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如果覺得我熟悉,那我們可能在哪曾相遇!

如果覺得我陌生,那我們可能不曾相遇過!

不管是新朋友舊朋友,世界某個角落的朋友!

既然來這就是好朋友,一起遇見幸福的朋友!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7 1211 0454AM 台灣 彰化




2011/04/20

平底鞋女孩-270 我保證原始居民的生計和工作權?

平底鞋女孩-270 我保證原始居民的生計和工作權?

辛媽:「嗯!那新廟還得再退兩百公尺!」

廟公旺伯:「那破土的時間照舊嗎?」

辛媽:「嗯!不然你在請示看看,如果可以照舊那是最好的,如果需要改變,那也是沒辦法的事,重點是一切能順利進行就好!」

金紙店老板春生:「這個都比較好處理,重點是要拆的部份什麼時候拆?」

辛媽:「今天來就是來問你們意見的,既然決定舊廟不拆,那新廟建好之前,重心還是在現在這裡,那我們是先把廣場拆出來,還是先照舊,之後再一起拆就好!」

雜貨店老板金龍:「我是覺得先不要拆,不然像我和春生得店離廟這麼近,以後都要移動很長的距離,我覺得那會比較麻煩一點!」

爐主滿堂:「我看我們這樣討論也不是辦法,我現在就來請示上帝公,他說要拆我們就先拆?」

辛媽:「你們其它人的意見呢?」

此時,大家都點點頭表示贊成,爐主就起來擲筊!

爐主滿堂:「弟子金滿堂代表咱全村的信徒來向北極玄天上帝請示,就廟前的房子先拆後拆的問題,請上帝公指示,若是先拆就應允三筊。」

語落筊也落,連續三個聖筊。

辛媽:「既然如此,那就先拆,不過我是建議,先把新址裝潢好,再把舊址拆掉,這樣才能避掉青黃不接的階段!」

廟公旺伯:「那我們現在就是要等新蓋的那區蓋好,再來整裡廟前的部份囉?」

辛媽:「那部份我會叫我們達哥快點進行,如果趕一點,半年內能讓大家入厝!」

鼓師老李:「那之後我們民俗文化區,是被分配在哪裡?」

辛媽:「民俗、藝術、文化的區塊,原則上都會在廟旁與廟後的這一整區!」

鼓師老李:「意思是這邊是,舊廟這邊才是真正熱鬧的點!」

辛媽:「新廟的那邊會有香客大樓、餐聽、道教博物館、民俗文物館、圖書館等,初期的規劃是這樣!」

廟公金旺:「那些安排是未來的事,我們的要求也不多,主藥還是得讓我們的村民有地方住,有地方可以做生意!」

辛媽:「這點你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既然我們要繁榮這邊,那麼這裡的人就一定有地方住,做生意的部份更不用說,我們規劃的店家數,就算全村的村民都來也擠不滿!」

廟公金旺:「那就好,不然我們村就這小,以妳們現在的規劃,土地都用去大半了,若還不能兼顧到居民生計,那就真的很對不起大家了!」

辛媽:「我們公司在附近蓋的幾個建案,大概會再增加八百到一千戶。」

廟公金旺:「我就是在擔心這個,妳們蓋那麼多大樓,一下子把這裡增加那麼多人,我們原來的才不到一百戶,之後就變成絕對少數,所以才問生計的問題!」

辛媽:「那要不我們來簽約,我保證原始居民的生計和工作權!」

廟公金旺:「簽約是不用,但至少妳要跟我說大概能夠保證到的,這樣我對村民也比較有個交代!」

辛媽:「從我們動土開始,我們會開始煮給工人吃,之後就是一直會煮,只要有來的都能吃,這是解決吃的問題,也就是就算全體居民都來吃,我們負責買單!」

廟公金旺:「吃是還好,重點還是工作!」

辛媽:「這部份得視情況需要多少人而定,日薪預定是八百!」

廟公金旺:「妳的意思是除了這個還有很多嗎?」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0 1157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70#

繼續閱讀
2011/04/19

平底鞋女孩-269 舊廟是要不要拆?

平底鞋女孩-269 舊廟是要不要拆?

我:『好像到我們這一代,名字就多半是父母取的,或者是請人取的!』

辛媽:「嗯!而且現代人的文學素養也沒那麼好了,真要取什麼特別意義得名字也沒那麼容易!」

我:『那小始為什麼叫小始?』

辛媽:「因為那時候他老爸的事業剛起步,希望能有個好的開始!」

我:『那麼真的換到一個好的開始了嗎?』

辛媽:「一開始因為時機已經逐漸不好,房地產已經在走弱,所以那時他老爸是吃盡了苦頭,所以才會漸漸的瘋狂工作,也不是忙到很晚才回來,不然就是不回來!」

我:『那跟現在比起來,您是比較喜歡那時,還是現在?』

辛媽:「如果真要比較的話,那時候比較好,老的不在,至少小的一直在身邊,現在雖然老的比較常在了,可是小的就不在了!」

我:『我們來的路上,還在擔心您不願意接這份工作!』

辛媽:「你別看我這樣,我也是國立大學的企業管理系畢業的,要不是很早就被他老爸騙去,原來家族的事業是要讓我接手管的,不過婚後的世界真的非常無趣,所以我才會打麻將殺時間,後來就變成一種習慣,最後就變成沉迷了!」

我:『那您現在是單純的想幫兒子一個忙,還是想為自己闖一番事業!』

辛媽:「如果真要闖一番事業,那我自己開一家公司就好了,也不用像現在這麼忙,不過也算已經有了一些初步的結果了!」

我:『妳的意思是為了小始囉?』

辛媽:「三分之一是為了小始、三分之一為了我的故鄉,再三分之一才是為了我自己!」

我:『為了您自己?』

辛媽:「好了,我也才大妳個二十出頭歲,就別您您您了,聽的怪彆扭的!」

我:『喔!好啦!也就是說妳也跟我一樣,要證明給自己看嗎?』

辛媽:「對的,方案雖然都是小始擬的,初步的規劃圖也是照他的意思做的,但細部的全部都是我的權責所在,所以我才會這麼積極,也是我為什麼願意承擔責任的當這個董事長的原因。」

說到這裡,我們走到村裡的廟前,跟想像的有些出入,似乎沒有想像的那麼大,只是跟一般的廟一樣,有一些老人家在那泡茶聊天。

我:『我等等要自由活動,還是跟妳一起行動?』

辛媽:「等等妳就坐在旁邊喝茶,什麼都我來談就好!」

一進廟大家就起身招呼我們,不過說是大家,其實也是四、五個老年人而已!

其中一個老人開口就說:「董娘,妳是什麼時候生個女兒這麼漂亮!」

另一個接著說:「亂講,那明明是妹妹而已,董娘才三十出頭歲,哪有這麼大的女兒!」

又另一個接著搭話說:「你們這些人記憶都很差!那是媳婦啦!人家董事長就跟我們講過了」

辛媽:「別聽他們亂說,來我跟妳介紹一下,這是廟公、這是爐主,這位是雜貨店老板,這位是金紙店老板,這個是鼓陣師傅,現在只要記得這樣就好,以後妳自然會知道他們的名字!」

接著我分別跟他們問了好,然後坐下後他們就開始討論起來了。

辛媽:「旺伯,你們決定怎麼樣了?舊廟是要不要拆?」

廟公:「昨晚請示過上帝公了,祂的意思是不拆,也就是第二方案!」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419 1147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69#

繼續閱讀
2011/04/18

平底鞋女孩-268那是您要當董事長,還是他?

平底鞋女孩-268那是您要當董事長,還是他?

辛媽:「你不要這樣嚇她啦!正確的來說是除了定期的保養之外,一定要戴在手上!」

混蛋平底鍋的看著辛媽說:「這樣有不一樣嗎?」

辛媽:「意思雖然相同,但感覺就是不一樣!」

我:『我ok啦!別太擔心我!』

辛媽:「嗯!做我們家的人要有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能力,就像他爸那次差點破產我也一樣沒在怕!」

辛爸:「我都不說話了,還是被流彈打到,妳要出去趕快出去吧!記得吃飯時間要回來就好了!」

混蛋平底鍋的:「媽!妳要出去喔?」

辛爸:「妳媽要去問你交辦的事!」

辛媽:「蜜兒!妳跟我走!」

辛爸:「小始!你留下來陪老爸做飯,順便說說後續的規劃!」

就這樣,我莫名奇妙的跟著走出去,也順勢關上了門。

辛媽:「妳信什麼宗教的?」

我:『怎麼突然問這個?』

辛媽:「因為現在要去廟裡,怕妳有所禁忌!」

我:『不用太擔心我,我爸從小就灌輸我一個觀念,碰到不同想法的人,要盡量相互體諒,如果無法體諒就找個理由說服自己就會好一點了!』

辛媽:「嗯!很好的觀念!但是妳還是沒回答我,妳到底信什麼宗教的?」

我:『我們家其實沒在拜拜的,我老爸只相信自己!我個人沒有特別的信仰,廟和教堂我都進去過,並沒有覺得特別不舒服,因為我都是用看藝術品的心態去欣賞的!』

辛媽:「嗯!那就好,不然讓妳尷尬我也會很不好意思!」

我:『真的不用太擔心我,從小我就被我那誇張的老爸訓練的很好,所以任何怪事,我通常都能接受!』

辛媽:「那我直接問妳吧!對現在我們要做的事,妳瞭解多少!」

我:『原來是完全不了解,只是在路上聽他說了大概的四方的排列,除了這個我就都不知道了!』

辛媽:「今天我們先去瞭解管理小組的運作,之後要像一般的大廟一般有自己的社團法人,然後由董事長管轄!」

我:『那是您要當董事長,還是他?』

辛媽:「妳指的是小始?還是辛爸阿達?」

我:『哈!怎麼妳講的好像辛爸叫辛巴達似的?』

辛媽:「沒有錯啊!他在他們堂兄弟中排行老八,雖然名字登記是辛達,但他爺爺,也就是小始的曾組父習慣連排行一起叫,所以要叫他辛八達也行!」

我:『喔!那我有個疑問,那排行第四的那個叫什麼名字!』

辛媽:「哈哈!我以前也這麼問他爸的,正如你所想的,本名叫辛通,也叫辛四通,順便奉送老大的名字,他叫辛流!」

我:『我曾經聽我爸說過,說辛董的祖父是清朝的舉人,所以起名的部份相當的講究!』

辛媽:「既然妳知道了,那我就都唸一次好了:一流、二意、三心、四通、五關、六將、七步、八達、九如、十全!」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418 0317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68#

繼續閱讀
2011/04/17

平底鞋女孩-267 那條鏈子的規矩是?

平底鞋女孩-267 那條鏈子的規矩是?

混蛋平底鍋的:「賺回來是簡單,怎麼讓這裡富起來比較難!」

我:『也就是你剛剛說的,大廣場就是籌碼?』

混蛋平底鍋的:「嗯!我個規劃是,大廟對小廟,球場對展場!」

我:『也就是你之前說的,全世界最大的展覽中心,你要設在這裡?』

混蛋平底鍋的:「是啊!如果距離還是五百公尺,那我們就有兩萬五千平方公尺的大廣場了!」

我:『那停車問題,你要怎麼解決?』

混蛋平底鍋的:「只要有建築,就能做地下停車場,當然也可以做立體的,詳細的不用那麼早規劃,只要抓好大方向就好!」

車子慢慢駛進了他們的古厝,是個保養的還不錯的三合院,停好了車,走到對面的大房子。

我:『為什麼停對面?』

混蛋平底鍋的:「習慣!」

說完就推開了大門進了客聽,辛家二老在客廳看書聽音樂,辛爸看到我們進來,放下手邊的書,按了搖控關了音樂,辛媽也放下書站了起來。

混蛋平底鍋的:「爸、媽,這是蜜兒!」

我似乎太緊張的跟著說:『爸、媽你們好!』

混蛋平底鍋的尷尬的看著我說:「不後悔嗎?」

辛媽敲了一下兒子的頭說:「後悔什麼?」然後大家都笑了。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的說:『喔!不好意思,我叫錯了!』

辛爸:「錯是沒錯,只是有點早了!」

辛媽:「沒錯!沒錯!以後就叫爸爸、媽媽就好,如果你們有成那是理所當然,如果不成反正我也沒有女兒,就當收個乾女兒就好,這是給妳的見面禮,我幫你戴上。」

此時的我腦中一片空白,我並不知道平時謹慎的我,居然會第一次見面就犯錯誤,更沒有想到我居然會聽信那個混蛋平底鍋的話,穿個套裝就來,而且連見面禮都沒準備,還收了人家的禮物。

我:『辛媽,這太貴重了吧!』

辛媽:「什麼新媽、舊媽的,以後就把我當妳的媽媽,媽媽送給女兒的東西,哪有貴重不貴重的差別?」

我:『可是這是CARTIER的,至少要幾十萬吧!』

辛媽:「我兒子花那麼多錢在學校,妳有覺得那個貴重嗎?」

我:『是沒有,但那不是給我,那應該算是社會公益,花多少錢都沒關係的,重點是我從沒戴過這麼貴的手錶,我怕我冒冒失失的,會弄丟,那就完蛋了!』

辛媽:「沒關係!這個我多的是,如果弄丟了,再來問我要一個就是了,而且這個還算是最便宜的!」

混蛋平底鍋的:「妳就收下吧!我媽可沒那麼輕易的送人東西,這是她第一次送妳禮物,妳不收就真的太失禮了,另外是這是新品,不是收藏品,如果哪天他開心,搞不好給妳一個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那個才是真的貴重了!」

辛媽:「那些都只是別人眼中的價值,在我心中我手上這一條傳女不傳子的傳家手鏈。」

我的目光移動到辛媽的右手,一條精緻的白金手鍊,上面鑲了不少綠色的寶石

混蛋平底鍋的看看我,笑著說:「這是妳的幸運,搞不好也是妳的不幸,那條鏈子的規矩是:只要戴上了就不能拔下來!」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417 1303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67#

繼續閱讀
2011/04/16

平底鞋女孩-266 這麼大的廣場就是未來的籌碼?

平底鞋女孩-266 這麼大的廣場就是未來的籌碼?

我:『我的要求我阿爸也不會說不,可是那個不能亂用吧!』

混蛋平底鍋的:「嗯!若不是情非得已!」

我:『明明是別有用心,怎麼講的跟很勉強一樣!』

混蛋平底鍋的:「的確是勉強啊!如果我媽提出不讓我當董事長,那我就不得不強迫她當了!」

我:『還是心甘情願才好吧!』

混蛋平底鍋的:「不管願不願,管事的都是我媽,差別只是董事長的稱號跟董事長的娘!」

我:『你的意思是,就算你掛名,也只是個浮雲而已?』

混蛋平底鍋的:「也不是那麼說,我依舊會管,只是我管的是大方向,至於執行與折衷的部份,都是別人負責的!」

我:『你的意思是,跟現在你跟老布的分工一樣?』

混蛋平底鍋的:「嗯!這部份不是營利的,所以從基金會中獨立出來!」

我:『不對吧!我覺得這部份也是營利的,只是你把雞蛋分到第二籃去而已!』

混蛋平底鍋的:「我就說妳也是天生的商人,對這部份的敏銳度很強!」

我:『嗯!不僅於此,我還猜到你要你媽去買地的理由!』

混蛋平底鍋的:「嗯!既然妳猜到了,那我就跟妳說一些吧!」

我:『喔!我以為妳會讓我猜勒?』

混蛋平底鍋的:「妳要猜也可以啊!」

我:『快說吧!應該也快到了吧?』

混蛋平底鍋的:「嗯!還要幾分鐘,我還在思考要直接回去,還是帶妳一圈!」

我:『直接回去吧!要繞離開前再繞!』

混蛋平底鍋的:「好吧!那我就用幾分鐘說這裡接下來的工作!」

我:『嗯!先說買地的部份吧!你收那麼多不會都要蓋房子的吧?』

混蛋平底鍋的:「原來村裡廟的後面那一塊,是規劃成新廟的位置,現在改成對面那一塊!」

我:『你的意思是新舊廟面對面?』

混蛋平底鍋的:「嗯!說是面對面,其實差距有兩三百公尺!」

我:『你的意思是,廟前有一塊很大的廣場囉?』

混蛋平底鍋的:「嗯!這也是刻意的,這麼大的廣場就是未來的籌碼!」

我:『那舊廟呢?要拆還是要保留?』

混蛋平底鍋的:「我的原意是拆,這樣可以再增加將近一百公尺!這樣我們就有一個信仰中心的樣子了!」

我:『天啊!那麼大的廣場,需要拆多少房子啊?』

混蛋平底鍋的:「詳細的沒算過,不過那裡的房子都是改建過的,沒幾間三合院,所以也沒那麼麻煩!」

我:『那房子被拆的人要住哪裡?』

混蛋平底鍋的:「有一些換城裡的房子,有的換近郊,另外我們會蓋一批大坪數的公寓,反正會讓他們很值得!」

我:『花這麼多錢,你想怎麼賺回來?』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416 1119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66


繼續閱讀
2011/04/15

平底鞋女孩-265 那是你要當最年輕的董事長喔?

平底鞋女孩-265 那是你要當最年輕的董事長喔?

我:『那可不一定,誰知道你是不是別有用心?』

混蛋平底鍋的:「我可沒那麼笨,為難了妳也是為難我自己!」

我:『好吧!那我們還有多久才到?』

混蛋平底鍋的:「大約二十分鐘吧!」

我:『那這二十分鐘要幹嘛?』

混蛋平底鍋的:「妳有想知道什麼嗎?」

我:『虧你還自詡是個聰明人,你難道不用跟我說要注意什麼嗎?』

混蛋平底鍋的:「不用啊!見自已的爸媽還要注意什麼?」

我:『那是你,我可是第一次見他們耶!』

混蛋平底鍋的:「妳又不是醜媳婦,擔心什麼!」

我:『對喔!我擔心什麼!我擔心你個頭啦!你懂他們我又不懂,總得要知道一些應該小心的吧?』

混蛋平底鍋的:「我是說真的,什麼都不用注意,他們已經很瞭解妳了!」

我:『怎麼有種赤裸裸的感覺?』

混蛋平底鍋的:「還好啦!我說了一些,你老爸說了一些,老布說了一些,加上師傅也說了一些,所以該知道的大概都知道了!」

我:『好吧!那我沒什麼想問的,你說你想說的吧!』

混蛋平底鍋的:「好!那我問妳,一個廟要有很多人肯去,需要什麼因素?」

我:『大概就是神威顯赫吧!』

混蛋平底鍋的:「那是必要的,還要有一些其它因素!」

我:『好啦!我也懶得想了,你就自己說吧!』

混蛋平底鍋的:「嗯!問到妳這個不走宮廟的真無趣!」

我:『好啦!你就快說吧!』

混蛋平底鍋的:「第一要素是妳剛剛說的神威顯赫,第二就是要得人和!」

我:『人和,是指管事的人,還是指來參拜的人?』

混蛋平底鍋的:「其實都是,但最重要的是管事的人得得人心,那才會有好的過程,和更好的結果!」

我:『嗯!難怪有的新聞常報導一些廟的糾紛!』

混蛋平底鍋的:「也不能以偏概全,還是有很多廟是由一個董事長長期管理,且管理的很好的!」

我:『那是你要當最年輕的董事長喔?』

混蛋平底鍋的:「怎麼又扯到那邊去了,我都還沒說完要素,我們就要討論這個喔?」

我:『要說就說不說拉倒!』

混蛋平底鍋的:「原則上我應該會讓我老媽當董事長?」

我:『為什麼?』

混蛋平底鍋的:「因為那是她的故鄉,那裡有她的人脈,那是最直接有用的!」

我:『那她會願意嗎?那個位子的責任可不輕!』

混蛋平底鍋的:「原則上我的要求她不會說不!」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415 1114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65


繼續閱讀
2011/04/14

平底鞋女孩-264 成為信仰中心需要什麼?

平底鞋女孩-264 成為信仰中心需要什麼?

我:『那也好,總比多說多錯的好!』

混蛋平底鍋的:「會嗎?我怎麼不覺得妳會那麼不謹慎?」

我:『是嗎?你就對我這麼有信心?』

混蛋平底鍋的:「就算全世界都對妳沒信心,我也必須對你有信心,因為妳是我選的,我得完全的負責才行!」

我:『好吧!不管你想怎麼說都好,至少讓我知道,今天為什麼要去,又為什麼不用我說說話?』

混蛋平底鍋的:「去的目的,是要瞭解我媽那邊的進度,另外是有個另類的計劃,想要徵求我爸媽的同意!」

我:『什麼計劃?』

混蛋平底鍋的:「妳覺得我該先透露給妳知道?還是到時候妳一起聽就好!」

我:『你覺得我會怎麼選?』

混蛋平底鍋的:「我又不是妳怎麼會知道妳會怎麼選!」

我:『猜一下不行喔?』

混蛋平底鍋的:「妳會這麼問,應該是希望我多透露一點!」

我:『嗯!那就別賣關子了,快說!』

混蛋平底鍋的:「妳記得我說過的大清真寺吧!」

我:『那個要忘也沒那麼容易吧?』

混蛋平底鍋的:「除了清真寺外,還會有教堂,那兩個都在我們住的城市裡,而我們普遍的信仰,也就是道教的部份,我準備在我老媽的老家進行!」

我:『你的意思是,你除了推進這座城市的進化以外,也要操作宗教的部份!』

混蛋平底鍋的:「是有這樣的意思,不過得經過我父母的同意,原則上是由我母親擔任廟方的董事長!」

我:『嗯!這部份主要的目的又是什麼?要讓那裡成為一個宗教的中心嗎?』

混蛋平底鍋的:「原則上是正有此意,只是能發揮多少還不知道而已!」

我:『那現在有想到的內容是什麼?』

混蛋平底鍋的:「由我媽出面,拿一筆錢出來將她們村裡的廟翻新,並增加一點建設,讓一切的條件滿足所有的需要!」

我:『誰的需要?』

混蛋平底鍋的:「成為信仰中心的需要!」

我:『老爸從來不讓我求神拜佛,也很少去教堂,所以我完全沒思考過,成為信仰中心需要什麼?』

混蛋平底鍋的:「很簡單,第一是神、第二是人、第三是錢!」

我:『你的意思是說神有了,接下來只需要搞定人跟錢,那麼那裡就能成為名符其實的信仰中心?』

混蛋平底鍋的:「理論上是那樣子,實際上也是那樣子!」

我:『那你要怎麼讓一切變成你想的那樣子?』

混蛋平底鍋的:「確切的還沒想好,不過我相信跟我爸媽聊過之後,應該會有具體的結論吧!」

我:『那今天是鄰時約的,還是早就約好了?』

混蛋平底鍋的:「當然是臨時的,不然我怎麼可能不先跟妳約?」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412 0121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64

繼續閱讀
2011/04/13

平底鞋女孩-263 我穿這樣會不會太正式?

平底鞋女孩-263 我穿這樣會不會太正式?

之後的幾天,每天都有不同的難題,也有不同的所得產生。

在常青會要出發的前一天,是個星期日的早上,混蛋平底鍋的突然不請自來的在一大早就來到我家。

因為是假日,我一如往常的睡到九點多,起來才發現看電視看到睡著的老爸,以及獨自看著電視的他。

我:『早!』

混蛋平底鍋的:「早!」

我:『幾點來的?』

混蛋平底鍋的:「七點多吧!那時候在線上遇到你爸,問他要睡了嗎?他說還沒,我就過來了,結果聊沒一下子他就睡著了!」

我:『那怎麼不叫我!』

混蛋平底鍋的:「我怎麼捨得叫妳,妳這陣子這麼忙這麼累,假日多睡一點也是應該的!」

我:『不對!你一定是有什麼所求怕我生氣,所以才不敢叫我的!』

混蛋平底鍋的:「嗯!是有一點,不過只是一點點!」

我:『說吧!別扭扭捏捏的,那樣怪彆扭的!』

混蛋平底鍋的:「總而言之,我希望妳和我一起去見我爸媽?」

我:『幹痲這麼突然?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也沒有買新的衣服,更沒有準備伴手禮,這樣怎麼行!』

混蛋平底鍋的:「什麼都不用準備,他們什麼都不缺!」

我:『辛先生!這是一個開始,第一印象很重要好嗎?』

混蛋平底鍋的:「是很重要沒錯,但妳已經睡飽了,我覺得這樣夠禮貌了!」

我:『好!我就照你說的做,剩下的你自己負責!』

混蛋平底鍋的:「當然,只要妳願意去,什麼都好說!」

我:『那就當你欠我一次,等我想到什麼在跟你說!』

混蛋平底鍋的:「成交!那麼走吧!」

我:『你瘋了嗎?我就穿這樣去?』

混蛋平底鍋的:「不然勒?」

我:『給我十分鐘,我去換個衣服鞋子,你有跟我爸說了嗎?』

混蛋平底鍋的:「有說了!妳去忙吧!我去拿件被子幫波叔蓋上就好!」

我:『嗯!這筆仗我們再好好算!搞這種突襲的,真是讓我不知道怎麼說你!』

混蛋平底鍋的:「我倒覺得不說妳才會正常表現,說了你會慌的!」

我:『好吧!剩下的等等路上在問你!分頭行動吧!』

混蛋平底鍋的:「yes,Madam!」

接著我回到房間發呆了一下,然後換上我覺得最配師父送我高根鞋的OL褲裝,再下樓時混蛋平底鍋的已經回到車上了。

我走出門口後,他就下了車準備幫我開車門,然後關好車門才上車。

我:『我穿這樣會不會太正式!』

混蛋平底鍋的:「有點,好像去面試!不過其實也差不多,但也還好,因為基本上沒有太多讓妳發言的機會!」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413 0127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63

繼續閱讀
2011/04/13

平底鞋女孩-262 那就是我的榮幸囉?

平底鞋女孩-262 那就是我的榮幸囉?

我:『原來你也會緊張喔!』

混蛋平底鍋的:「緊張?指什麼?」

我:『你是在擔心老布要出國吧!』

混蛋平底鍋的:「是這樣嗎?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我:『或許這就是當局者迷吧!』

混蛋平底鍋的:「妳的意思是,我的擔心財務槓桿只是假象,事實上是內心擔心自己的後盾不在的這些天的那些可能!」

我:『我的直覺是如此,至於真實度多少,我就無法保證了!』

混蛋平底鍋的:「或許妳是對的吧!因為我也有一點點這樣的疑慮在!」

我:『那個我倒是不擔心,我擔心的是其它人出包而已!』

混蛋平底鍋的:「妳說的其它人該不會指的是老布的接班人吧?」

我:『我是指他沒錯,不過也可能是別人!』

混蛋平底鍋的:「那妳認為,我應該先去跟他談談嗎?」

我:『去不去看你自己,我個人是覺得非常有必要!』

混蛋平底鍋的:「那個部份我明天問過老布再決定!」

我:『嗯!心中有個底就好,雖然我是覺得亂不起來,不過還是多一分準備的好!』

混蛋平底鍋的:「妳的意思是妳的部份已經準備好了?」

我:『我的部份本來就單純,再加上師傅不在時會有人替補他操作機器,其它像負責佈置的人又沒變,我是真的不需要擔心,要不是太餘裕了,我怎麼可能察覺到你的異樣?』

混蛋平底鍋的:「這點也可能是妳說的那樣,但我寧願相信,妳遠比自己想像的厲害,還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才能,會在未來不斷的顯現!」

我:『謝謝你的肯定喔!但我對自己的那些部份,其實還是沒信心的!』

混蛋平底鍋的:「信心並不是與生俱來的,慢慢培養就好了!」

我:『你覺得我有那麼多的耐心嗎?』

混蛋平底鍋的:「當然有,至少比我好太多了!」

我:『哪是啊!我才覺得你比我有耐心太多了!』

混蛋平底鍋的:「爭這個沒用,我能確切的告訴妳,我不是對誰都像對妳那麼有耐心,那是看人的!」

我:『那就是我的榮幸囉?』

混蛋平底鍋的:「那是我的榮幸才對,能當妳的知己,那是我這輩子最大的福氣!」

我:『幹麻那麼見外?』

混蛋平底鍋的:「我只是陳述事實罷了!」

我:『嗯!那我要接什麼?』

說到這裡,車子到了我家門口,他下幫我開了車門,等我下車後又幫我關上車門,然後對我說:「不知道說什麼,那就說晚安吧!」

我:『喔!晚安!』下車後我頭也不回的往家裡走。

混蛋平底的的又說:「明天見!」

我沒回頭,只是重複了他的話,而他依舊在車上看到我把門關上之後,才再度開動車子回到他溫暖的家!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412 0121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62#

繼續閱讀
2011/04/11

平底鞋女孩-261 方圓一百公里內?

平底鞋女孩-261 方圓一百公里內?

我:『如果這樣做會呈現正向發展,那為什麼現在的出版界沒有普遍都這麼做?』

混蛋平底鍋的:「這還不簡單,因為他們沒有正視譯者的價值!」

我:『你的意思是他們都低估了譯者的影響力?』

混蛋平底鍋的:「其實也不只是影響力,而是譯者被當成理所當然的存在,反正能譯的不算太差就好,完全是刻意忽略好的譯者能發揮畫龍點睛的效果!」

我:『那你現在執意要反潮流,會不會也造成了反效果?』

混蛋平底鍋的:「那我倒是不怕,只要你爸的出版社開出紅盤,整個世界就會跟著這樣做了!」

我:『也就是說從現在起,我爸的出版社可以馬上升格成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出版社?』

混蛋平底鍋的:「照目前的趨勢來看是這樣沒錯,不過還有一些變數,就看他們能不能完整的掌握了!」

我:『意思是還有能讓你擔心的成份在裡面?』

混蛋平底鍋的:「剛剛說的方式如果執行的好是合理分潤,執行的不好就厄殺了作者,所以得要非常用心才行!」

我:『那部份也只能相信他們了!』

混蛋平底鍋的:「走吧!妳大概也累了,我們回家吧!」

我:『嗯!那就走吧!』

說到這裡,我進到師傅的工作室跟師傅說了一下,然後拿了包包就離開那裡,再路上依舊持續著話題。

混蛋平底鍋的:「文創的部份只是我們其中一個舞台而已,未來的土地開發才是重頭戲!」

我:『你指的開發是什麼?是像一般人說的土地開發?還是你自己的定義?』

混蛋平底鍋的:「一開始我們從學校董事那裡買來的土地,加上我們之後陸續買進的,再加上我老媽在她老家買的將來都會變成大標的的開發!」

我:『標的?』

混蛋平底鍋的:「嗯!以現在有規劃的來說,學校的擴建就先不談,光立體農場就很嚇人了!」

我:『你真的覺得我們能做到自給自足?』

混蛋平底鍋的:「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如果試了做不到,那也就算了,如果做到了就算是幸運了!」

我:『那你準備在哪裡做?』

混蛋平底鍋的:「基本上以我的定義,方圓一百公里內,都算這座城市的範圍,人口數設定值為一千萬人。」

我:『你瘋了嗎?那就幾乎一大半的人都集中在這裡了!』

混蛋平底鍋的:「那是設定值,多少年的目標不知道,初期就是這樣擴展出去!」

我:『喔!我懂了,意思是說,雖然是立體農場,也需要龐大的土地,所以要從這城市的邊緣一直往外擴展?』

混蛋平底鍋的:「原則上是那樣的,只是那會有容積率的問題,所以還得好好規劃,不然又會搞的一團糟了!」

我:『你今天怪怪的喔!一下子講的很有未來,一下子又突然的很沒信心,你倒底怎麼了?』

混蛋平底鍋的:「嗯!最近一直在思考財務的槓桿,所以很猶豫利潤要怎麼拿捏,怎麼不賺那麼多,但流量能很大,所以思緒常常突然中斷!」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11 0411 1154 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61#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