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20

友誼列車—乘客請下車

友誼列車乘客請下車


      習慣性下了班,回到家,吃飯休息後,打個電話和好友Lin聊聊,Lin 似乎沒太大的心情,我還是努力找她喜歡的話題,她似乎有些情緒

「你為什麼要在Line上跟林玲珍吵架?」她問。

「吵架是二個人的事,她不跟我吵,我會跟她吵嗎?」我說。

「她說布達佩斯漂亮,你就隨她說嚒,你幹嚒頂她什麼?」她說。

「還好吧,只是她後來說,『布達佩斯比巴黎漂亮。』,我問她,你去過巴黎嗎? 她說沒有,我才說,你沒去過巴黎你怎麼斷定布達佩斯比巴黎漂亮,她就不爽了,她又說,人家布達佩斯全世界的人都去那裏觀光耶,我說,巴黎也是呀,日本更多,每年一千二百萬觀光客耶,然後,她就丟一篇文章出來,影射我沒肚量。我還給她按了很多讚耶,我後來又丟了一句,『這世界上就是有人,沒調了,還喜歡裝高調。』她自己就對號入座,就罵三字經,國飆都出來了。」我說。


「結果呢? 她退出我們這個群組,我們少了一個朋友。我兒子在德國,他也說,布達佩斯比巴黎漂亮。」她說。

「你兒子是國際觀光局審察員喔?標準答案?每個人的觀點不同嚒,何必下定論呢?她不爽退出群組,你有他的手機,在Line上,她仍然是你的朋友,FB上你仍然常常可以和她對話聊天呀。」我說。

「我的意思說,我們是多年的老同事,何必這樣吵?少了一個朋友,就少了一張嘴。都這麼老了,朋友愈來愈少,得到一個朋友很不容易,要失去一個朋友很快。就像你和蓮玉也是不往來,在Line上我跟她講話,她都不理我,只是丟影片給我看。她可能認為,我跟你比較要好,所以沒什麼好說的。」她說。

「林玲珍在學校就是非常囂張跋扈驕傲自大,講話尖酸刻薄,我根本不跟她往來,是你堅持做她的好朋友,我也只好接納她。她上次為了接她,我開車在公車站等了她2小時,打電話不接,結果沒來,又一次,坐我的車,在後座指揮我開車,差點出車禍,那時我就嚴明的告訴她,不准她再搭我車,那時你在場。有一次,她不守信用,我問她為什麼不守信用?她說,『我只是隨便說說,你也當真。』,跟我們一起吃飯,坐我旁邊,三不二時就丟一句話給我,『這頓飯給你付錢。』,朋友是一個平等的平台,若是要一個人一直容忍她,包容她,這樣是不公平的,更何況,都快七十歲老女人,還裝嫩草,想交男朋友,你不覺得很噁心嗎?」我說。

「為什麼她會對你這樣子,她就不會這樣對我和蕭?」她插嘴。

「大概我比較好欺負吧。至於蓮玉,原來我跟她非常要好,可是後來,她一直跟我講雷X寺的師兄故意攔截她的信件,破壞她的信。我告訴她,以我對電腦的專業程度,要攔截別人的信件是不容易的,更何況你們並沒有深仇大恨,他為什麼要攔截你的信,你的信對他也沒好處。我不認為一個只會念經的和尚在電腦技能上有這樣能力。另外,她很會抱怨,念一個佛學碩士要花5年,還換4個指導教授,實在不可思議,我後來告訴她,要活得快樂,就是盡量不要抱怨,我執不要太深,把心放寬大。結果,她認為我不懂佛,我只是一個世間佛而已,於是我們就積怨。」我繼續說。

我嘆了口氣,「你放心好了,她們二個是你的好朋友,他們的資料都在你手機裏,電腦裏,不會因為我,你們就無法往來,你們可以繼續當好朋友。在朋友裏,我通常都是扮演一個付出較多者。我朋友很多,很多人都喜歡和我做朋友,我不會缺乏朋友的。」

掛了電話,再嘆了很多口氣,Lin,我把你當最好的朋友,第一線朋友,對你這麼好,什麼都捨得給妳,居然為了她們二個來跟我興師問罪,認為是我害了你,她們都不跟你做朋友。我跟你比較好,所以他們不跟你做朋友,那?? 我們還要繼續做朋友嗎?我還能講什麼呢?結論,我跟你不好,他們就會跟你成為好朋友,是嗎? 好吧,友誼列車你的終點站已經到了,就請你下車吧。

 



我的新朋友-家庭園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又是一個小春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