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3-21

他,沒有留一句話給我

   貝里斯小說創作(1)

他,沒有留一句話給我

很久沒見到方敏,她是特約日文翻譯員,長得很漂亮,很有氣質,我們都是以月計薪的,她是以時計薪的喔,聽說她平常還在高中或大學兼課,教日文課程。

方敏的先生是國立大學教授,聽說是方敏的大學老師,他們是師生戀。方敏的先生剛從美國拿到PhD回台灣就應聘到T大當助理教授,方敏剛好選他的課,彼此就很有話聊,方敏大學一畢業就跟他結婚了,當時父母親都相當反對。婚後,方敏又拿了一個碩士學位,生了二個孩子。方敏跟先生差十多歲,因此先生非常疼方敏,相對先生的家人,對方敏很沒有好感,認為方敏太年輕了。方敏42歲,先生已經55歲了,二個小孩都唸高中。


       「小莓,有空嗎?」

「你在那?」

「我在你office 門口,你可以出來一下嗎?」

小莓衝出門口,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方敏,你怎麼啦?」

小莓幾乎不認識方敏了,全身都是著黑色衣服,神情落漠,非常的憔悴,像是未亡人。

「我先生在數週前,應邀某大學做專題演講,講完後走出校門,突然心臟病發作,送到醫院已經沒有心跳,醫生連急救都沒有,檢查後,他頸部血管破裂,就這樣走了。我趕到醫院時,已經送到太平間了。他,沒有留一句話給我。」

小莓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我現在碰到最大難題是,我先生留了很多的遺產,現在我公公婆婆要求平分我先生的遺產,還有,我先生的弟弟妹妹,也要求同等分配。他們都很有錢耶,尤其我那些小叔小姑,除了有好工作以外,相當有錢,可是,他們就是壓著我,要求我把我先生的財產拿出來,平均分配。若是真的給他們了,那我們母子三人,以後怎麼過日子?」方敏放聲大哭。

小莓想了一下,「不用想那麼多,一切交給法官去判決吧!孤兒寡母,你怎麼應付得了那麼多的人呢?」

方敏拿出了邀請函,「這星期天,是我先生的告別式,你可以來嗎?」

「好,可以。」

「順便幫我拿給小莜,請她一起來。」

「好,小莜應該會去。」

望著方敏離去的背影,小莓想著,人生何等無常,就這樣子一個生命在沒有任何警訊下,離開了,叫他的家人,如何接受呢?




讓愛停下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他給我時間太少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