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如果覺得我熟悉,那我們可能在哪曾相遇!

如果覺得我陌生,那我們可能不曾相遇過!

不管是新朋友舊朋友,世界某個角落的朋友!

既然來這就是好朋友,一起遇見幸福的朋友!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7 1211 0454AM 台灣 彰化




2011/03/31

平底鞋女孩-250 這就是你說的贏?

平底鞋女孩-250 這就是你說的贏?

混蛋平底鍋的:「其實也沒什麼好處,只是用比人短的時間做到別人還做不到的事而已!」

我:『那現在那裡有什麼?』

混蛋平底鍋的:「就一些研究人員,還有一些花花草草!」

我:『那我們是要去看人,還是要看花草?』

混蛋平底鍋的:「事實上是要去看橡膠樹的!」

我:『那你讓我去看的目的是什麼?』

混蛋平底鍋的:「我是在想,要怎麼做才能讓我們國内的橡膠產量足以自足!」

我:『這恐怕有點難吧!』

混蛋平底鍋的:「一般傳統的方式是很難沒錯,不過若透過科技的改良,並以科技輔助栽培,搞不好能超越以一般方法栽培多出幾倍的產能,且連品質都能獲得提昇!」

我:『這是你的意思,還是學者們的意思?』

混蛋平底鍋的:「現在學校的部份,都還不是照我的版本,要明年之後的才會是!」

我:『所以,這座學校也不是你想像的那麼差吧?』

混蛋平底鍋的:「也不是這樣說,應該說有想法的人很多,真正能成事的少之又少,為了這個系,老布動用了很多資源!」

我:『這樣說我就不懂了,你不是說這都是之前規劃的,那幹麻還要老布動用資源去支援?』

混蛋平底鍋的:「我們買學校時有承諾過,現有科系盡力扶值,雖然這是新開科系,但也會比照辦理,而且希望能辦的比過去好,所以老布動用很多資源,找了很多人,也因此這個系才有搶時間的能力。」

說著說著,我們走到了工地,外表看起來,跟一般工地沒兩樣,但走進去建築內部一看。

發現地下的樓層,已經算是完成品了,跟想像的差不多,只能透過玻璃看著!

而一切就如混蛋平底鍋的說的,裡面都是一些穿著白大掛的研究員!

我:『我們要進去嗎?』

混蛋平底鍋的:「不用,只要看看就好!往後再帶妳去看真正的成品!」

我:『你的意思是說,這裡還不是成品?』

混蛋平底鍋的:「當然不是,他們還在研究,而我們公司自己也在研究,雖然不難,但沒那麼簡單!」

我:『你指的是哪個部份?』

混蛋平底鍋的:「我說的不難是橡膠栽培,而難的是穩定的產量,以及不讓樹汁固化的方法!」

我:『那還需要一些時間吧?』

混蛋平底鍋的:「嗯!而且效益也還不不明顯,真正大規模栽培,還需要一些時日,但我相信我們能夠領先業界一些時日!」

我:『這就是你說的贏?』

混蛋平底鍋的:「當然不是,這只是表面的,事實上我們公司已經開好苗圃,已經大量用嫁接的方式在生產樹苗了!」

我:『你的意思是說,再過不久就有用我們生產的橡膠所做成的產品問世,而且品質比一般的栽培出來的還好?』

混蛋平底鍋的:「這個我其實還沒想好,原則上是都可以,反正現在很方便了!」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330 2358 台灣 彰化平底鞋女孩-250#

繼續閱讀
2011/03/29

平底鞋女孩-249 搶贏了有什麼好處?

平底鞋女孩-249 搶贏了有什麼好處?

那晚混蛋平底鍋的離開後,我洗漱之後就睡了,再醒來天已經亮了,沒有馬上起來,而是花了一些時間思考。

我覺得小難是萬事起頭難,中難起頭不難,後來才難;大難是起頭很難,後來更難!

而那些不斷清楚後的未來,有著前所未有的困難,卻也同時帶來前所未有的希望!

其實,真正的難是因為害怕,所以不難被以為成一種天大的困難,更因為常期沒面對,顯得更加的麻煩。

如果希望解決,或許該好好跟自己談一談,或許那之後的世界,就從此不難。

想到這裡,突然意識到時間的緊迫,以及身上的重擔,似乎絲毫不比其它人輕,思緒一轉,連忙起身梳洗一番,然後換好衣服下樓等著。

不久混蛋平底鍋的就到了,沒等他來按門鈴我就先開了門出去,也鎖了門、接著上了他的車。

混蛋平底鍋的:「這是妳的早餐,今天就在車上吃吧!」

我:『不是還早?』

混蛋平底鍋的:「是還早啊!不過總要有一天早點到,不好每一次都剛剛好吧?」

我:『呦!沒想到你還是好學生喔?』

混蛋平底鍋的:「我一直都是啊!只是看起來不像而已!」

我咬了一口飯糰說:『沒想到你會吃這種?』

混蛋平底鍋的:「幹麻!不過就是吃個五穀飯糰配薏仁漿而已!」

我:『像你這種少爺,早上不是應該是三明治、或者漢堡嗎?』

混蛋平底鍋的:「對啊!最好是再加上一個薯條,那就太完美了!」

我:『對對對!你就不要再跟我繞圈圈了,你這麼急著到校一定有事吧?』

混蛋平底鍋的:「也沒什麼事,只想帶你去看看農業科技系的工地而已!」

我:『看那個幹麻?等蓋好再去看就好了!』

混蛋平底鍋的:「你有參觀過工地嗎?」

我:『沒有啊!』

混蛋平底鍋的:「趁這個機會看一下,下次再看別個工地!」

我:『我不想耶!』

混蛋平底鍋的:「大好機會,就要這樣錯過嗎?」

我:『這是哪門子大好機會?我又不是志願要當監工!』

混蛋平底鍋的:「好吧!不去就直接去教室吧!」

我:『好啦!我去!但請你以後不要這樣說一半好嗎?你真正的目的是什麼?別老這樣裝神秘好嗎?』

混蛋平底鍋的:「就已經知道我有目的,妳怎麼也不猜猜看?」

我:『要講就講,不講拉倒!』

混蛋平底鍋的:「我是想讓妳看看我們搶時間的能力!」

我:『搶時間?跟誰搶?』

混蛋平底鍋的:「當然是跟天搶啊!」

我:『搶贏了有什麼好處?』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329 1042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49#

繼續閱讀
2011/03/28

平底鞋女孩-248 這說明什麼?

平底鞋女孩-248 這說明什麼?

很快的我們回到了我家,然後在客聽分頭行動,混蛋平底鍋的去了廚房。

我照例回房間,然後洗澡,本來緊接著是睡覺,今天則是好久都沒有的消夜。

在我回到客廳時,混蛋平底鍋的已經悠閒的在那看電視了。

看到我過來他連忙起身,然後走到廚房端出那鍋麵疙瘩,我則很識相的拿了兩付晚筷,跟著他回到客廳。

一掀開鍋蓋,香味就直衝著鼻子而來,可誤的香味竟然我肚子咕噜叫了起來,然後我們兩個都笑了開來。

接著他盛了一碗給我說:「趁熱吃,小心燙。」

我:『謝謝!』接著接過碗,開始慢慢吃了起來。

混蛋平底鍋自己也乘了一碗說:「自從我媽回老家住之後,我也好久沒煮了。」

我:『你之前也會煮給你媽吃喔?』

混蛋平底鍋的:「已前是奶媽煮給我吃,後來是我煮給我媽吃,再後來我煮給妳吃,如果有再再後來,可能是妳煮給我吃?」

我:『那可不一定,搞不好接下來是你煮給別人吃也說不定。』

混蛋平底鍋的:「那都好,只要妳不燙到就好!」

我:『還好啦!我可是我們波家連續十年喝熱湯冠軍!』

混蛋平底鍋的:「嗯!我是我們辛家連續十八年吃冰冠軍!」

我:『該不會只有一個人參賽吧!』

混蛋平底鍋的:「當然,不然我要跟誰比!」

我:『跟你媽呀!』

混蛋平底鍋的:「他打牌」

我:『跟你爸啊!』

混蛋平底鍋的:「他應酬!」

我:『至少還有你奶媽吧!』

混蛋平底鍋的:「她讓我!」

我:『喂!這說明什麼?是說你很孤獨嗎?』

混蛋平底鍋的:「完全正確,所以今天有人陪我吃消夜,真是讓我痛哭流涕。」

我:『幹麻!你吃到辣椒喔!』

混蛋平底鍋的:「沒有!我只是喜極而泣!」

我:『不能吃燙的就不要逞強,吃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欺負你勒!』

混蛋平底鍋的:「是夫人!」

我:『夫你個頭啦!給你三分顏色,你就勾勒起愚不可及的未來了,那如果對你再好一點,那我豈不是虧大了!』

接著我們你一杓我一杓的分完鍋裡剩下的,然後個自吃完一句話都沒再說。

吃完之後,混蛋平底鍋的:「今天是老樣子,還是?」

我:『好吧!你回去睡覺吧!剩下的我收拾就好。』

混蛋平底鍋的:「好!那妳早點睡,我回去休息了!」

我:『你才早點睡,是早在一點前睡,不要給我吃了早點才睡!』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327 0820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48#

繼續閱讀
2011/03/28

平底鞋女孩-247 只要能接受就不難了?

平底鞋女孩-247 只要能接受就不難了?

我:『不過也好!』

混蛋平底鍋:「也好?」

我:『我的意思是說,以今天的事當借鏡,往後只要長輩要談的事,都給長輩去處理就好!』

混蛋平底鍋:「這部份我會控制好的,今天的狀況也是特例,本來都跟羅織談的,他老爸是臨時約,我也才臨時拉老布來談,羅織也才臨時退出,不然也不會變得如此麻煩!」

我:『嚴格來說,至少已經算是解決了!也不算太困難了不是嗎?』

混蛋平底鍋:「解決是解決了,但至少羅織和我都是不太開心的,這種解決也不算太好!」

我:『那走吧!』

混蛋平底鍋:「我們好像聊的太投入了,說兩次要回家,結果也只有走幾步,還好這開到很晚,不然我們會被請出去吧!」

接著我們出了門,上車之後,朝著回家的路邁進。

我:『你有沒有覺得今天特別長!』

混蛋平底鍋:「算是吧!不過其實也蠻好的,至少達成幾個結論,那些不愉快也都算值得了。」

我:『餓了!』

混蛋平底鍋用非常懷疑的眼光看著我說:「不會吧!這是我認識妳這麼久,第一次主動跟我說妳餓了!」

我:『那個不是重點啦!重點是我不想吃東西,所以直接回家就好!』

混蛋平底鍋:「妳不吃我也吃啊!」

我:『那你回家的路上再吃好了啊!』

混蛋平底鍋:「好吧!那就各退一步,到妳家的時候,我們煮一鍋麵疙瘩,我們一人都吃一點點,不吃多,只讓自己不餓就好?」

我:『成交!』

混蛋平底鍋:「那妳要不要睡一下!」

我:『不要,就快到了,還是晚點再睡吧!』

混蛋平底鍋:「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我:『不是說過了,要說就直接說!』

混蛋平底鍋:「別人的學校學生數代表著收入的多寡,我們的代表的則是負債!」

我:『用這些負債換來好的人材,就等於在未來替我們生財!』

混蛋平底鍋:「我在思考怎麼減少出現學校霸凌,還有怪獸家長的可能!」

我:『那個防止的了嗎?畢竟,那是整個社會的問題!』

混蛋平底鍋:「我覺得這是機制的問題,在我們做不到的時候,就什麼都先不去提,但在內心的部份,則要做好更完善的準備!」

我:『現在是少子化的時代,所有孩子都是寶,也因此才有那麼多的怪獸家長,壞的不只是孩子本身,而是連大人的價值觀都已經偏差了!』

混蛋平底鍋:「其實,社會病了不是從今天開始,從我們的上一代就已經腐朽,到我們這一代才大發作,而且透過耳濡目染,把我們的劣根性不斷的傳下去,也就是所謂的好種不傳,壞種不斷!」

我:『那些會腐蝕人心的惡意,只要開始萌芽,就很難真的有機會重來,不過遇到了也只能夠接受,只要能接受就不難了!』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320 0810 台灣 彰化平底鞋女孩-247#

繼續閱讀
2011/03/26

平底鞋女孩-246 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平底鞋女孩-246 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混蛋平底鍋:「走吧!妳應該也沒有什麼要買的吧?」

我:『我是沒什麼想要買的,你也沒有什麼想要買給我的嗎?』

混蛋平底鍋:「嗯!這是個好問題,不過,我家什麼都不缺,客房的傢俱也都是新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要買什麼才好!」

我:『這樣很矛盾耶!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要讓羅織帶我來這裡。』

混蛋平底鍋:「這有幾個理由,一來是羅織有話跟妳說,二來是羅織不想和她爸一起出席,三來就是後面妳問我的品牌問題!」

我:『前兩項我還可以理解,第三項我實在不懂,那我不是我們談就好,跟羅織有什麼關係?』

混蛋平底鍋:「對現在的妳或許無關,但對未來就不一定了!」

我:『未來?你的意思是?』

混蛋平底鍋:「這部份也是我的杞人憂天,剛剛我說讓羅織管流行時尚品牌的部份,妳也做自己的品牌,倘若有一天真正廝殺起來,誰也沒能確定會變怎樣!」

我:『這種事就不要在這裡說了,我們回程的路上再說吧!』

混蛋平底鍋:「那走吧!」

我:『我已經想好了,等他們出國之後,我就跟你去你家住到他們回來,到時想買什麼再來買!』

混蛋平底鍋:「喔!我以為妳想好未來的事了!」

我:『那部份我雖然還沒確定,但也八九不離十了。』

混蛋平底鍋:「妳的意思是,妳要做自己獨立的品牌?」

我:『就跟你之前説的扶植校友的事業一樣,集團本身持股30%,我個人佔70%,這樣又能名正言順的讓集團輔導,我又有自己的自主權!』

混蛋平底鍋:「嗯!妳的想法我理解了,這樣就好辦了,不過妳也要做好接那整個事業部的心理準備!」

我:『我?為什麼我要做這樣的準備?』

混蛋平底鍋:「我也不是說非要妳去接,而是如果哪一天,羅織突然不幹了,妳就得馬上跳出來救火!」

我:『非我不可嗎?』

混蛋平底鍋:「那是當然的,因為聯盟的關係,所以我們不能另外培植一個人,那麼到時候能穩住陣腳的,恐怕就只有做相關行業的妳了!」

我:『怎麼說的好像你比我笨一樣,你暫時接一下不行嗎?』

混蛋平底鍋:「不是我不行,而是專業的事我管不來,甚至可能因此被騙的團團轉!」

我:『那還不簡單,往後從學校的畢業生扶植計劃中,多扶植幾個不就好了!』

混蛋平底鍋:「那部份我當然會做,但重點是這些事都有時效性,妳就算暫時頂一下,至少也是幫我很大的忙了!」

我:『我說你啊!人家對你是這樣老板的叫的,你怎麼可以這樣,隨便就設定人家可能會不幹?』

混蛋平底鍋:「那不是沒來由的,從他老爸今天那種態度中,不難看出他對我的不信任,讓我不禁佩服色起魔學長,居然能跟那樣的家長處的很好!」

我:『這個我知道,因為他是做生意的,懂得進退,不像你一直高高在上,說話總像下命令一樣,人家又是一方之霸,誰管你這小毛頭!』

混蛋平底鍋:「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看不起我也好、針對我也罷,都不能讓老布難做人,這才是一切的根本!」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325 1816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46#

繼續閱讀
2011/03/25

平底鞋女孩-245 我想利用隕石坑來做實驗?

平底鞋女孩-245 我想利用隕石坑來做實驗?

我:『我覺得羅織應該沒那麼多錢吧!』

混蛋平底鍋的:「這個我不會主動提,如果她有想要的話,我就先給她欠,或者是我先付錢,等時機成熟再以低價賣她也沒關係!」

我:『這幾天羅織一直跟我說她受的接班教育,我怎麼一點都不覺得他老爸要交班給她的感覺!』

混蛋平底鍋的:「那部份我問過老布,據她了解,她們家族每個成員都有上過那樣的課,不過那個沒用,還是得憑實績去爭取,也不怕妳知道,我已經跟羅織談過,我會幫她開一連串新事業,讓她考慮放棄接班!」

我:『那樣會很麻煩吧!她今天才跟我說,產品的製造要請人代工,原料跟出海口都是她自己的,感覺起來絲毫沒有放棄接班的意思!』

混蛋平底鍋的:「短期間內還不用考慮,等這個品牌做大的時候,協力廠商自然就得開始分散,最後一定會有磨擦,那時候她搞不好要就得在品牌和原料的部份二選一,所以我才會建議她先放棄家業,才能走出自己的一條路!」

我:『妳覺得她放的下嗎?她們這輩的不是他最優秀嗎?』

混蛋平底鍋的:「現在看來是那樣沒錯,不過多大的企業終究會走向專業經理人經營,家業大了就雜了,自然管理起來會很麻煩,還不如單純的來經營品牌就好!」

我:『哪是啊!她在紡織投下那麼多心力,跳出來做品牌,她投下的心力不是都白費了!』

混蛋平底鍋的:「這個不是我們的重點,讓她自己去選吧!」

我:『那我的品牌你要怎麼做?』

混蛋平底鍋的:「現在有兩個方案,一個是獨立的公司,一個是在羅織的公司底下,經營一個品牌。」

我:『你現在問我的意思嗎?』

混蛋平底鍋的:「我是比較傾向開一個獨立的公司,妳才有絕對的自主權!」

我:『我是不怕人管,不過我想獨立出來,就跟你說雷鳴谷的部份一樣!』

混蛋平底鍋的:「也就是說,妳要當對照組就對了?」

我:『我也想看看我這個半路出家的,跟科班出身的她,到底誰會經營的比較好?』

混蛋平底鍋的:「妳是指有我插手,還是沒我插手?」

我:『都一樣吧!我這邊妳會插手,她那邊妳也少不了吧!』

混蛋平底鍋的:「那可不一定!兩邊我都會參與意件,但實際上兩邊我都不會輕易插手!」

我:『那我想讓我老爸給我出錢,完全的獨立來做行嗎?』

混蛋平底鍋的:「這個有什麼不行?那個品牌本來就是妳的!」

我:『我還是得問你啊!畢竟一開始要運作的還是你!』

混蛋平底鍋的:「對我來說這都沒什麼困難,重點是妳確定了就好!」

我:『你先做好心理準備,到時兩個品牌強碰的時候,你就是夾心餅干了!』

混蛋平底鍋的:「那個不值得我去擔心,我看的不是城市、也不是國家、更不是洲際的競爭,整個星球都在我管的範圍,我最近花最多時間想的都是外星球的事,現在最想做的是去月球先做一個雷鳴谷的實驗!」

我:『可是月球不是空氣稀薄,而且沒什麼水吧!』

混蛋平底鍋的:「我想利用隕石坑來做實驗,希望月球引力夠強,能夠吸住我們製造出來的雲霧,讓這個想法真實的實現出來!」

我:『想做就去試試看吧!希望你成功喔!』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320 0810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45#

繼續閱讀
2011/03/24

平底鞋女孩-244 直接把我的讓給她就好?

平底鞋女孩-244 直接把我的讓給她就好?

我:『嗯!雖然我知道妳是唬我的,不過我也不會去跟別人說的!』

羅織:「我沒有唬妳,我說的是真的,妳上網查到的那些方式我們也都有在研究,不過我剛説的是我認為最直接的方式,不過模擬的方式早有同業成功了,之後我們也會有產品出來就是了!」

說到這裡,羅織的手機響了,接著她接起來說:「你們到了?嗯!進來就看到了!」

我:『他們到了?』

羅織:「嗯!妳跟老板逛一下,我再坐一下。」

羅織話剛說完,就看到色魔和混蛋平底鍋的走了進來,他們兩個走近的時候,我站了起來,色魔坐了下去,接著我就和混蛋平底鍋走馬看花的逛了起來。

我:『你們怎麼這麼早!』

混蛋平底鍋的:「我們人到齊就先吃飯,吃到差不多的時候,我跟他們做了簡報,說明整個企劃的起源,以及未來的發展。」

我:『最後決定的跟你們之前談的一樣?』

混蛋平底鍋的:「差不多啦!最主要還是持股比例談比較久!」

我:『羅織的老爸不好搞吧!』

混蛋平底鍋的:「嗯!他只要30%的股權,只要出20%的錢,10%是技術持股,跟我們原來設定的他們集團40%、我們集團40%,我個人20%有很大的出入。」

我:『我猜,你還是妥協了吧!』

混蛋平底鍋的:「讓利是可以,但這次讓的多,賺的也多!」

我:『怎麼說到我聽不懂,讓的多不是就賺的少了嗎?』

混蛋平底鍋的:「最後就如他所願,他們出20%的錢,取得30%股權,我們集團佔40%不變,我個人佔30%,等等羅織知道這樣可能會很不滿意吧!」

我:『色魔都沒發表什麼意件嗎?』

混蛋平底鍋的:「有啊!提了很多建議,不過都被羅織的老爸駁回,我猜是因為他們流動資金沒那麼多吧!不然這穩賺不賠的生意,誰會笨到減自己股份?」

我:『那他說的技術持股是哪方面的?』

混蛋平底鍋的:「今天本來不簽約,因我我想說羅織還會有自己的想法,沒想到他老爸連合約都準備好了,談到最後我妥協就先簽字,老布看我簽就跟著簽,合約上指的技術是指他們紡織纖維的獨家技術的授權使用!」

我:『如果是跟羅織談,她應該不會要這個吧?』

混蛋平底鍋的:「她比她老爸懂得吃虧就是佔便宜的道理,應該不只不會要,還會自動讓出技術。」

我:『那羅織沒去,其實是刻意不去的嗎?』

混蛋平底鍋的:「羅織是說,她老爸有高度興趣,她去了一定會跟他衝突,不然本來今天我是不去的,是老布跟羅織去簽約的!」

我:『那色魔去榦嘛?』

混蛋平底鍋的:「我的感覺是羅織讓他去見見世面!」

我:『那為什麼色魔看起來那麼累?』

混蛋平底鍋的:「嗯!剛剛他應該一直在壓抑內心的憤怒吧!他老丈人那種強勢的感覺,他應該意識到接下來會有多少困難了吧!」

我:『我在想啊!如果羅織想要回原來你們談好的那40%完整的股權,你會怎麼做?』

混蛋平底鍋的:「那還不簡單,直接把我的讓給她就好!」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320 0647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44#

繼續閱讀
2011/03/24

平底鞋女孩-243 沒辦法像養蠶取絲一樣?

平底鞋女孩-243 沒辦法像養蠶取絲一樣?

我:『開24小時我覺得是可以,而且我們這裡那麼多上三班制的人,但送貨應該就都得白天送了吧!』

羅織:「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現在頂多早上七點送貨到晚上九點,就算社會如何發展,這部份也很難改變!」

羅織說完後又拉著我走到另一套寶籃色絨毛的沙發坐下,接著跟我說:「這裡剛開業的時候,我每天都來這裡,先去裡面的辦公室寫完作業,然後換上便服,就像這樣坐一下換一次位置。」

我:『妳是在試沙發?還是在觀察人?』

羅織:「妳覺得呢?」

我:『應該是觀察顧客吧?』

羅織:「嗯!我是在觀察什麼樣的顧客會買,什麼樣的顧客不會買,哪樣的好搞、哪樣的難搞?」

我:『那我們現在是要觀察人,還是要試沙發!』

羅織:「都是吧!這裡的每一套沙發、每一張床妳都能試試看,包括櫃子桌子妳也都能開看看,來到這裡就盡力的動手沒關係!」

我:『我怎麼感覺起來,我真的很不女人,不愛逛街,也不愛在逛的時候摳摳摸摸的!』

羅織:「那倒也還好,那是每個人的個性面,現在是妳沒有想要什麼,如果妳想要什麼,妳也會積極的去找吧?」

我:『這沙發真舒服,坐了一下就想睡覺了!』

羅織:「再等等吧!他們應該快來了?」

我:『誰要來?』

羅織:「妳直覺告訴妳什麼?」

我:『喔!是色魔學長跟混蛋平底鍋的吧!』

羅織:「我們坐這一下子,妳覺得我們和IKEA有很像嗎?」

我:『這一點倒是沒有,感覺比較像我們傳統的傢俱批發倉庫!』

羅織:「嗯!我剛說剛開業時我常來觀察,因為我想改造成我們特別的樣子,也希望我們能跟IKEA一樣能發展到全世界,後來這個希望並沒有達成!」

我:『為什麼?』

羅織:「因為,那時我年紀太小,老爸找來的人都是在業界老資格的!」

我:『妳的意思是說,妳管不動他們?』

羅織:「嗯!後來我不來這裡,就轉往實驗室,並在那培養自己的子弟兵!」

我:『我之前聽她們說妳們在研究蜘蛛絲!』

羅織:「我們現在做的,僅能做到用蜘蛛絲用科學分析,然後用機器去模擬製造!」

我:『沒辦法像養蠶取絲一樣?』

羅織:「那部份很麻煩,因為生物特性的關系,蠶會結蛹,蜘蛛只會織網;另外是蠶沒有攻擊性,蜘蛛有地域性,即便同種的侵入範圍也會打架!」

我:『意思是說,還沒找到方法嗎?』

羅織:「我們是有想過做基因改造,去掉攻擊性,還要加強產絲的功能,再設計一個核心讓牠們去纏!」

我:『這個如果做到,肯定會是大新聞吧!』

羅織:「這個我們這裡說就好,真的有發展我會第一時間跟妳說!」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320 0606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43#

繼續閱讀
2011/03/22

平底鞋女孩-242 我們可以多方面去嘗試?

平底鞋女孩-242 我們可以多方面去嘗試?

本來以為羅織會找人來收碗盤,沒想到她自己動手收拾,我自然也得動手幫忙收,然後一起拿去廚房。

之後,我們才去辦公室拿了皮包,往傢俱店出發,上了車我們又開始聊了起來。

羅織:「妳想好了沒,妳有缺什麼嗎?」

我:『不知道耶!我一直沒想要什麼!』

羅織:「反正不要想太多,想買就買、不想買就不買,和妳一起出來我就可以推掉一些麻煩的邀約,所以也不算有什麼損失,而且我也想藉這個機會,叮嚀妳一些重點,因為三歲定終生。」

我:『妳的意思是說,主要還不是陪我,而是刻意撥時間來恐嚇我的!』

羅織:「妳一定要說的這麼誇張嗎?」

我:『學姐!我真的誇張了嗎?』

羅織:「是沒有啦!但我們往後都是企業家,講話要圓融一些!」

我:『嗯!妳真的和一般的大小姐不一樣,雖然帶著驕氣,但卻很內斂?』

羅織:「這個也是接班教育的內容之一,往後有些部份也會在老版的集團做為員工的教育訓練!」

我:『那不是妳們公司特有的嗎?』

羅織:「這也算是我的貢獻吧!」

我:『不用問過妳爸嗎?』

羅織:「從我開始參與公司決策開始,我就不曾問他意件了!」

我:『怎麼越來越感覺我們的差距非常遙遠!』

羅織:「是很遙遠啊!不過那又沒差,妳是妳,我是我,我們是不一樣的,經營企業的部份我比妳在行,做設計我就跟不上妳了!」

我:『哪有啊!我也才開始而已,我們哪有差距?』

羅織:「那個是妳的天賦,只是妳還沒做出自信,我們其它人頂多只是跑龍套的,那部份妳才是主角。」

我:『唉唷!學姐!妳怎麼這樣,我都刻意不去想了,妳還說給我怕!』

羅織:「喔!妳指的是社展的部份?」

我:『是啊!下禮拜他們出國,回來就剩兩週,從現在算頂多就是剩下三週,然後還得準備期末考,然後考完又換我出國了,光想著這些就覺得好累?』

羅織:「我看妳也只是說說而已吧!不管多大的問題妳也不會怕,能晚安三秒真是好事,我們這些煩惱多的就辦不到了!」

我:『怎麼讓妳説的我的嗜睡症也變好事了!』

羅織:「那當然是好事,因為妳晚上睡的充足,白天自然精神滿滿!好了我們到了,下車吧!」

她停好了車,我們下車,然後進了她家的傢俱店,不過以店來稱呼似乎感覺有點太大了,不如說是倉庫吧!

我:『都這時間了怎麼人還這麼多?』

羅織:「現在那有多晚,也才八點多,同業大都開到十點、十點半,我們是開到十二點半,以後說不定會開24小時!」

羅織走到一套黑色的牛皮沙發坐下,我也跟著坐下,然後問她:『妳的意思是說,這城市發展起來之後?』

羅織:「是啊!這就是我們這塊土地上特別的地方,也因為這一區不是屬於住宅區,所以不怕吵,我們可以多方面去嘗試!」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320 0535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42#

繼續閱讀
2011/03/22

平底鞋女孩-241 什麼都是一體兩面的?

平底鞋女孩-241 什麼都是一體兩面的?

我:『我呢!就是個單純的大學生而已,什麼都想的很保守,所以如果沒遇到妳們,我的未來幸運點的話可能可以成為設計師,不然就是一般的上班族,其它的倒是沒敢想那麼多!』

羅織:「不管如何,一切發生之前,妳都有選擇的權利,要當個品牌的執行長也行,當妳單純大學生也行!」

我:『現在都發展成這樣了,要我退出的話,我大概會後悔一輩子,所以我還是會跟到底的!』

羅織:「別以為我會說有沒有妳都沒關係,對我來說妳才是老闆大業成不成的關鍵,倘若妳希望他放棄,有很大的機率,他會因為妳而放棄!」

我:『我是不會要他放棄的,因為那是他的自由,我希望他能夠繼續擁有這一份自由!』

羅織:「這個我也知道,我在意的點並不在於妳會不會讓他放棄什麼,而是他主動的為妳去放棄什麼!」

我:『妳了這麼多了,我還是聽不懂!』

羅織:「這麼說吧!他很珍惜與妳共同的時間,所以妳想去到哪裡,他就希望能跟妳到哪裡!」

我:『妳指的是我去東南亞跟非洲的事吧!』

羅織:「嗯!那個部份雖然有些危險,不過一定會安排到滴水不漏,不會讓妳們有絲毫的危險!」

我:『這麼說,妳擔心的還不是這個就是了?』

羅織:「我擔心什麼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妳只要記得,除非真的不得不放棄他,否則千萬不要放棄他,他的內心或許沒有我們看起來的那麼堅強!」

我:『繞了這麼久,我終於懂妳在說什麼了!這個部份可以放心,就算哪一天不幸分手,我也會在以跟他繼續做朋友的前提下,不會讓他呈現混亂狀態,也不會讓他危及到集團的運作的!』

羅織:「我好像給妳太大的壓力了?」

我:『還好,我的個性不怕壓力,怕的只是自己做不好!』

羅織:「這就是妳優秀的地方,像我這種個性就不適合他!」

我:『為什麼這樣說?』

羅織:「他雖然不是強人型的個性,但什麼都會準備的很充分,不管做什麼事情,跟他比起來都會輸一截,我習慣優勢,在劣勢的時候,我會不自覺的懷疑自己,而他又是會隨著對方的心情而改變心情的人,妳覺得妳不服輸、妳心情不好的時候,他的心情會好嗎?」

我:『所以,妳上次說我配不上他,指的是我們的調性,而如果以個性來說,其實應該是適合的囉?』

羅織:「沒有錯!這就是我為什麼跟妳說,妳懷疑自己的同時,就是懷疑選擇妳的他的眼光!」

我:『不過就這一點,我覺得妳也很主觀,如果我跟妳這樣說,妳應該會不開心吧!但妳跟我這麼說,我倒是沒什麼感覺!』

羅織:「這部份很簡單,因為我們的出身不同,受的教育也不同,我是輸不起的,而妳不用害怕輸!」

我:『我倒是覺得,妳這種個性比較好,因為不服輸,所以總能找到關鍵所在,總能替自己找出關鍵的要素!』

羅織:「什麼都是一體兩面的,沒有一定的好也沒有一定的不好!」

我:『是啊!只要適合就很好,就像妳跟色魔學長一樣!』

羅織:「那個還是未知數,現在是這樣,未來會變如何誰也沒個準,該交給未來的現在想也沒用,現在該做的就去做吧!走吧!我們也聊太久了!」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318 0326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41#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