只是那個來,而是難得只有妳我獨處的時間,我可以恣意的放縱,因為你從來不會在這部份對我苛責!』

 

白毛:『這部份我做的不夠,或者說機會也不多吧!』

 

小綠:『還說勒!家住隔壁,回家後門就關起來,也不曾來按過門鈴!』

 

白毛:『按門鈴要幹嘛?我都快掛了,就別留太多這部份的回憶了!』

 

小綠:『你這人最矛盾的就是這個,要別人多留下一些美好的回憶,卻不斷的替自己留下缺憾!』

 

白毛:『太滿本來就容易導致物極必反的狀態,保持這樣的輕鬆有什麼不好?』

 

小綠:『你就不能真切的去體會,當年我那些選擇的意思嗎?』

 

白毛:『我當然明白,只是我不能,因為妳太好了,我不願意阻礙妳的前程!』

 

小綠:『繞了一大圈,還不是回到原點,我來到這裡幫你,而你早不是原來的自己!』

 

白毛:『妳這麼說很對,我贊同你的說法,但妳也很清楚,沒有經歷這些過程,我們就無法這樣做下來不帶任何情緒的慢慢聊!』

 

小綠:『即便是如此,你不覺得我們浪費掉太多的時間了嗎?』

 

白毛:『這部份是必然的,但我總以為發生的就是該發生的,所以並沒有帶有太多的浪費成份!』

 

小綠:『對對對!你們男人就像老酒越陳越香,而我們的女人就像花朵,過了最美的時段,就只能慢慢的凋萎!』

 

白毛:『廣告不是也說認真的女人最美麗,是你不要而已,不然有大把的好男人讓妳挑的!』

 

小綠:『我要的是什麼我很清楚,你就不用替我擔心這麼多了,你還有更多的事情應該去做!』

 

白毛:『就如剛妳剛剛說的,和妳獨處的機會本來就不多,能替妳安排的機率自然也不多,我雖然不像一般人一樣給自己放縱的機會,但至少現在,我容許自己這麼做!』

 

小綠:『是是是!我知道你是這世界的,並不是我的,我也那麼想要了!』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9 0823 0531AM台灣 彰化 野百合 247


繼續閱讀
2009/08/22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6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6

 

小綠:『重提這些往事幹什麼?沒事找事嗎?』

 

白毛:『是替妳鋪好路,未來會比較好走一點!』

 

小綠:『憑本姑娘的智慧,這個還需要妳教嗎?』

 

白毛:『妳一直知道妳很聰明也很努力,只是妳沒辦法完全掌控妳的情緒,這部份在這世界上是劣勢的!』

 

小綠:『所以妳覺得,我也得變得跟妳一樣不溫不火才是好囉?』

 

白毛:『剛剛就說了,問題在於極端之上,也就是當妳覺得快受不了的時候就先不要思考,讓自己的智商能維持在妳原來的高標,而不是人家說的只有五歲!』

 

小綠:『謝謝喔!您的諄諄教誨,小女子會謹記在心的!』

 

白毛:『謹記在心倒是不用,只是記得曾經有個人用心良苦的,且餓肚子的跟你說了一堆,其實對他本身沒什麼幫助,但卻可能造就妳未來很多快樂的話語,這樣就足夠了!』

 

小綠:『哼!臭美!』

 

白毛:『我不喜歡口是心非的部份,所以我很習慣替人想,且說真話,所以一般人對我生氣其實沒門!』

 

小綠:『這就是你最可惡的地方,吵架就吵架,就說彼此的缺點,為什麼連吵架你看的還是優點,還是想做有用的事,那不是徒勞嗎?誰生氣的時候會顧慮那麼多?』

 

白毛:『我!因為我不想佔任何人便宜!』

 

小綠:『那吵架有什麼意義,你不是也說吵架只是激烈的溝通嗎?』

 

白毛:『可是對方激烈的時候,我沒必要跟著激烈啊!』

 

小綠:『一個巴掌拍不響,這樣妳讓對方情何以堪?』

 

白毛:『我的能力只能讓自己不生氣,也在不生氣的狀況下去判斷怎麼讓對方也不那麼生氣,所以當對方一頭熱的時候,我只能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一切變得更和平,才能再繼續!』

 

小綠:『所以很多我覺得你沒記得的事,事實上你都記得?』

 

白毛:『我這人對於開心的事,是記性高忘性低;對於不開心的事,是記性低忘性高,所以我想記得的多半會記得!』

 

小綠:『那這樣是記得多,還是忘記的多?』

 

白毛:『我想,什麼都是好壞參半的,但對我來說,總是快樂多於悲傷的!』

 

小綠:『你啊!真是個笨蛋,為什麼老愛當好人!』

 

白毛:『一切是個性使然,也算了!不想計較什麼!』

 

小綠:『那時候你如果多要一點就好了!』

 

白毛:『多要不是我的個性,我這人習慣只取我當取的!』

 

小綠:『你要娶誰啊?』

 

白毛:『我說的是取得的取,不是娶妻生子的娶,何況現在的我並不適合!』

 

小綠:『唉!還是老樣子,就不是開玩笑,幹嘛一直這樣硬梆梆的,柔軟一點不好嗎?』

 

白毛:『我的身段一直很柔軟啊!只是當堅持的還是得堅持,才能變得堅韌!』

 

小綠:『還堅韌勒,自己剩多少日子都不知道了,哪來的堅韌?』

 

白毛:『我不是已經超越了醫生給我的日子了?』

 

小綠:『那又怎樣?』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9 0822 1226AM台灣 彰化 野百合 246


繼續閱讀
2009/08/21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5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5

 

小綠:『你又來了,每次都會突然的變得很疏遠!』

 

白毛:『這是個性也沒辦法,我也不太喜歡這樣!』

 

小綠:『我想不只是我,他們也都很討厭你這樣!』

 

白毛:『這方面不只是現在,在過去我也是這樣!』

 

小綠:『這部份是你的自由,我們沒有權利干涉!』

 

白毛:『我不打算改變,更不怕任何人要來干涉!』

 

小綠:『你就這一點最討厭,總是讓人無所適從!』

 

白毛:『我堅持有我的道理,與他人沒什麼不同!』

 

小綠;『你幹嘛不問我他們去哪裡了?』

 

白毛:『我在等你告訴我啊!』

 

小綠:『那如果我都不說呢?』

 

白毛:『那等他們回來再問就好!』

 

小綠:『吼!真的會被你氣死!』

 

白毛:『為了我這種混蛋氣死不值得,雖然生氣的時候會讓臉部發燙,促進血液循環,對皮膚有好處!』

 

小綠:『時間很寶貴,你要這樣扯,這樣浪費嗎?要這樣還不如先去開開嗓!』

 

白毛:『妳的意思應該是妳餓了想吃飯了吧?』

 

小綠:『嗯!今天是心安姐請客,所以他們都去吃飯了,我留下來是要等你和你一起去的!』

 

白毛:『吃什麼?』

 

小綠:『心安姐朋友開的啤酒屋,還有樂團駐唱,她說應該很適合我們!』

 

白毛:『那留個紙條給我就好,不然傳簡訊給我也行,幹嘛特地留下來等我!』

 

小綠:『因為你不喝酒啊!要你去那裡你一定不去!』

 

白毛:『既然知道我不會去,那幹嘛還等我!』

 

小綠:『因為我也有一些事情要做,不想要去那麼吵的場合,如果喝醉了,事情就大了!』

 

白毛:『怕什麼,醉了他們會扛妳回來啊!而且妳記得嗎?上次妳喝醉唱的那一場,還被網友評選為年度最棒的一場耶!』

 

小綠:『就別提那丟臉的事了!』

 

白毛:『哪有什麼丟臉,只是喝酒熱了把外套脫了,穿著超短褲和低胸小可愛跳彩帶舞而已,哪有什麼丟臉的!』

 

小綠:『喂!本姑娘可是惜肉如金耶!那樣被看光光了,你不羞我可是很害羞的!』

 

白毛:『害羞也是酒退之後的事了,觀眾的福利顧全到了就好了!』

 

小綠:『說到這個就有氣,全團的人都想制止我的時候,只有妳老神在在的在那裡等著看笑話,我到現在都還沒打算原諒你,你還敢跟我提這個!』

 

白毛:『我也沒指望妳會原諒我,只是想藉由這個告訴妳,妳並不只是妳想的那樣,妳還有很多待開發的潛能,我實在不太想說如果,不過還是很想說:如果那時候我們沒有錯過,相信現在的妳也不只是這樣!』

 

小綠:『意思是我那時候不該放棄你就是了!』

 

白毛:『這世界沒有不該,不過除了極端,應該還有更好的解決之道!』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9 0821 0111AM台灣 彰化 野百合 245


繼續閱讀
2009/08/20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4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4

 

小綠:『好啦!既然改變不了你的想法,那人就好好顧好,大半夜這條路上什麼都可能發生!』

 

白毛:『就看老天爺幫不幫我了!』

 

小綠:『基本上你的狗屎運算蠻好的,如果真的遇到,你也會有辦法解決吧!』

 

白毛:『真的非必要就要打電話給蕃薯哥處理,他說只要是島內的他都有辦法處理!』

 

小綠:『如果是一些笨小孩、小混混呢?那一種的又不認識那些有頭有臉的大哥!』

 

白毛:『幹嘛說人家笨小孩,笨小孩怎麼當小混混!』

 

小綠:『這個我就不敢繼續說了,那樣的浪費生命,不是笨小孩,不然又是什麼?』

 

白毛:『這個不在我們討論之列,不過我倒覺得那只是他們的成長過程之一而已,過了這個過程之後的他們就又會有不同!』

 

小綠:『你為什麼一直不問我,為什麼是我來問,而不是風信子自己來問?』

 

白毛:『風信子應該會認為我自己會跟他說吧!而妳的部份我是認為妳自己會告訴我,所以我不需要問!』

 

小綠:『這種感覺真的很糟,好像我下一步要做什麼都在妳的掌握之中?』

 

白毛:『我覺得那不是掌握,而是一種共鳴,在妳動念之後,我就大概明白妳要做什麼了,不過也有特例!』

 

小綠;『你所說的特例是有時候你感覺不到?』

 

白毛:『不是,是我產生矛盾,在接收與不接收妳的訊息上面!』

 

小綠:『所以後來的我,就慢慢被你折衷掉了?』

 

白毛:『也不完全是這麼說,我依舊是一個人,只是把重心從妳的身上悄悄的移開而已!』

 

小綠:『是我沒達到妳的期待嗎?』

 

白毛:『是我覺得自己達不成妳的期望吧!』

 

小綠:『我有說過我的期望嗎?』

 

白毛:『沒有,但是我就是會知道!不過那是過去的事,反正我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做到妳當時的期待,現在也不是說這個時候,也不適合繼續談下去了!』

 

小綠:『你說過,你最怕的就是我什麼都不要,我又何嘗不是如此?』

 

白毛:『我一直覺得,什麼的發生都有其重要的意義,或許在某些方面,我還要感謝妳,因為沒有當時的妳,就沒有現在的我!』

 

小綠:『這意思就深奧了,是現在的成就,還是現在早被你操壞的身體?』

 

白毛:『算都是吧!什麼都是一體多面的,誰也不能預設好這一切,但或許實現我的願望,代價就是帶我走,我已經決定不要有下輩子了,所以其它的也不用想,盡力的做好現在該做的事情就好!』

 

小綠:『你說不要有下輩子就不會有嗎?』

 

白毛:『照我過去那些年的印證,只要我堅持要的就會成;只要我有疑惑的就會陷入混沌;只要我敢要的最後都會變成我想的那樣!』

 

小綠:『你現在說這樣就不怕說破嗎?』

 

白毛:『說不怕是騙人的,但又如何?還是得往前,因為我已經沒有時間了!』

 

小綠:『總管有稍微提一下你中午說的部份,基本上我們管理中心會全力配合!』

 

白毛:『謝謝妳們!如果沒有妳們我可能什麼都不行,如果沒有妳們這趟旅程也無法成行!』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9 0820 1240AM台灣 彰化 野百合 244


繼續閱讀
2009/08/19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3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3

 

白毛:『嗯!你先去忙吧!今天謝謝妳!』

 

總管:『三八喔!工作的時候你是主,我是僕,你安排我就照辦,有什麼好謝的!』

 

白毛:『這不成,要讓屬下做事,要說麻煩,要說請幫忙,這也是企業文化的一部份,雖然妳學的是美式較剽悍的模式,不過我希望往後要以我們謙卑柔軟的方式,也因為我們是基金會,並不是營利組織,這部份更為重要!』

 

總管:『看看吧!如果我做的到一定做到!』

 

白毛:『我也只說這一次,之後也不會再提這個,提這個傷感情!』

 

總管:『還好啦!什麼是該注意的,什麼是該改變的,什麼是該思考的,我都會處理好,而且有一些也要在實務上去磨才行,現在說的都沒個準,那我走了!晚上我就不留下來了,下班我就走了!』

 

白毛:『嗯!那這部份就這樣吧!一直以來辛苦妳了,記得不要讓自己太累!』

 

總管:『我會照顧好自己的,不用擔心我!』

 

白毛:『這句台詞是我的,要收版權費喔!』

 

總管:『天下文章一大抄,談錢向來最糟糕,我真的要走了,不然你的習慣又亂七八糟了!』

 

白毛:『多謝體諒,下週見!』

 

總管只是微笑點頭,沒說話就直接離開了包廂,白毛發呆想了一些事,然後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睡午覺!

 

醒來的時間下午五點,有別於昨天的人滿為患,今天的包廂內只有一個人,她不是風信子,也不是要跟白毛去東部的水姑娘,而是傳說中的小綠。

 

之所以說是傳說,是因為她聰明、眼識又好,加上自己願意默默努力,所以通常什麼事都不用跟她解釋太多,她就能明白一些別人不能明白的內容,今天她出現在這裡,讓白毛有一些疑惑。

 

白毛:『怎麼只有妳在?』

 

小綠:『我有事要問你!』

 

白毛:『關於去後山的事?』

 

小綠:『風信子今天早上跟我說,她阿嬤昨晚來找她,阿嬤說不敢去吵你,所以去交代風信子轉告你,祂希望你不要走九彎十八拐,那邊太危險了!』

 

白毛:『這次排定的行程會去塔裡拜祭祂詳細的我在跟祂解釋!』

 

小綠:『也就是祂沒搞錯,你真的要走九彎十八拐不走北宜?』

 

白毛:『這是確定的,而且是晚上走!』

 

小綠:『就算你不怕,也要替人家水姑娘想想吧!幹嘛走那麼危險的路?』

 

白毛:『走危險的路,才能告訴她以前開這條路的艱苦!』

 

小綠:『要去也可以回程的時候再去,幹嘛硬要晚上去?』

 

白毛:『晚上走這條路走的慢,到後山剛好天亮可以看日出,回程會走南迴回來,又不是原路返回!』

 

小綠:『現在是不管我怎麼說,你都要這麼走就對了!』

 

白毛:『除非晚上下雨,不然這趟路就確定是這樣走!』

 

小綠:『說吧!這趟路最終的目的是什麼?』

 

白毛:『野百合之旅,先到北海岸,在海邊可以看到野百合!』

 

小綠:『黑壓壓的看到什麼呀!』

 

白毛:『用車燈照啊!我也有帶手電筒!』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9 0819 0745AM台灣 彰化 野百合 243


繼續閱讀
2009/08/18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2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2

 

白毛:『我本來就要經營一家這樣的企業,也就是一半時間工作一半時間學習的企業!』

 

總管:『我以前的老闆也說過,員工的智慧就是企業的財富!』

 

白毛:『我曾經很佩服一些直銷產業的訓練方式,他們一直用企業內的成功例子去激勵自己的員工,然後讓他們有機會在重要的場合見到那些偶像,進而慢慢的把下階層的員工也漸漸往上帶!』

 

總管:『這一點我倒是跟你持反對意見,我覺得那根本就是催眠,就是想盡辦法要讓你相信他們,進而跟他們成為一樣的人,這樣的話跟你原來的理念不是抵觸了嗎?』

 

白毛:『這就是重點了,如何兼顧員工訓練的完整性,以及習慣性創新,就是我們未來必須面對的議題!』

 

總管:『習慣性創造?是指讓每個員工都習慣用自己的方式去創新?』

 

白毛:『是!也不是!是的部份是妳解釋的這樣也可以!不是的部份,是我的本意是讓這些員工漸漸的學會面對問題,並且拆解成不同的見解,接著去創造不同的作法、達到不同的目標,那雖然是習慣,但並不是一成不變的,是一直在進化的!』

 

總管:『所以,往後如果有員工提出新的想法,且被集團運用了,那我們就該給獎勵囉?』

 

白毛:『這一點是必然的,然後如果同一件事有好幾個不錯的想法,那我們就在集團內分區塊做實驗,然後再選出最好的方式作為主要的方式,其它的並不是丟掉,而是放著以備不時之需!』

 

總管:『這樣不就等於入圍就是得獎?』

 

白毛:『不管是什麼比賽,入圍本來就是得獎了,因為裁判是主觀的,會選出什麼大概就是固定的了!用這個道理去套,現實需要什麼,我們就得搬出哪一套去配合,這也就是企業要有智庫的主要原因!』

 

總管:『目前這部份做的最好的是3M,他們的專利庫,還有許多沒有拿出來發揚光大的發明,有一些是條件不適合需要等待,有一些是已經被利用過,但未來可能有機會在做升級的運用,你也希望我們的企業能變成那樣的?』

 

白毛:『這部份是肯定的,既然要比人強,就要在每一個面向都做好最好的準備,綠色窩集那邊集結的知識,也可能在基金會這邊也用的到,基金會這邊的知識,可能在賊皇那邊也用的到,最大的重點是猜題節目的知識,遍及所有領域,只要詳加運用,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總管:『那你覺得富疆計劃的執行,會不會也帶回來很多可以利用的知識!』

 

白毛:『我想會有的,只是還沒去不知道到底會有多少!』

 

總管:『你覺得在往後我們智庫建構成功之後,需不需要做企業代訓的工作?』

 

白毛:『這部份我還在考慮,因為有兩個面向可以說,一個是以基金會來做,另一個是以學校來做!』

 

總管:『如果是這兩個選擇,我倒是覺得應該用學校來做,畢竟基金會本身沒有那麼大的場地和空間,而學校在這部份是佔優勢的!』

 

白毛:『妳說的部份是必然的,不過那得要學校開的順利才行,如果開的不順利,那總不能一直在等!』

 

總管:『如果學校開的不順利,那麼我們應該要怎麼去做配套!』

 

白毛:『這部份倒是簡單,就是花點錢成立訓練中心,能蓋多大就多大,等學校開出來之後,把訓練中心捐給學校,再讓學校去管理!』

 

總管:『也好!這樣就能讓學校和企業做結合,也讓我們基金會的理念可以傳遞,只是這樣會不會加重學校的負擔?』

 

白毛:『我覺得不會,而且反而是增加學校的競爭力,因為有了與企業的聯集,往後學生要找工作,或者企業要人才,都有很好的溝通管道!』

 

總管:『今天談的我會回去整理出頭緒來,你去休息,我也要回去工作了!』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9 0818 0830AM台灣 彰化 野百合 242


繼續閱讀
2009/08/17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1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1

 

總管『我以前真的不相信人定勝天,因為在過去的職場看過太多的悲歡離合,但在你身上那種不服輸的不吵,是我真的沒有看過的!』

 

白毛:『不服輸的不吵?妳今天還真的創造了一個很特別的詞啊!』

 

總管:『這是特別為你設計的啊!一般不如輸的人,通常會跟對方嗆聲,然後急著要在氣勢上贏過對方,就算是向天吶喊也一樣,可是這些在你身上沒有,而是懶懶得、徐徐得、靜靜得做著自己想做的事!』

 

白毛:『講話對我來說是很累的事,因為我不只是跟妳講話,同時也會在印堂的地方出力,用念的力量去影響一切!』

 

總管:『不要跟我講這些非自然的,那對我來說很討厭,我又沒有帶有什麼能力,說這些只是讓我覺得厭煩而已!』

 

白毛:『妳也有,只是等待妳去開發而已!』

 

總管:『今天花了我中午休息的時間,不是要聽你說這些別人聽不懂的話的,而是未來的這六天有什麼特別的指示嗎?』

 

白毛:『那個妳自己會處理,根本不用我操心,我主要是要妳幫我訓練人才的這部份,既然說完了那就可以講其它事情了!』

 

總管:『要聽你講一些有的沒的,那我還不如回去上班算了!』

 

白毛:『這六天裡請妳們開會把時間訂出來,也在這六天裡把合作單位訂出來,也在六天裡完成通知各單位來參加記者會,最好連要說的內容都確認過,我不希望那一天有任何的閃失!』

 

總管:『我本來預計的是下週,既然你希望這週就開始,那就從這週吧!早點執行也好,有問題能夠早點解決!』

 

白毛:『那是原則上的希望,基本上還是照妳的本走,也就是說就算是下週再完成也行,重點是那一天要萬無一失,因為那是我們基金會的灘頭堡,先攻下之後,就以那裡為根據地往上攻了!』

 

總管:『你真的要執行柔性戰團計劃?』

 

白毛:『那只是根本而已,我們不會躁進,也不會強硬,但我們的確很強!』

 

總管:『強不強我倒是不敢說,但只要我們在初期建立好訓練體制,那麼全世界應該不會有比我們有活力的團體出現!』

 

白毛:『我要的並不是最強,而是打不倒!也就是別人可以比我們強,但是我們的身段一定要比人柔軟,這樣的話就算對方有多強,也無法將我們折服,這就是我們的本質!』

 

總管:『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做威權的領導,而是要做柔性的領導?』

 

白毛:『剛強硬就要強硬,該柔軟也要夠軟,這部份妳可以拿捏得很好的,只是對外要絕對柔軟,軟到沒有人想要與我們為敵為止!』

 

總管:『過去的職場經驗,老闆都要我們設定目標,並且去超越其它的同業,看來經營基金會,我真的要重新開始學習!』

 

白毛:『基本上是這樣的,就是不斷的聘請新的老師,不斷的接受新的知識,不斷的帶著團隊往前,我希望一週有兩天,甚至是三天的時間在做職業訓練!』

 

總管:『那真正在工作的時間就只剩下兩天了,就不到一半了!』

 

白毛:『有什麼關係?我們的人會主動的去執行自己的任務,工作的時數並不是問題,重點是執行度夠就好!』

 

總管:『如果要做到這樣,勢必得要花費到員工的下班時間!這不是與你原來的想要相抵觸了?』

 

白毛:『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不過我希望他們能體諒,因為我們可是盡心盡力的在讓他們學習更多、懂得更多的地方做努力,只要受到我們招募的,都會變成很棒的人才,等我們的課開多了,還能讓他們選擇他們自己喜歡的!』

 

總管:『這樣的想法放在我們基金會是可以,但如果要執行到綠色窩集,那就會有困難點在了吧?』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9 0817 0658AM台灣 彰化 野百合 241
繼續閱讀
2009/08/16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0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40

 

總管:『我們不在內地設訓練中心嗎?』

 

白毛:『設是不能不設,但是那種訓練中心,訓練的是配合各種需要而訓練的人,而駐外單位就像是大使館,裡面的人就像是大使,必須有一套很不同的訓練方式和內容,所以自然而然不容易複製!』

 

總管:『那麼我們制訂教材也要特別嚴謹囉?』

 

白毛:『訓期的的第一個禮拜,是經驗的分享,也就是分享這段日子以來,曾經發生問題的個案,或者是特別印象深刻的部份!』

 

總管:『你的意思是說,要從大家遇到的問題中,尋找到大家都會遇到的問題,以及大家可能遇到的問題,還有因應風俗民情而遇到的問題?』

 

白毛:『這部份我想要感謝一下HSBC!』

 

總管:『你說的那個HSBC是那個匯豐銀行?』

 

白毛:『是啊!因為他們的廣告詞中說:環球金融,地方智慧!連他們那麼大的銀行都需要考慮地方智慧了,我們這種小基金會也絕對不能馬虎!』

 

總管:『嗯!這部份我會盡力做到,但規矩就是規矩,由鬆而緊的動作還是得慢慢的做到!』

 

白毛:『這部份要看成長的進程,不斷的觀察、不斷的改變、不斷的修正,越來越美好!』

 

總管:『那我們要規定駐地單位的性別嗎?』

 

白毛:『我們不能限制性別,那樣就跟我們原本的設定完全走樣了,只是規章要規定嚴厲些,因為他們可能得接受的,並不是我們能夠想像的困難!』

 

總管:『說是這麼說,你一定也有自己原來的設定吧?』

 

白毛:『當然,我原本的設定是希望不要女生去,因為女生在外總是很危險,又需要和地方人士周旋很多事!』

 

總管:『嗯!雖然不能很全面的這樣去想,不過在對內部員工的心態上,我們的確必須幫他們想更多!』

 

白毛:『嗯!不過也不用擔心太多,一切都會有其必然的發展,也會有所謂的契機和轉機!』

 

總管:『所以,如果失敗是必然的,成功就是你之前跟我說的,你一直在追求的奇蹟嗎?』

 

白毛:『這部份也不知道該怎麼講,原則上是那個樣子,至於事實上會變成如何,那就等未來再說吧!』

 

總管:『現在我想問的是,這輩子的你真的會在走完這趟邊疆之旅之後結束嗎?』

 

白毛:『富疆計劃如果成功,那麼未來的商機就無限了,如果每年都有邊境的演唱會,那對於宣傳我們基金會絕對有相當好的效益!』

 

總管:『可是前提是你不死啊!如果有一天你倒下了,這些累積也都會化為烏有啊!』

 

白毛:『沒有任何地方是非我不可的,就算我離開了人間,這世界還是會照常的運行!』

 

總管:『說是這麼說,但團隊裡面就少了一座燈塔,這對世界來說也不是好事!』

 

白毛:『每個人都有他的命,我如果能完成到這樣,我已經滿足了,最大的重點是我的想法已經深植在團隊的基因裡面了,那麼生與死就已經不重要了,只要我的信念還在就好了!』

 

總管:『對於你或者是這樣,可是對團隊成員並不一樣,如果貴為最高指導機構負責人,那也是因為你當我的後盾,所以我才能放手去做,倘若有一天你不在了,我不確定我有沒有那樣的能力持續!』

 

白毛:『你說的我都知道,重點是現在的我能保證什麼?就是一支風中殘燭了,拒絕就醫之後已經活超過醫生給我的時間了,這樣我已經算賺很多了!』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9 0816 0947AM台灣 彰化 野百合 240


繼續閱讀
2009/08/15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39

心境大魔導Ⅱ-野百合篇 239

 

白毛:『這個也不用太計較,只要跟你們一起吃飯,就吃過妳們的口水了,如果真的要說沒有,那一定是騙人的,不過是沒有刻意的吃到過啦!』

 

總管:『就算有也沒關係,反正你不是一直強調你未婚?』

 

白毛:『我沒有強調自己未婚啊!只是每次遇到需要填婚姻欄的,我都填下一言難盡而已!』

 

總管:『你談過的戀愛明明就屈指可數,幹嘛填個一言難盡矇騙世人!』

 

白毛:『你也吃到心安的口水喔!矇騙世人對我有什麼好處?』

 

總管:『不知道耶!只是現在的我,突然很擔心那些邊疆的姑娘!』

 

白毛:『放心吧!邊疆的不一定比較窮,他們不會餓到啦!』

 

總管:『那可不一定,搞不好你是去搞破壞,把他們的經濟活動都歸為己有,他們就只能當奴隸過生活了!』

 

白毛:『這倒不是不可能,可是那是共產體制在治理的,不要想那麼多比較好,否則搞不好就卡在那裡回不來了!』

 

總管:『如果卡在那裡回不來,你希望我們這邊怎麼做?是動用各種關係去救你,還是放你在那邊自生自滅!』

 

白毛:『不救我可以,但是不要讓ORANGE有事,費多大力氣都要把她救出來,至於我的部份就相信我的造化就好,如果不幸在邊境喪命,那也算是死得其所!』

 

總管:『你現在說的都會成為呈堂證供!』

 

白毛:『這部份我倒是不怕,也絲毫沒有害怕過,重點其實並不在這裡,而是等我全部的地形都勘查完之後,怎麼去安排演唱會的開始!』

 

總管:『是安排演唱會才真正開始,還是有什麼秘密的活動才真正開始?』

 

白毛:『這部份就先賣個關子,』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

 

總管:『以前可以這樣,現在可不能任由你這樣什麼都不說!』

 

白毛:『不說是保守,說了是誇口!』

 

總管:『講個可能也好,這方面有這難嗎?』

 

白毛:『關於集團的事、關於基金會的事,那是相信妳們能,所以不管我怎麼講都好,但面對未知的環境,我總得去看過才知道怎麼做比較好,現在如果說了未來都做不到,那該如何是好?你要去繼承我的遺志嗎?』

 

總管:『去那裡緬懷一下你還可以,如果是要繼承你的遺志走完那條路,那我就得忍受很久不能洗澡的痛苦,我實在不太想要那樣!』

 

白毛:『那樣有什麼不好,你就可以當一個名符其實有未到的女人了!』

 

總管:『那不是我要的味道,如果只是單純幾天的旅行,那我還想像的到,如過是要這樣走一圈的路,那我是不願意辦到!』

 

白毛:『先幫我培訓一批人,卻部按照懂得邊境語言的類型去招募,一種語言需要三個人,明白的告訴他們有可能要派駐邊境!』

 

總管:『這部份不是應該說的保守一些?』

 

白毛:『我知道如果是技巧上的運用,是不應該告訴來求職的人太多,但我不希望自己的企業裡面有絲毫的欺瞞的成份,這會招致怨念的!』

 

總管:『這部份的招募,是為了駐地單位做準備的嗎?那訓練的內容呢?』

 

白毛:『辦活動、帶活動、招生發表會、還有最重要的是當我們基金會和當地的媒介,不管是傳達我們的理念,還是傳達當地的意願,都必須要做到很好!』

 

總管:『你指的辦活動,是連演唱會的籌募也是其中之一嗎?』

 

白毛:『是,也不是!小型的是,大型的不是!不過那不是現在的事,告訴他們駐地兩個月回來一個月,也就是一年有四個月在台灣受新的訓練!』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9 0815 0324AM台灣 彰化 野百合 239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