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02-10

誰毀了林清玄?

2019120日寒假到日本中部大阪、京都、名古屋旅行12天,回到台北才看到一則新聞,林清玄於2019123日往生了,享年65歲。死因是心肌梗塞。心肌梗塞的發生,主要是由於斑塊或血栓造成冠狀動脈狹窄阻塞,由於血管長期處於「發炎」狀態,形成斑塊造成動脈硬化,是心肌梗塞主要致命原因。

林清玄很有名,因為他是多產作家,他的文章很受歡迎,主要是他偏向心靈,彷佛替讀者開啟了一扇門,他又傾向佛學,很得宗教界的歡迎。但是,通常寫心靈方面書籍的人,他的身心靈有一個破洞,有個缺口,他努力的去彌補,像南唐詩人李煜、宋朝蘇東坡等。當然,有些時候,寫文章或是思路通順時,文筆也會源源不斷,左右逢源。


人,就是這樣子,他寫太多,講太多,社會對他的標準就很高,因為他都講正向的,但是,不是每個人的際遇都是正向的,很多是無可奈何的。在1997年,他和元配陳彩鑾離婚了,重點是他快速的和女祕書方淳珍結婚,而且三個月後生了一個寶寶,這時大家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奉子離婚和結婚,而更早之前,他的前妻自殺,他居然繼續演講,一點都不緊張。他形象重挫,社會對他的不諒解,紛踴而起。他選擇沉默不解釋,因為群眾是愚蠢的,你愈解釋他愈挖挖挖掰掰掰,淡出文壇。

22年後的現在,斯人已逝,總該還他一個清白。作家苦苓在臉書上,以輕鬆口吻和大家分享一個「小八卦」,一開頭就不囉嗦直接破題道出林清玄外遇離婚的事,「其實林清玄並非無情無義之人,他的前妻很早就患了精神分裂症(現在叫思覺失調),經常出現幻聽,聽見有人叫她去跳水,她也就真的一而三、再而三的去跳水,還要人想盡辦法把她救起來,造成大家許多困擾。」同時,苦苓也指責當時媒體因不清楚事情內幕,就把林清玄寫成是前妻跳水仍照常演講的無情之人,「不是他無情,而是早就習慣了,有人去處理就好。」長期處於精神錯亂的前妻病情一直無法好轉,林清玄便和她的家人商議離婚事宜,「不但把她送入很好的安養機構,也固定給她相當高額的撫養費用,可以說是仁至義盡。」此後,林清玄才和女秘書結婚,「不料她的秘書太太很快就懷孕了,好事者屈指一算,發現他們兩人在林清玄辦好離婚之前就已經在一起,不得了!這下子坐實了外遇的罪狀,所有的媒體也群起而攻之。」

林清玄.. 在淚眼中看見煙火 

1997年是我生命中變化最大的一年。

我十幾年的婚姻生活,就好像走入了泥濘之地,或者陷進流沙,愈走愈荒涼、愈來愈深陷,我感到非常的痛苦和恐怖。

相知的朋友時常對我說:“你知道要這樣過一生嗎?難道只有默默承受痛苦才叫做修行嗎?”

一般人很難了解,在我不幸的婚姻背後,支持我的最大力量是我的媽媽。她知道我的一切苦難,總是在我快要無法承受的時候,拉著我,彷彿是在泥濘中給我一根拐杖,在流沙裡給我一根繩索。在媽媽的打氣加油下,我一次又一次的流淚,渡過難關。

記的有一年過年,我沒有回鄉下,我向媽媽說:“報社工作很忙碌,過年也要輪值。”

實際情況是,我的太太不知跑到什麼地方,我必須留在台北四處尋找,並且等候電話。但是我沒告訴媽媽,怕帶給她煩惱。一直找到除夕夜,仍未有消息。

我開車從郊外的寺院回家,剛滿四歲的兒子已經累的熟睡了。除夕黃昏的台北就像一座荒涼之城,連最熱鬧的台北東區也一片寂然,只有冷的象冰一樣的雨,在荒城的上空飄著。

這時我想到媽媽、姊姊、兄弟、一大群的親戚,在南部的家鄉,正歡欣的過著一年一度最熱鬧的年。

焰火爆竹,圍爐夜話,因為珍愛相聚的時光,終夜不睡。想著想著,我的淚水像陽明山的溫泉突然噴湧,流過冰涼的臉頰,還聽得到冷熱交煎的“戚戚”的聲音。我哭到全身顫抖,無法開車,只好把車子停在中山紀念館的側門邊,痛楚的哭起來。

我十五歲不到就離開家鄉,懷著對事業與愛情的美好夢想,獨自到台北奮鬥,不管多麼辛苦,每年都會回家過年,卻因為慘痛的婚姻,使我連這珍貴的與家人相處的時光都失去了。

我邊想邊哭,愈哭癒傷心,正傷心時,突然看到紀念館上空爆開焰火,在黑夜的微雨中,顯的更明晰,有震人之美。


 



2019.02.09初五←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63歲,她選擇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