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如果覺得我熟悉,那我們可能在哪曾相遇!

如果覺得我陌生,那我們可能不曾相遇過!

不管是新朋友舊朋友,世界某個角落的朋友!

既然來這就是好朋友,一起遇見幸福的朋友!

by ^~.~^ zanpiaui 蔡正基 2007 1211 0454AM 台灣 彰化




2011/04/29

平底鞋女孩-280 只有間接完成的才能確實被實行?

平底鞋女孩-280 只有間接完成的才能確實被實行?

混蛋平底鍋的:「我過這種乾癮就好,以後有空也來當個參與者,實際感受換贈品的樂趣!」

我:『你這樣就真的怪了,要體驗又不給建議!』

混蛋平底鍋的:「我是說不插手,又沒說不寫匿明回函!」

我:『你的意思是順便考驗他們是否真的在意遊客的投訴和建議嗎?』

混蛋平底鍋的:「大概是這樣吧!不過那部份也不需要考驗,我相信他們一定做的到的!」

我:『拜託!現在連員工都還不知道在哪,你真的以為這樣就可以了嗎?』

混蛋平底鍋的:「可不可以那得執行完才知道,既然我要做的是推動的手,那就該放掉那些指導的想法,而是想出更完整的配套,而且只能夠是間接完成模式,只有間接完成的才能確實被實行!」

我:『你這段話有語病耶!什麼叫:只有間接完成的才能確實被實行?』

混蛋平底鍋的:「或許真的是語病吧!不過妳不覺得我真的不適合事必恭親嗎?」

我:『嗯!如果仔細想想,是這樣沒錯,到現在為止,連我的部份,在你的旗下已經有六個事業體,分別是老布的基金會、免費公車BRT、學校、你媽的基金會、羅織的流行時尚集團,加上我的平底鞋女孩。』

混蛋平底鍋的:「你還少城市農場和海上水庫計劃,不過在我看來,我需要針對的,只有老布、我媽、羅織和妳等四個人而已,到目前都還非常的好控制,之後我就不知道了!」

我:『那你想到下一個目標了嗎?』

混蛋平底鍋的:「有在想,不過還沒定案,不過我也不太需要想,因為不管是老布、羅織、我老媽或者是妳,妳們都會自己延伸,所以事業體多了,我反而會更清閒一點!」

我:『你應該跟你爸一樣,有舞台比較重要吧!』

混蛋平底鍋的:「在不懂得的人看來,或許是這樣,但在我認為的是,我比他更不計較、更不需要回報!」

我:『這部份很主觀,只要妳有那份自信就好了!』

混蛋平底鍋的:「我缺少的不是自信,是對於未來的確定!」

我:『這幾個月以來,我一直覺得你很有自信,怎麼現在又這麼沒自信了,難道之前的自信都是裝出來的嗎?』

混蛋平底鍋的:「我那些自信,是來自於我對夥伴們的相信,但往後還會有很多一開始的開創期是沒夥伴,或者夥伴也跟我一樣一知半解的,那樣的時候多有自信都是騙人的,因為根本就是空的!」

我:『嗯!那你打算怎麼面對沒自信的部份!』

混蛋平底鍋的:「那個我已經讓老布成立研究中心,專門研究這個城市沒有的,還有這個世上沒有的,要改變這個世界靠我一個人絕對不夠,要重用更多天才的腦子,我只要專注的把環境造出來,他們缺什麼我補什麼,這樣才會單純,也才會漸漸能夠更輕鬆的面對未來!」

我:『你會跟我說這個,應該是這個部份也成熟了吧?』

混蛋平底鍋的:「我也不知道成不成熟,現在只有小部份是他們自發的,大部份還是我起了頭,讓他們研究之後,給我一個基本的配套,我們才邊做邊修正成最適合的方式。」

我:『例如呢?』

混蛋平底鍋的:「最簡單的例子,是全電力驅動的BRT系統和BRT的車箱,那部份原來預計什麼都從國外進來,後來研究到最後的配套是包含車體、馬達、電池、電力控制系統、空調系統,也就是全系列都國產,現在正在積極建廠中!」

我:『這樣一定會比國外運進來還要快嗎?』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9 1721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80#

繼續閱讀
2011/04/29

平底鞋女孩-279 哪有活動要走很多路的?

平底鞋女孩-279 哪有活動要走很多路的?

我:『都是吧!雖然你看似堅強,但只要碰到情感的部份,就會有些猶豫,雖然是自己母親比較好說話,但相對的,遇到某些希望對方妥協的也同樣的無法那麼自在的下手!』

混蛋平底鍋的:「不過那部份給我媽做是對的,因為對自己的故鄉,她有一定的想法,做的自然會比我們周全一點!」

我:『意思是說,接下來妳媽這部份,你完全不插手!』

混蛋平底鍋的:「大致上跟老布那邊一樣,大方向我定,細結的部份他們自己搞定!」

我:『那你老爸剛剛是哀真的還是哀假的?』

混蛋平底鍋的:「那是他們的相處模式,如果不用這樣的假性吵鬧,他們倆是很難說上話的,也只有這樣才能確保他們的腦子不停轉動,一切才會朝著好的方向去發展!」

我:『所以你讓他們一人做一部份,兩個部份是需要溝通的,自然他們兩個沒對話都難,不過如果今天這樣的吃飯對話,如果是在員工餐廳,那應該會變成一段佳話吧!』

混蛋平底鍋的:「是佳話嗎?我怎麼覺得會起很大的變化?」

我:『或許吧!不過我害怕的不是這個,而是在路上和你媽說過的話!』

混蛋平底鍋的:「是嗎?她說了什麼?」

我:『她說每天要走一萬步!』

混蛋平底鍋的:「那有什麼困難嗎?」

我:『你的意思是不難就是了?』

混蛋平底鍋的:「是不難啊!只是我們一般不太走而已,走習慣了自然就沒什麼難度了!」

我:『我說的不是那個,是說你把免費大眾運輸的網路佈的太過綿密,讓大家少走了很多的路!』

混蛋平底鍋的:「那部份是事實,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解決!」

我:『例如勒?』

混蛋平底鍋的:「比方看展覽、逛市集、逛百貨公司,再接上一些活動!」

我:『活動?哪有活動要走很多路的?』

混蛋平底鍋的:「有啊!這部份有其它國家做的很成功,比方說靠賣美食地圖,讓遊客去換贈品,這部份的花費和收益都由我們的基金會控制,可以說完全都是賠錢在做的,但有趣的就是,花小小的錢,但能讓客流量增加!」

我:『那這方面大概的配套是怎樣的,怎麼才能吸引客人多去走、多去換?』

混蛋平底鍋的:「事實上也簡單,看要以一週、或者兩週為期限,這個週期內可以換一些只送不賣的贈品,以這個增加遊客的興趣!」

我:『你的意思是每個店家都能參與到,只是時間交錯開?』

混蛋平底鍋的:「以現在的規劃,之後廟旁的店家至少是百家以上,如果一張地圖印了一百張的贈品卷,那可能太誇張了,那如果能透過規劃,讓一次五至十家參與,然後慢慢測試出市場的需求!」

我:『這樣一開始一定很亂吧!一定會有準備太多變成存貨,不然就是準備太少變成缺貨的情形吧!』

混蛋平底鍋的:「那是鐵定的,畢竟我們沒有經驗,但慢慢的我們一定能找出模式,搞不好之後就不只美食地圖,還有藝品地圖、伴手禮地圖等等的,反正創意是無限的,就看我們怎麼做了!」

我:『你看你,光是用講的就這樣津津有味了,到時真的實行時,真的能夠忍住不插手嗎?』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9 1619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79#

繼續閱讀
2011/04/28

平底鞋女孩-278 她真的是人材?

平底鞋女孩-278 她真的是人材?

我:『不用在意我,你們繼續!』

辛媽:「人家小蜜都沒意見了,你拘謹什麼?」

辛爸:「人家小蜜那是客氣,妳再繼續說就是刻意!」

辛媽:「哪是刻意,我只是提前讓她體驗我們辛家的生活而已!」

辛爸:「妳就不怕嚇走了她,讓妳兒子變的妳都不認識嗎?」

辛媽:「當然怕,但這個女孩不會傷害他,我也相信我的兒子夠堅強!」

辛爸:「怎麼才見一次面,就說的好像妳對她很瞭解的樣子?妳會不會太過自信了?」

辛媽:「如果認真來說,那是有一點,但其實也沒有,因為從兒子這陣子的變化,就能明白這個女孩是怎樣的女孩了!」

辛爸:「兒子有什麼不同嗎?我怎麼看不出來?」

辛媽:「這就是你這個做爸爸的不對了,注意力一直都不在孩子身上,不但一個月見不到幾次,見面也沒有什麼對話,當然完全看不出來孩子的變化?」

辛爸:「他有什麼變化,妳倒是明說啊!」

就在這樣兩人安靜,兩人頻繁對話的過程中,我們吃完了午飯,然後確定隔天不用去送機之後,兩人才離開了辛媽的家。

在路上我們開始對話著,聊的卻都不是關於我們兩個人的!

混蛋平底鍋的:「我們家吃飯就是剛剛那樣,應該嚇到妳了吧?」

我:『說嚇到,不如說是覺得有趣,因為如你所知的,我們家的吃飯都是安靜的,在你到我家之前,只有我和老爸吃飯,所以今天看到你父母這樣鬥嘴,感覺非常的有趣!』

混蛋平底鍋的:「沒嚇到妳就好!」

我:『那為什麼你吃飯的時候都不說話?』

混蛋平底鍋的:「就如妳所見的,他們每次都在爭誰多誰少,我介入反而更尷尬,所以我從小就是這樣,他們講他們的,我吃我自己的,除了他們要我表態、他們問我問題之外,我一概不吭聲!」

我:『可是他們今天談的不都是你交辦的事,你是有必要說話的不是嗎?』

混蛋平底鍋的:「是啊!但說了也不能改變什麼,他們的事就讓她們自己去搞定就好,我的介入只是讓自己變得裡外不是人而已!」

我:『我說的不是那個,我說的是股權的分配!』

混蛋平底鍋的:「我說的就是那個啊!那個我已經交代出去了,我就沒有插手的必要!」

我:『那你覺最後的事態會變成怎樣?』

混蛋平底鍋的:「就如我媽說的,整個計劃的控制權都會在她的手上,她也說了我都會捐出去,其實意思指的是,她控制的其實不是一個公司,而是一個基金會,做的這些是為了城市的發展,而不是要中飽私囊!」

我:『你的意思是,跟老布控制的基金會一樣,是另外一個同類型的團體?』

混蛋平底鍋的:「嗯!往後不排除還會有第三個、第四個專門的團體出現!」

我:『既然是同類型,那為什麼不全部都歸老布管就好?』

混蛋平底鍋的:「第一是要避開反托拉斯法:第二個是因為那牽涉到宗教;第三個最重要:我不想埋沒了我老媽,她真的是人材!」

我:『是單純覺得她是人材?還是因為她是妳老媽?』

混蛋平底鍋的:「以妳瞭解的我,妳覺得?」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8 2124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78#

繼續閱讀
2011/04/27

平底鞋女孩-277 當一個名符其實的空殼董事長?

平底鞋女孩-277 當一個名符其實的空殼董事長?

混蛋平底鍋的:「拆遷的部份順利嗎?」

辛媽:「如果大致上來說,還算順利,但有其中幾戶提出的要求比較嚴苛,我們討論的結果,還是覺得該照他們要求的給,但對其它人會很不公平!」

辛爸:「那還不簡單,再用一樣的條件補給好配合的村民就好了!」

辛媽:「說的倒輕巧,這一來一往間多的錢誰要出?你出嗎?」

混蛋平底鍋的:「我出,付錢的次序是刻意多要求的先付,比他們要求的再多付一成,在付錢之前都不要提到補差額的事,等難處理的都處理好後,再給好配合的補到一樣的條件,葚至再加一成,錢的部份這兩個禮拜我會準備好!」

辛媽:「我現在擔心的倒不是錢,而是新廟的比稿,如果拖太久就麻煩了!」

辛爸:「有差嗎?不是還有舊廟嗎?」

混蛋平底鍋的:「我也認同老爸的意見,我覺得新廟建不建都沒差,重要的是廣場和舊廟週遭的市集,那才是這計劃成功的關鍵!」

辛媽:「兒子,我一直想問你的是,你這四個主體建築,是要分別隸屬不同單位?還是要全部收編到廟的管轄?」

混蛋平底鍋的:「正確的來說,廟產只有兩間廟的主體建築,其它包括廟前的廣場和四週的商業區,全部會隸屬於妳的新集團!」

辛爸:「小始,你這樣很不公平,做的都是我在做,錢的部份都交給你媽了!」

混蛋平底鍋的:「老爸,你需要的不是錢,給你太多錢只會花掉,但錢給老媽自然會增殖,而且是繁殖的殖,意思是說不但會增加價值,還會衍生很多生財之道!」

辛爸:「是這樣說沒錯啦!但是我們各自擁有的資產也差太多了吧!」

辛媽:「哪有差多少,也才差了95%而已!」

辛爸:「95%個大頭啦!如果這次全都算在妳的口袋裡,妳的總資產會增加500倍,我的工錢算一算,頂多曾加個兩倍,忙完這陣後我們就變成兩百比一了,這樣還能算公平嗎?」

辛媽:「就算是又如何,頂多也只是數字,以你兒子的個性,最後還不是都捐了出去,有差嗎?」

辛爸:「當然有差,那是面子問題!」

辛媽:「你蓋了那麼多大建築那會讓你很沒面子嗎?」

辛爸:「是不會,但感覺就是不同,實質的資產都在妳的手上,我雖然掛名董事長,但我只有五%的股權,剩下的都在妳兒子和市場上,而妳的部份妳是百分百持有的,一樣是董事長,妳是實質的,我是空殼子,這就是我們的差別!」

辛媽:「不然這樣好了,接下來收進來的所有資產都算你的,我只掛名當個空殼子董事長,以後任何麻煩的事都你負責,村民的部份也你去交涉,我只負責簽字就好,這樣行嗎?還是覺得這樣也不夠?」

辛爸:「我只是抱怨一下,說說心裡的想法而已,幹麻說的好像我很無理一樣?」

辛媽:「我的位子不是很閒的,你頂多管個幾千個員工,我可是要管到幾萬人,甚至幾十萬人的生計,別以為我這位子好坐,如果是你,我保證你做不了!」

辛爸:「好啦!那至少多給我一點股權,應該不會太麻煩吧!」

辛媽:「好啊!如果要這樣的話,我也從妳兒子那轉一些你公司的股權,我們互相監督,這樣總不會有爭議了吧!」

辛爸:「我才不要,現在妳管財務我已經夠窮了,如果妳還掛個賭董事,我可能連人事任命權這個唯一能掌握的都會失去了!」

辛媽:「正確的來說是連行政裁量權都會被我收回來,屆時你會符合自己的期待,當一個名符其實的空殼董事長!」

辛爸:「好了,換講別的吧!第一次見面就這樣嚇她不好吧!」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7 1623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77#

繼續閱讀
2011/04/26

平底鞋女孩-276 讓孩子有點發揮的空間吧?

平底鞋女孩-276 讓孩子有點發揮的空間吧?

慢慢的我們又走回到他們家,才一開門,食物的香氣就不斷的飄出來,進門發現的是小始和辛爸兩父子一個人看電視,一個人看電腦各自忙著。

辛爸:「談的怎樣了?」

混蛋平底鍋的:「先吃飯吧!邊吃邊說吧!」

辛媽:「好吧!那先盛一碗湯給我,我快渴死了!」

辛爸:「你們不是去泡茶嗎?怎麼會口渴?」

辛媽:「泡茶也不會解渴,都還一直說著話,而且我們是走回來的,當然會口渴,好啦!先幫我盛好,我去上個廁所。」

我:『那我也一起去吧!』

辛媽:「小始,你帶他去二樓房間上。」

我:『沒關係啦!我等一下就好!』

辛媽:「不行!女生絕對不能憋尿,如果憋習慣了,未來會有很多婦科的問題,快去!」

在辛媽一聲令下之後,混蛋平底鍋的帶我到二樓上了廁所。

混蛋平底鍋的:「我是在這邊等妳,還是先下樓!」

我:『當然是先下樓,不然這樣多失禮!』

混蛋平底鍋的:「哪失禮了?」

我:『好啦!你快下去吧!我上完就下去。』

接著他下了樓,我上完要下樓經過一間房間,轉頭一看裡面幾個行李箱,房間的擺設相當的乾淨明亮。

我沒停下腳步,很快的下了樓,上了餐桌坐在辛媽和混蛋平底鍋的之間。

辛媽:「這是自己家,不要客氣。」

我端詳了一下桌上,菜大概七菜一湯,但每盤都不多,混蛋平底鍋的似乎從我的眼神看出我在想什麼,他說:「怎樣?妳覺得不像有錢人吃的對吧!」

我:『是!是真的!我指的不是菜的內容,而是菜的量!』

辛爸:「妳別看妳辛媽是大小姐,她可是很節省,從來不浪費,不管是糧食還是金錢,只要在她眼前的,都不許浪費!」

辛媽:「意思是說,你們在我的背後浪費很多錢就是了!」

辛爸:「是啊!我一晚都喝掉十幾萬,妳要省多少餐才能省回來?」

辛媽:「好了!你就不要在提當年勇了,從你兒子買下你的公司,財務讓我接手開始,你哪裡來的錢可以去喝?」

混蛋平底鍋的:「媽!妳也不要限制這麼緊了,再怎麼說老爸也是即將上市的建設公司董事長!」

辛媽:「他是沒錢!但他還很多卡可以刷,你看不出他在裝傻嗎?」

辛爸:「我不裝傻行嗎?如果連卡都被妳收去了,那我就真的變成名符其實的空殼子老板了!」

辛媽:「你只要有吃、有喝、有事做就好,讓孩子有點發揮的空間吧!」

混蛋平底鍋的:「老媽,妳的意思是希望老爸退到第二線,常常跟妳四處玩嗎?」

辛媽:「那個我們談好了,往後每週三,他得和我一起出進香團!」

混蛋平底鍋的:「那部份已經談好喔?」

辛媽:「今天是拆遷的事,那部份之前就談妥了!」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6 1552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76#

繼續閱讀
2011/04/25

平底鞋女孩-275 那我們是每天要走一萬步嗎?

平底鞋女孩-275 那我們是每天要走一萬步嗎?

辛媽:「如果是以小始的想法來說,若能誕生一個東方高迪,還是東方聖家堂那自然是不錯,重點是我們是否也能有那樣的基金會和藝術家,肯花那麼多時間去貫徹實現前人的夢想!」

我:『這部份我倒是不擔心,只要我們有那份心,我相信一定能做到!』

辛媽:「那個部份拰也不用太擔心,現在已經在比稿了,我們初期該做的還是拆遷的部份,蓋大廟可以花很多時間來規劃建造,因為舊廟才是現在的信仰中心,就算新廟蓋好,也還會有很多香客來舊廟參拜,順便逛一下附近的特色市集!」

我:『哈!我倒覺的是逛市集順便參拜!』

辛媽:「不管順便什麼,只要把人聚集過來,那就算是成功了!」

我:『我從剛剛就一直在想,這樣把故鄉的一切完全改變,那是怎樣的感覺?』

辛媽:「這部份是真的很特別,是創造了新故鄉沒錯,但同時也是毀了原來的故鄉,也就是說除了舊廟還在以外,幾乎所有的現狀都被改變,不過也因為這些改變,新的美好可以被實現!」

我:『那妳有沒有問過小始,免費的公共輸,會不會連這裡也包含?』

辛媽:「這個不用問,這部份是一定的,只是無法真的名符其實的當第一期而已,因為那個城市的部份官方同意了,這部份還必需花點時間去談,再加上車廠交車也無法一次到位,所以一定還會有一些落差!」

我:『這部份我們只能期許他能夠安排好,車廠的部份也完整的配合,那麼這件事就能自然而然了!』

辛媽:「車子的部份已經不用擔心,本來是美規的車子,不過現在已經全部在國內設計製造,也就是我們能獨立的擁有技術,小始的第二個夢想,應該就有機會實現了!」

我:『妳指的是複製這裡的模式嗎?』

辛媽:「是啊!而且以現在的趨式看來,我們還有機會在多個產業擁有這樣的優勢,那麼對於社會進步的推動,自然就簡單許多!」

我:『是啊!如果什麼都能回歸到自然,那應該也會輕鬆很多吧!』

辛媽:「走這麼久應該累了吧!」

我:『有一點,不過應該還是得練習一下,不然如果從市集那邊要去到妳的辦公室那邊,還得坐車,那就太糗了!』

辛媽:「會問這個是小始要推動市民健康計劃,身為她的老媽得最用力的響應才行!」

我:『那我們是每天要走一萬步嗎?』

辛媽:「嗯!我個人是暫定一萬,多不退、少補!」

我:『哈!多了就算要退也沒辦法退吧!』

辛媽:「意思是不能在之後扣抵,不然會養成偷懶的習慣,那就很不好了!」

我:『那需要我有空的時候再來陪妳走一走嗎?』

辛媽:「我當然是非常歡迎啊!但還是不要好了,這樣太花費時間了!」

我:『以後真的有時間我會來的,最近接近期末了,我的時間完全都卡死了,怎麼也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辛媽:「不要讓自己太累就好了,剩下的就別想那麼多了!」

我:『我是不會讓自己太累,會的也是小始吧!』

辛媽:「他的部份我的確擔心,雖然他已經答應我不會太累了,但我太懂他的個性了,他是個做什麼都會全心頭入的人,妳也要好好幫他,千萬不要讓他蠟燭兩頭燒,不然那會很麻煩!」

我:『這部份我會盡力的!』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5 1631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75#

繼續閱讀
2011/04/24

平底鞋女孩-274 十年應該跑不掉吧?

平底鞋女孩-274 十年應該跑不掉吧?

辛媽:「根據辛爸的轉述,我們之所以定位為最受矚目的宗教團體,是因為我們要做到幾乎天天有活動!」

我:『也就是說,讓香客和遊客隨時有理由要來囉?』

辛媽:「嗯!還要做到當地的信仰中心跟消費中心!」

我:『所以,這邊會有大規模的市集和藝術商品展售中心!』

辛媽:「還有規劃中的季節水果活動,就像人家辦草莓季、柳橙季之類的,只要我們能充份利用這個廣場,這些目標的達成應該都是輕而易舉!」

我:『如果是商業展示是容易,農業的比較不簡單吧!』

辛媽:「妳忘了,我們可是有立體農場當後盾,初期是只在妳們那邊試辦,在來我們這裡的大聚落才是重頭戲!」

我:『該不會他所指的方圓一百公里內的一千萬人,我們都必需做到自給自足吧!』

辛媽:「別小看小始的決心,我自豪的兒子絕對會說到做到!」

我:『啊!我突然想到他的海上水庫計劃!』

辛媽:「對的!就是那個海上水庫,適度的調節我們這個城市的水資源,也讓我們最有機會成為全世界前幾明的綠色城市,更可能讓我們成為先進國家中,少數能讓大城市自給自足的城市!」

我:『今天跟妳這樣相處下來,發現小始說話的口氣和神情,真的非常像妳!』

辛媽:「那是當然的,雖然都是老媽在帶的,但大部份的事可都是我教他的,當然會特別像我一些!」

我:『那他喜歡做菜這一點是像誰?』

辛媽:「這部份就比較像他爸爸了,我雖然也會煮,不過做菜的實力就比他老爸遜色不少!」

我:『我們不是要回家嗎?怎麼走到這裡來了?』

辛媽:「別看這裡是竹林,這往後是我們新廟的所在地!」

我:『也就是妳往後辦公室的所在地!』

辛媽:「嗯!設計圖還在畫,還不知道宏偉的程度是怎樣,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不管多大多小、有沒有特色都好,往後這裡都會是個信仰的中心!」

我:『往後進香團如果開始動作了,我可以來參加嗎?』

辛媽:「當然可以,目前我們的規劃是,剛才妳看到的五個人,除了打鼓的師父外的四人,再加上我,我們會是週一到週五各出的那一團的團長!」

我:『意思是妳不要當辦公室的董事長,而是會實際出團的董事長?』

辛媽:「當然,而且出門也會順便招商,不然我們就算達成信仰中心,也很難達成世界中心!」

我:『之前我在聽小始說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距離很遙遠,很難真的達成,但現在聽妳這麼說,覺得容易多了!』

辛媽:「怎麼?是相信我?還是相信他?」

我:『都算是吧!如果要認真去說,應該是:相信這群人共同努力的結果!』

辛媽:「那以妳現在的認知,妳覺得我們需要多久的時間?」

我:『十年應該跑不掉吧?』

辛媽:「我的部份建廟就要三、五年,不過這國程中,信仰中心會先確立,但若以聖家堂為超越的目標的話,那麼蓋個幾十年也不足為奇!」

我:『該不會也是我們有生之年都看不到吧?』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4 2249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74#

繼續閱讀
2011/04/23

平底鞋女孩-273 這就是這個廣場的功用?

平底鞋女孩-273 這就是這個廣場的功用?

我:『我怎麼聽的有點糊塗了?』

辛媽:「說來也簡單,他會想辦體育的比賽,就是從身體不好這個出發點開始的!」

我:『妳的意思是說,是從羨慕人一直到不用羨慕人的過程?』

辛媽:「那只是其中的一環,接下來他的計劃是連美術、音樂的比賽都有,讓行行岀狀元的時代真的到來!」

我:『他做什麼事都這樣奮盡全力,妳會不會有點擔心?』

辛媽:「做媽媽的沒有不擔心孩子的,不過只能試著相信他才能真正放鬆,不然每天提心吊膽的多累人啊?」

走著走著,我們走到一處水田,辛媽停下腳步說:「這裡是往後廣場的中心點,從這往外的五百公尺內都是我們這次開發的範圍!」

我:『意思是說,第二波的範圍,一樣是以這裡為中心?』

辛媽:「嗯,正確來說,這裡是往後這個城市的發展,會以這個廣場為中心來發展,至於能發展成怎樣就看我們的努力了!」

我:『剛剛聽妳跟他們說的意思,這裡應該是商業區加上文化園區,那第二階段也會是一樣嗎?』

辛媽:「其實也沒什麼一、二階段,很多部份是並行的,例如這次我們出國回來,就要開始信仰中心的重頭戲!」

我:『什麼重頭戲?』

辛媽:「史上最大規模的進香活動!」

我:『會比北港媽祖九天八夜還要盛大嗎?』

辛媽:「如果是比單次的規模,那當然是比不上,但若是比次數跟動圓的人數,那就真的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我:『該不會我們要做的,是跟全國的廟宇都有聯繫吧!』

辛媽:「當然不是,目標是全世界!」

我:『小始要做的都是免費的,該不會妳也想這麼做吧?』

辛媽:「妳覺得有什麼不好嗎?」

我:『是沒什麼不好啦!只是覺得那樣財務的壓力會非常的巨大?』

辛媽:「那倒也是啦!以國內的來說就還好,成本很容易控制,但如果是世界性的進香活動的話,光路程上的花費,那就是一個不小的開銷,所以初期會以團結國內寺廟為主!」

我:『我問妳喔!妳之前就常走寺廟嗎?』

辛媽:「小時候比較常,長大後頂多就拜一下土地公,所以算是真的不多!」

我:『那一下子要你跟那麼多人打交道,應該算是非常辛苦吧?』

辛媽:「之後我們的方案是,星期一、二、三、四、五到別人的廟進香,六、日接進香團!」

我:『那也不容易做到吧!必竟我們的友好廟宇哪一天要來是他們自己決定的,我們總不能硬性規定他們不能假日來吧!』

辛媽:「這部份是必然的,但我們這麼做的原因,是想讓我們這裡,變成一個假日的休閒中心,要吃的、要看的、要玩的都能來這裡!」

我:『這就是這個廣場的功用?』

辛媽:「廣場的功用有很多,假日的市集只是其一,還可能是展場、比賽的場地,能做什麼我們還在研議,原則上是越多功能越好!」

我:『難怪小始會說這個廣場會是我們的籌碼!』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3 1522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73#

繼續閱讀
2011/04/22

平底鞋女孩-272 身體不好也是他的優勢?

平底鞋女孩-272 身體不好也是他的優勢?

爐主滿堂:「好了!我看今天就談到這吧!再談下去整個都亂了,反正就是妳們快點準備好要拆遷的事,然後再來做後來的事,我們的要求不多,只要廟能興旺、人能安居樂業,我們就很滿足了!」

辛媽:「好吧!那我們先走了,下次要開會再跟大家約時間,或者你們約好再跟我說時間,能到我一定會到!」

接著大家起身送了我們,我們就走出廟外,朝著家裡邁進了!

我:『我剛剛一直在想,什麼是世界上最受囑目的宗教團體,該怎麼做才可以做到?』

辛媽:「這個不用妳想,我的團隊已經在運作了!」

我:『已經在運作了?廟不是還沒蓋嗎?』

辛媽:「那些人是你辛爸成立的新公司,負責這地方的總體營造,小始應該有跟你說過四面楚歌計劃了吧?」

我:『什麼四面楚歌?』

辛媽:「喔!那是個代稱,口訣的是大廟對小廟,展場對球場!」

我:『喔!這個我是有聽過,可是認真算起來,應該會形成一個井字,包圍這廣場的,應該有八塊吧?』

辛媽:「現在只能先發展這四塊,剩下的得再從長計議!等等回家再給妳看看現在初步的圖妳就會明白了!」

我:『我有個疑問!』

辛媽:「有什麼疑問就直說吧!我也跟妳一樣不喜歡這樣扭扭捏捏的!」

我:『妳不是明天要出國嗎?都不用準備些什麼了嗎?』

辛媽:「妳要問的應該是,為什麼小始到這麼大了,我都沒帶他出國過吧?」

我:『算是吧!基本上要問的是剛剛那些,但內心還有的疑問就是妳說的那些!』

辛媽:「其實他小時候有很多機會出國的,不過小時候他身體不好,有過敏體質、一但發作就來氣喘,雖然人家都說國外的空氣比較好,不過我還是不想讓他冒這個險!」

我:『但這幾個相處下來,我並不覺得他有氣喘啊!』

辛媽:「那是訓練的,而且不是我訓練的,是他自己偷練的!」

我:『為什麼要偷練?』

辛媽:「因為我知道他有氣喘,限制他很多事不能做,但他的個性是想做的就一定要做到,但又盡量不違背我的心意不讓我擔心,所以才得偷練!」

我:『那妳是怎麼知道他偷練的?』

辛媽:「是我的麻將夥伴跟我說的!」

我:『那妳當時是怎麼處理這件事的?』

辛媽:「一開始是很生氣,後來就被說服了!」

我:『是誰說服妳的?』

辛媽:「當然是我那些姐妹們,因為她們一直覺得我太保護孩子,那樣反而是害到孩子。」

我:『所以,是小始自己把身體練好的!』

辛媽:「嗯!可能是因為身體不好,所以從小他就較一般孩子成熟!」

我:『你的意思是說,身體不好也是他的優勢?』

辛媽:「也可以這麼說吧!」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2 0717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72#

繼續閱讀
2011/04/21

平底鞋女孩-271 全世界最受囑目的宗教團體?

平底鞋女孩-271 全世界最受囑目的宗教團體?

辛媽:「詳細的職缺和待遇,過陣子我會帶資料過來,只要我們的每階段目標都能達成,那麼現在我們村裡所有的人口,全都加入也不夠!」

廟公金旺:「有妳這份保證我就放心了,不然我們這多半的地都被妳買去了,妳如果無心經營,全都轉手賣掉,搞不好被變成工業區,那這裡的未來就堪慮了!」

辛媽:「我也不只買我們村子裡的,附近也都買了不少,只是我是這裡的人,所以把中心放在這裡!」

廟公金旺:「要不是妳們真的很有錢,不然我還真的不敢去想,原來只是小小的農村,轉眼間就要變成大城市的中心!」

辛媽:「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現狀,太早開發的地方,進步的速度如果沒辦法跟上老化的速度,最後就註定要沒落,而我們現在要努力的,就是創造一個百年不敗的神化,也就在這規劃之初,就得設定成永續的發展模式,才能因應世界潮流,也才有機會引領!」

廟公金旺:「換句話說,我們自己也要不斷的進步囉?」

辛媽:「那部份會有很多,我們會以廟的名義辦課程,只要是這個地方的居民,都能來我們這裡上課,而且是完全免費的!」

廟公金旺:「該不會連我們這種老人,也都要學電腦吧!」

辛媽:「那個沒那麼難,往後只要你們願意學什麼,我們會盡力的幫大家找到老師,我也希望自己也能跟大家一起進步!」

廟公金旺:「這部份做起來應該要花很多錢吧!我們廟的帳妳上次看過了,我們根本沒那麼多錢啊!」

辛媽:「不足的我們辛家會補足,不過我們既然有心要做,就不會做到沒錢,我們的目標是:全世界最受囑目的宗教團體!」

廟公金旺:「如果真的能那樣那就太厲害了,我在這裡住了幾十年,從來沒有想過農村會蛻變成市中心,一間普通的廟,也能變成世界上最受囑目的宗教團體!」

雜貨店老板金龍:「如果沒做到是還好,如果真的做到了,大概我們雜貨店就沒生意了吧!」

辛媽:「如果你不怕和我們合資會被我們吃掉的話,要不要併入我們車站超商?」

雜貨店老板金龍:「什麼車站超商?聽都沒聽過!」

辛媽:「那是我兒子在做的,他在隔壁的城市做免費公車,同時做車站的開發跟經營,除了沒有站只有站牌的不能開以外,其它只要有車站就會有一家超商,他們估算隔壁城市會開兩百到五百家,我們這裡會開一百到兩百家!」

雜貨店老板金龍:「我就顧這間雜貨店,如果和你們合作我不就沒頭路了!」

辛媽:「那不是更好,什麼都不用管就能夠分紅,這樣你才有時間來跟我管廟裡的事不是嗎?」

金紙店老板春生:「這樣連雜貨店都沒了,不會到後來我的金紙店也沒有了吧!」

辛媽:「是啊!首當其衝的是你們金紙店,因為現在在研議往後要不要燒金紙,如果政策面是不燒金紙,大概你的生活也會有問題吧!」

金紙店老板春生:「這是誰提議的,根本是針對我來的!」

辛媽:「不是針對你啦!是因應環保,但頂多也是不燒金紙而已,香燭還是有得賣的,或者你要聽另一個方案?」

金紙店老板春生:「有什麼方案就說吧!反正再差也不會比現在更糟了!」

辛媽:「基本上是你們照開照賣,之後就算廟裡沒限制燒金紙也會是免費的,直接會衝擊到你們的買賣,但這部份的腹案是,以後都跟你們叫貨,前提是品質要很好,價格要很低,嚴格來說就是可能不太能讓你賺到錢,但能讓你的出貨量大增加,增加你的議價空間。」

金紙店老板春生:「那如果我不願意降低價格賣你呢?」

辛媽:「那我們會直接找生產商拿,價格應該更好講,但那影響就大了!」

by ^~.~^ zanpiaui蔡正基2011 0421 1300台灣 彰化 平底鞋女孩-271#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