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03

靜 坐 與 健 康



『靜坐與健康』,實應云「靜坐與人體的反應」。修行過程中,處處皆與禪定有關。試問:禪定與解脫有何關係?解脫道無非是,身心能互相調整,令達某一狀態時,得身心脫落,而契入自性。

依此而言,一個人修行過程中,不僅要注重身體,同時也要注重心理,須身心兼顧,不可偏執於一方,一般人對於「靜坐」所瞭解的常只局限在佛學上的知識,很少有人能真正以科學的態度,或以密宗修氣的原理,或以醫學的立場來探討它。因此很多修行的人在靜坐過程中,由於身體的變化而產生許多怪異的現象。這主要是身體與情緒融合在一起時,很容易產生諸種境界;然而,往往許多人不明白此中深義,誤以為心外有佛,而認為有菩薩來加持與感應等種種情形,甚至見到光,見到花,而心生歡喜。如果是這樣,這種人終其一輩子都可能落在意識上的覺受,落在意識的窟隆裏打轉,而無法超脫自在。一生只在光影幻相中度日。如此對身心的解脫,豈非是差之毫釐,失之千里也。


從生理學、磁場學、能量學,乃至從人類心理與生理的結合來剖析吾人修行過程中所生諸般禪定。而此禪定非是禪宗所專有,蓋密宗、淨土宗、天台宗…等,凡佛教皆注重禪那,「定」是一切法之通則。由戒生定,由定發慧,定慧等持,始能直契菩提。由此了解,在修行過程中,對於生理上所發生的怪異現象,如幻相、光影等到底是來自於那一方面的投射?當你認識這些原理,往後在修行路上,就會比較理智,不會把每件事託之於不可知的神秘力量上。事實上,十方一切諸佛不離自心,自心即是十方一切諸佛,所以不要被自己的光影幻境所矇騙,了解這些道理,才算是一位正信的佛教徒。是以在修行過程中,任何現象的產生,無非是自己身心所幻化出來的,並沒有什麼可執著可奇怪的。了解這點,才不會被境界所轉,而能很理智的剷除由自己身心所生之諸障礙,漸漸趨向菩提大道。這是相當重要的一點。

目前國內靜坐非常盛行,這是工商社會發達,物質文明極度膨脹之後,人類在沉重的精神壓力下,急思精神解脫的結果。而靜坐對人體身心有緩和舒解的作用,因此向來為人們所喜好,遂發展出許多方法,如外丹功治病法,先天、後天氣功療法、靈力療法、啟靈治療法、崑崙仙宗治病法,蕭公明的無形針療法等千奇百怪。而這些原理皆不離自我、身心的變化。此乃利用人類的自我暗示,自我調整,來達成其治療的目的,甚至是利用外在磁場的原理,能量的轉換,以達其磁場整合的現象,所以,今天我希望將這幾項詳加論述。

各位在定中所見的現象,究竟是屬於人體那些意識執著所產生的現象?今將一一介紹,各位聞此以後,對本身所產生的現象,將能夠更進一步的掌握,也能如實依密宗特有的修持方法,而能直契菩提,達到開發潛能,而步入密教世界。中醫學上,陰陽五行相生相剋。心屬火,肝屬木,腎屬水,胃屬土,肺屬金。生在二十一世紀的人類,生活緊張,肌肉繃緊,易得職業病,高血壓者多,有些因商場的競爭,而得憂鬱症,有的導致家庭失和,精神緊張,血液循環產生不正常的現象,心臟壓縮、血管阻塞,由於血液循環運作不正常,就無法把充分的能量、養分輸送到五臟六腑,不僅如此,還增加其額外的負擔,如此惡性循環,遂引發致病。

根據中醫原理,人體所有毛病,都是七情六慾所引起的。因此情緒反應會給人類帶來生理上的不適應;如生氣時,易傷肝臟,肝屬木:木剋土,脾胃〈土〉受剋,胃火上升。土生金,脾胃主氣。胃火上升,氣就會產生變化,肺氣〈金〉即受影響,肺氣一受影響,則金生水(腎),金損則水少,水少則不能制火(心)。以致心火旺盛,又火生土,土生金,金反回來剋木,錯綜複雜,互相影響,愈發不可收拾,於是百病叢生矣。

靜坐是屬於一種深沉的呼吸法,一般的呼吸是非常粗淺。當靜下來深呼吸時,可把體內的濁氣吐出,吸進外面的新鮮空氣,可增加血中的氧氣,令精神倍覺清爽。由於靜坐發汗,能將屯積在體內的毒素從毛細孔排出。五臟六腑得到充分的氧氣,也沒有額外的負擔,自然生命力旺盛。旺盛之後,各器官互為影響,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生生不息,
循環不已,如此五臟六腑生機旺盛矣。人體若健康,五臟六腑運作自然正常。

若就針炙醫理,唯紮針不吃藥,疏通內氣之循環以達到療效,此原理與靜坐方式相通。所以靜坐可以冶病,可使身體健康,開發智慧,而人類平時很無明,時時都緊張,此無異時時都在殘害身心,是一種慢性的自殺行為。腦筋一緊張,血管漸被堵塞,血液循環漸漸不通暢,於是體內毒素無法排出,而屯積在體內,猶如慢性中毒。所以現代人較短命,不如古人健康長壽。
 

由靜坐之試驗,從動態中靜下來一閉眼時,就會發覺後腦意識仍繼續在翻騰,甚至睡覺時,也是如此,白天的思緒還一直延續下去。人類從早一張開眼,就一直接受外在的刺激,這些刺激是從一切的感官而來,如眼睛接受新的影像,耳聞外面的聲音,所以人很可憐,時常過著緊張的生活,這樣如何能將身心放下,身心不能調和,又怎能面睹本源心地,契入佛性呢?色、受、想、行、識五蘊不能調和,怎能契入自性?所以日常生活中需不斷的放鬆,才能舒張肌肉,舒張血管,令毛細孔張開,我們體內的毒素始能從毛細孔排泄出去,如此一來情緒自然平穩,於是心上好用功。

以氣場學而言,人體具有陰陽二離子,正負兩極。思想的腦波足以干擾我們本身氣場的導向,是故靜坐時,思想慢慢淨化,身心漸漸統一時,能使陰陽兩離子漸漸兩極化,兩極化以後,我們的氣場就會增強、氣場增強,無形中就如同防護罩一般,外面的氣場無法干擾我們,除非其氣場強過我們。因此生病時,藉靜坐能調整陰陽兩極,令氣場增強,以去除外在的干擾。如果病得太嚴重,本身氣場弱,就需藉助藥物的治療,來補充能量之不足,而達到治病的效果。根據科學證明凡物皆有光,光就是能量,故吃食物及藥物,也是一種能量的補充,在道家云為地丹。

思想是一種念力的導波,導引氣場的方向。如果胃不舒服,可運用念力把注意力集中在胃部,觀想胃發光,胃有病之處呈現病氣〈黑色病氣〉,觀黑氣排出體外。光是一種能量,集中全部的能量來調整胃的氣場,令胃發光,
使之強壯。 

又依能量學言,神佛都是一種能量,思想是一種導向。思想在何處,能量就匯集在何處。我們的思想集中以後,經由腦波的導向,於是我們體內氣場其作用將如雷達一般,此可以發射,也可以遙接收,發射與接收的主宰在那裹?就在我們的腦波→意識層。我們的意念集中在某本尊或佛菩薩,等於在集中我們全部的能量,如雷達,把所有的能量集中,然後從尖端發射出去,宇宙之中的能量被感召接通之後,可源源不斷地把它引導進來,猶如雷達接收了很多訊息。如我們的念力在本尊身上,本尊就會有佛光加持我們。佛菩薩就是宇宙能量。祂本來是空性的,因吾人念力而匯成某一股能量而已。因此我們住入大自然的能量時,即住入般若空性→乃人人之自性。當住入觀世音菩薩的三昧時,我們的念力就在觀音菩薩的三昧及其德性中,我們就會選擇這種能量,作為我們之所需。而不動念時,則一切皆空,無神無佛,無能量無氣場。

佛菩薩是自性性海中某一部分德性之表現,其能量是大自然能量的一部分(性德的住入即產生能量),經由入住三昧的不同,由此可契入不同諸尊的性德,產生不同的能量。密教觀想的好處,就在於經
過吾人思想的選擇而取得的能量;非如啟靈者漫無目的地開放,毫無選擇,這是相當危險的。因此密宗的修行,是有選擇性的,集中我們的能量,來引導或吸收,如雷達之發射與接收是同樣的道理。又如人死後為鬼,仍有能量的存在,能量一直集中在念頭上,若念頭針對在某人身上,某人就會受其干擾。如果某人其本身氣場強就不會受影響如果氣場弱時,就如算命先生所云流年不利,厄運交會。吾人曾否想過為何會流年不利?若流年不利時,氣場為何會減弱?

因人是一小天地,宇宙是一大天地,經由天體的運轉,會干擾整個地球各地區氣場變化,甚至屋子的隔間也會改變氣場。我們所用的東西,也會影響氣場,思想也會改變氣場。所以在星球運轉到某一部位時,如密教所云:「北斗七星的運轉,到達某程度時,會對我們有所影響」,我們的氣場受到影響,自然就會減弱。氣場減弱時,就容易被靈鬼滲入,一旦被滲入,就如山洪爆發,一洩不可收拾,於是許多問題就產生了。如流年不利就要改運,或者消災解厄……等諸多世間執念。
消災的原理。就是藉我們與消災者的精神念力,將宇宙中的能量,加之於消災者身上,令其氣場增強,以恢復其本有的能量,於是外面的干擾就解除了。或用我們的意識與鬼魂溝通,因我們的氣場強,能改變它的思想使他不再那麼執著,而能放下執念,密教這種原理是很科學的,一般的消災解厄也是合乎此原理。佛菩薩是宇宙之中的大能量,每尊佛都有其特殊的誓願力,有其特殊的屬性。基本上言,某部分能量的增強都會影響內臟的運轉與增強。所以佛菩薩是慈悲的,只要祈請佛加持,不論是何尊佛,何種誓願,皆得蒙受加持,原理即在此。若能依其本誓願力作加持,則更為殊勝。

各位。經由師父的講解後,就能了解加持的原理。密宗有藥物加持、咒水加持等,這些都不離能量的輸導,經由修法者的念力,引導宇宙中〔或云佛菩薩〕的能量,進入所要加持的物品。加持只不過是個媒介,最主要是藉念力的引導,以增強其氣場。所以靜坐可增強我們的氣場,可調伏外來的作障者,是故在佛教實無有中魔一事。由此之理念可知,人的思想就是一種電磁波,是磁場的主導力量。如生起邪念時,邪靈就會入侵。如嗜酒者,所勾召來的就是酒鬼,蓋趣味相投故。是以修行者,心靈都很純潔、善良、內心所想的都是佛菩薩;那麼,時時刻刻佛菩薩的靈光就會圍繞在我們身邊,以此故那有所謂中魔一事。

氣場的導向如雷達,有兩極作用:一是發射,一是接收。發射時,如同修法中之召請,我們的思想成為勾召的力量。當內心起妄念時。是何種妄念,外面的此類能量就往此靠近。所以修行者安住於某種念力上,日積月累此一特殊氣場也隨之增強,於是心性也會轉變,因此修行者起心動念要非常注意。相同的,執念若越來越重,外面的能量就越來越大,勝過妳的氣場,於是妄念就會戰勝理智。

白居易問鳥巢禪師云:「什麼是佛教?」鳥巢禪師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名佛教。」可知修行者不可隨意動念,若經你一念勾召,外界干擾自然而來,由於此力量是你勾召來的,自然就無法排除,因這力量與你相等,所以中魔時自己無法解決。所謂魔由心生,自己內心起邪念。才會被勾召而來,而此根源乃來自於妄念,故須把此念頭截斷,猶如斷線的風箏,斷線了,風箏在高空飛,就任它而去吧,何必藕斷絲蓮。故修行者,宜當下體悟此理,及時提起正念,即統合自己的思想,調整自己的氣場,使陰陽兩極漸漸強化,進而遠離邪魔。此乃宇宙正氣之力與諸佛之力相接通故,所以此時自身的力量與宇宙之大能量融合,遂能把外之力化之於無形。因此中魔的根本解決之道,乃在於內心須徹底降伏無明煩惱。

靜坐可調整自己的氣場。即調整陰陽兩離子之兩極化。打坐時,會產生熱流或涼氣之感覺,而冷熱之氣乃陰陽兩極的作用。陰陽兩極不協調時,才會有冷熱之感受。如陽離子偏勝,可能就是熱氣,陰離子偏勝,可能就是涼氣。思想會干擾磁場,經由思想發射的電磁波,會凝聚統合,形成導向。思想若未平息,陰陽離子偏勝於何處,何處就會有涼熱。所以思想諧調整時,自然會產生冷熱的感覺。氣場增強,隱隱約約會感覺身體發麻,如電流一般,此即稱為靈力。

以現象學言,人的修行過程中,須先把自己的氣場調好。氣場調好,能量才能完全發揮出來。換言之,每人所擁有的力量相同,人人佛性皆平等,我、眾生及佛三三平等。只因佛是調整好的大磁場,是出纏的佛。凡夫是在纏的佛,被無明糾纏住了,正負極的磁場互相抵消,因此能量無法開顯。藉宗教的修行,可以把我們的氣場導向佛菩薩的氣場:如此,一則可漸把陰陽兩離子歸向兩極化,再則可引導佛菩薩的能量來幫助我們調整氣場。因思想是能量的導向,如雷達可收可發,當妳把對象調整向佛菩薩的波段時,剛開始你的力量還很薄弱,發射出去根本無法與佛相應。但經由自己慢慢的自我淨化,自我調整以後,氣場漸漸增強,此時就能與佛菩薩相應。所以一個初學佛者,很難與佛感應道交,其原因即在此。既然確知思想是能量的導向,所以唯有讓你的思想乾淨,身口意三業清淨,如此才能與佛菩薩相應。密教思想亦如是,令你身口意三業清淨,你的氣場始能導向佛菩薩,剛開始還無有力量發射出去,當磁力到某種程度時,可與佛菩薩接合時,此時佛菩薩外力下來,可助你解決外在的障道因素,而能與佛菩薩感應道交。試問佛菩薩給了我們什麼?其實佛菩薩並沒有給我們什麼,只是把我們干擾的氣場因素去除,令本有氣場發揮出來而已。所以佛性人人本有,諸佛並未加給我們什麼,唯助我們開顯我們本來的佛性,是故我們須仰賴自己,因為一切的根源在於自心。最初一念開始自我警覺,發起往上追求的心,你的氣場就一步步的在調整;因此,有修行者氣場較強,
而未修者氣場較弱。

執念重者、瞋恨心重者,氣場也會很強,而此乃劣氣場的執念。兩者都是心的執念。此與密宗修行有點不同。密宗的觀想也是在集中能量的觀想,淨化思想,使身心互相調整。思想影響生理,生理影響思想。如果不能使自己放鬆,則會產生緊張,把整個身體繃緊;思想繃緊,此如同一密閉室,外面能量無法進入,又如患有自閉症般,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不能把自己的心扇打開,與外面接觸。無論在心理或生理都把自己緊緊的抓著,拒絕外來的因素。如此,如何能與諸佛菩薩相通,抓緊了自己,又如何能與宇宙相契入?又如何讓你的氣場調整過來?是故抓緊自己,只會凍結在某種心態,氣場調整到某種程度時就固定了。所以唯有徹底的放鬆,自然就沒有外在的干擾。然後才能發揮本有的生命力,生命力增強,自然會互相調合,而影響到心理,心理影響生理,思想能量慢慢就能調整過來。一個人要動念引導思想,以調整氣場,此乃等而下之的方法。調整的最好方法,就是放鬆。讓一切生機恢復到最原始的風貌,令原有面目自然產生,自然運轉。是以修行也是要以放鬆為主。如發光,用腦一直想說我要發光,我要發光,雖勉強發光,但已精疲力盡,無法感覺發光的樂趣了。如果放鬆時,不用想,它自然就發光。因為氣一集中,自然會發光,此種發光,會感覺很舒服。

有人問:「為什麼我在觀月輪時,觀不出來,但在騎機車時,月輪馬上就現出來?」這很正常,修法時為了觀月輪,而觀月輪,已是起意在觀月輪,這已是執著,乃頭上安頭,月輪當然無法觀出來。當放鬆以後,月輪自然由內心湧現出來。因此,騎機車時,根本沒想觀月輪,一念及月輪,自然應念而生。所以,觀想時須先放鬆,令已涵養在內心德性中,月輪應念而生,自然能不現而現。

一個人若想要外面能量加諸於己身,必開展能量,不可把自己絆住;把自己絆住,想調整氣場,此乃是執著的念頭,會造成身體的緊張,促使氣場導向不正常的運作,如是雖能產生作用,但此作用極有限。不要作自閉症者,應把心胸打開,與社會融合在一起。唯有放鬆,身心漸漸不見時,整個宇宙能量才能與我們的能量融合為一。如古代仙人,不食人間煙火,只餐風飲露,吸空氣。喝露水,就能生存,其道理何在?事實上。當你生病時,可藉靜坐來治療。倘若太嚴重時,須藉助藥物的治療。食物的治療本是一種氣場。能量補充的治療法。總括一句話:「若要維持命,就必須補充能量」。此能量在自然中是取之不盡,源源不斷的。一般人的思想散亂,妄念多,如自閉症者般,無法把自己的心胸打開,無法隨時與大然的能量融合在一起,隨時從大自然中攝取自己所需要的能量。宇宙之中有很多能量皆已具足,由宇宙之中可吸取很多能量。猶如古代仙人能將身心俱忘,從宇宙中攝取自己所需的能量,所以能長生不老與天地同壽。

前提「中魔」一事,魔由心生,今舉二則故事可了解此中涵義。

有一位禪師修水觀,身心不見,變成一灘水,充滿整個房舍。徒弟進入禪房一望,唯見一灘水而不見師父,閒極無事,於是拾起絆腳的石子往水上丟。禪師出定後,因一塊石頭在體內覺渾身疼痛不已。因此再次入定,遂告訴徒弟若再見到水時,從中取出石子,師父出定後,果真遍體舒暢。此故事說明意識的執著極為可怕。所以人的意識在最專注時,往往一點點微細的念頭就會產生很大的影響。有時我們自心為障,就如那塊石子,在不經意時深深地種在吾人八識田中揮之不去,對整個身心產生很大的干擾。所以在思想極其統一時,微細的念頭所發射出來的磁場導向非常可怕。由此可知,這位禪師之執著乃來自於內心,禪坐入觀時,忽然插進另一極思想。

有位禪師打坐入定時,忽現一隻血紅的大蜘蛛向他撲過來,嚇得渾身直冒冷汗而出定。遂去稟報其師,再次打坐入定時,又見蜘蛛出現,此時見師持硃砂筆往蜘蛛一點,蜘蛛就消失了。經乃師指示,他掀開肚子一看,果有紅點在肚臍上。原來此蜘蛛乃其內心的無明妄念、糾纏不清的業識轉化而成。所以在修行時,身心進入統一收攝,往往進入自我意識狀態而無法察覺。經過自我的調整,潛在意識會很具體的顯現出來,而產生種種的幻相。不了解的人會執以為真有魔、有鬼、有蜘蛛要來吃你,而不知此乃自心為障的緣故。

聞此前二則故事,可知中魔實際就是自己業識的化身。故古云:「見怪不怪,其怪自敗。」

密宗云:若見此種現象產生,就將它觀成本尊,自會消失。其理安在?由於此魔乃汝業識所現,或你業識所勾召而來的。若你把氣場導向好的能量方面,把思想調整過來,即是把你原來不好的思想轉成好的思想,自然由你內心所反射出不好的外相,因你內心起觀照而泯滅了。

有人問:打坐時,靈魂會出竅,該怎麼辦?

遇此狀況,社會上不明究理的人,內心遂產生惶恐,導致心生諸多幻相。而不知靈魂出竅,乃至打坐時蜘蛛跑出來,都是你內心所示現的。這有自我治療的方法,倘是信佛者,就觀想觀世音菩薩坐在你頭頂上。若是信耶穌基督者,就觀想耶穌基督站在你頭頂上,就不會中魔;若真有脫離感,就觀想一東西把它蓋住頂上,如此兩者力量互相抵消,事情就解決了。

如有人加持一杯水時,我就觀想一塊木板把它蓋住,結果對方的能量無法進入杯內。各位,這也是一種能量的互抵,所以絕無中魔一事。藉靜坐能調整我們的思想,將我們思想發揮到最大的作用,一則可防護病氣,二則可防護邪靈的侵入。

靜坐有種特殊的方法,稱守意觀想法。靜坐時,什麼都不要想,唯身心放鬆。有些人靜坐是屬著相的方法→守意觀想法,如守下丹田、上丹田或守眉間等,守意的觀法是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一點,也就是把全身所有能量集中在一點。如此能令身心產生極大反應,一般人平時思緒混亂,能量分布在全身,所以產生不了什麼作用。

密宗云:輪脈是業氣所在之處,也是能量屯積之處,要開發本有能量,或要改變身心,增強自己能量時,就要利用目前所獲得的能量,把它有效的集中起來,針對某一點,開始進行此一部分能量的釋放。輪脈猶如水管折曲之處,當你意守在此處時,等於集你所有全部的力量往此輸送,把你身體有限的能量導向此處,此處開通以後,就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你的能量就會益加增強,如此輪脈就能逐漸開展。每個輪脈結構不同,守意時就會有一不同的現象產生,因守的部位不同,反射到我們本身時,就產生不同的意義,此與五行有關。密宗觀想法有守密輪、臍輪、心輪、眉間輪、頂輪等。當妳守輪脈時,五大之氣歸入身體,身體會產生不同的變化。如意守地大時,身體會覺得很沈重;風大時,身體要爆破般,兩眼會看不到;火大時,身體會覺得很熱等種種情形產生,此乃五大入脈氣的現象。所以五大入輪脈時,我們身體會產生以上種種的現象。然非契入脈的最後現象,只是過程、暫時的假相而已。即是四大不平衡時,如地大或水大偏勝,會產生什麼現象?此涉及到守意的位置不同,所產生的現象就不同。又如道家的十月懷胎,一年獨居,三年有成,這種無為靜坐法,剛開始也要意守丹田,讓本身的氣充滿下丹田,結成一團氣,再慢慢引導,從任督兩脈走,再走衝脈,此時即是開始練出陽神之初基。藏密有云中脈、左脈、右脈、三脈七輪。禪宗則不講這些,但人體的生理現象仍含有這些修氣方法,只是不強調罷了。

如下是各種治病方法的簡介:

一、外丹功的治病方法:外丹功乃利用人體的末稍神經力感,而引發自律動作。

因血管循環時,它有一種流動的力感。平時人的意識散漫,無法進入較深層的意識狀態,所以無法察覺深層的自我意識,及力感動向。如在平時心臟跳動,一般人是沒有感覺的,若在極為寧靜時,就會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然而不論你有否察覺,從以前到現在就一直在心跳。為何平時無法察覺?因平時思想散漫,心不集中,停留在粗淺的感官覺受裏,無法體受較微細、較深層的心識活動。如血液循環的流動就是一個力向動感,末稍神經衝動也是個力感。當我們生病時,某部的循環不良。猶如打折的水管,水壓產生變化,高低起伏不定。力感的跳動遂有阻塞的現象。所以血液的循環就會產生不同的力感。就如海水。無論如何波濤洶湧,總會取得一個平衡感。又猶如翹翹板。因此人體何處不順,何處就會有不同的力道產生,本身的血管終究會給它一個平衡感。為何平常人體無法發揮自我調整的功能呢?因人平時心多散漫。常處在一種緊張的狀態,且一再接受外來的刺激,給自己的感官加上額外的負擔,很少能發掘自己的深層意識,是以本有的自我調整功能無法發揮出來。

外丹功是利用此原理,一個人靜靜的站著。儘量使自己放鬆什麼都不想。靜到某種程度,雙手放下時,會有地心引力的感覺。血液循環到手指頭的末稍神經有種力感。兩腳也受地心引力的影,也會有充血的現象。所以靜到某種程度,手腳的末稍神經會特別敏感,而能很明顯地感受其力道。

剛開始靜下來,進入到一種自我催眠,身心統合的狀態,此時只要稍微用一點點的力道,身心就會產生很大的震撼力。但在寂靜中,會令你感到很大的震撼力,足以讓全身振動。所以一旦身心進入統一狀態時。對外來的刺激會特別敏感。這也是靜坐時,我們的觀察力會特別敏銳的原因。由於末稍神經特別敏感,會感覺它有力感,衝動時力感會越來越強,影響就會越來越大,到最後身心無法控制,於是雙手雙腳就會抖動起來。此力感佔據了整個身心,如此地抖動會使身體得到一個平衡感,能打通氣不通的部位而治癒病痛。外丹功的發動,是一種很平衡的助動作,很有規律、很協調的動作,不是隨意亂打;甚至能打「神拳」。能治病,進入此種狀態,也是一種自我催眠、自我暗示,身心漸得到統攝的現象而已。此小小的變動,其震撼力很強,故身體能感覺其力感的不同,自然會尋求平衡。所以整套神拳打完,會覺得遍體舒服,等於把血管的循環系統徹底輸通。而達到治病的效果。而此皆來自人類的自律功能;所以,我們被自己的執著所騙而不知,還以為法界中有神佛來教導呢。外丹功的最高段也是要修禪,因為禪坐本身包含這些原理,所以須明白,不要被這些現象絆住了自己。在健康上,外丹功對我們人體很有幫助,然做這些動作,易被自己的意識所騙、所絆,不能出離。而此動作與拈乩童、啟靈並無兩樣。

二、啟靈治病法:啟靈與外丹功所不同者。

外丹功純粹是以放鬆為入手功夫。啟靈則是請某尊神佛來加持治療,將身心專注在某一定點上,是多了一層意識的執著,若論其治病原理兩者完全相同。外丹功則執著在力感上,此力感會隨著身體不同的變化。會產生不同的水平點,即平衡感會隨著動作不同而變化無窮。動時,若啟靈者想虛空無限大,而自己是如此渺小,衝動的感覺就會放鬆些,到最後連想跳都跳不起來。可見不一定要拜佛,最主要是把吾人內心的執著妄念去除。在國內的佛教祖師大德何以會反對啟靈?其因在啟靈實無可迷信的,此乃運用醫學常識,以人類心理學來欺騙大眾。一般人常自己被自己騙了都不知,還樂此不疲呢!身體的反應,純粹是自我意識的作用,雖能帶給人類健康,但也會帶來無窮無盡的煩惱與痛苦。如今科學昌明,不要再迷於乩童的神通,須了知其乃非究竟之道。

靜坐時。應該將身心完完全全放鬆,儘量把意識放下。讓自己進入一種清明的狀態,不要有任何意識的困擾自己,則氣會很順暢地輸送到內臟各器官、血液循環,也會輸通不調之處,進而發揮其本有的功能,在身心相互影嚮下。精神上亦可超脫。須知靜坐的目的,並不只求身體的健康。人類的根本問題。亦不只在於身體上,乃以思想、心性上的問題為最重要。人有色、受、想、行、識的官能作用,如我想怎麼樣、我高興、高興不高興,都是人的感覺,與身體無關。身體只是接收器而已,透過身體的傳達,始知我怎麼了,所以器官是傳達的工具而已。

靜坐含有外丹功的原理,當我們放鬆時,可把血液循環徹底輸通。外丹功有力感的作用,所以並不是最高段的放鬆,練到最後,還是有某層次的肌肉緊張,對健身的效果還不能達百分之百。因為身體緊張時,微細的執念會產生一種防護力。外面的能量不能進入,裏面的能量也無法出去。靜坐時若能身心皆放下,可收百分之百健身與鬆弛之功效。

剛開始學靜坐者與練外丹功者比較,外丹功的身體反應較速。但外丹功練到最後,意識的執著無法打破,所以無法登峰造極。而靜坐的入手功夫,只要是去除意識的執著,最後則能去除身心之束縳。

啟靈治病法。乃自發式的啟靈學。利用外在的力量,來引動內心本有的心識執著,然後產生振動力。除啟靈法外,還有神明附身的乩童,即神明治病法。乩童在神明附身時,會打嗝、抽搐、頭暈的現象,這是一種外在的能量要進入其體內時,兩者能量產生不協調的情形,彼此之間會互相抵觸。把原來乩童的能量抽掉。而附上神明的能量,這兩種能量的交換過程,會產生氣場不協調的變化,所以會有嘔吐、頭暈、抽搐、手足舞蹈的現象,一時之間無法適應就會暈倒,醒來之後,完全不知剛才所發生的事,這種乩童其預知的能力較為準確,因少掉個人之意識滲入。若清楚起乩之過程的乩童,因個人意識還存在,即人神之能量未完全互相轉換,故較不準確。

三、崑崙仙宗的練氣法:一個人面對一棵大樹或大石,或一座山,屹立不動地練氣。認為大自然之萬物皆有靈氣,如一棵大樹長得茂盛,逾百年之根基,若吸其靈氣,可健身益壽。吸時也是要將身心放鬆,始能與外界融合為一。以意識的引導,觀想大樹之靈氣由頂門入,充滿全身,然後將體內穢氣吐出。過去師在陽明山文化大學求學,常見很多人在華崗藝校附近的大樹前吐納,但不久一個個臉上都蒙上一層黑氣,原來這棵樹有女鬼纏身,曾有藝校女生在此樹上吊而死。由此故事暴露出啟靈與吸靈氣在身心開放,毫無選擇的情況下行事是很危險的事。試問吾人是否有天眼通?能知曉此樹毫無精魅鬼魂而可以汲取。若能有所選擇,氣吸得好,不但可引用外在的能量,來加強自己的氣場,亦可以此能量來治病,與氣功師同。啟靈學、外丹功亦如,乃至亦可以念力治病,或加持咒水等,其理皆相同。所以一個能量→氣場,可利用我們的思想作為引導,及選擇。

靜坐則無此以上之危險性,並且可以排除任何意念、妄想的執著,而趣於解脫道。密宗的觀想,也是引用外在諸佛的能量。然而諸佛菩薩是經過我們念力的選擇來的,且經過我們念力所創造凝聚而成的,是宇宙中的大能量,所以較為可靠性。今天所講靜坐與健康,純粹是以能量學而言,並不涉及佛理,在相上可能較為直接,而能容易明瞭清楚。

日常食物、藥品裏本身皆有能量,每一種東西,不論是樹葉、木頭、磚塊、石子皆有靈光。當我吃食物、藥品時可補充我們的磁場能量。就道家修行言,也云天丹、地丹、人丹三種。地丹是藥物,天丹是大自然中之能量。中國人最講究風水地理,風水地理與大自然星球的運轉息息相關。如果風水好,其磁場特別強。所以山川地埋乃大地有情最美麗的呈現。一條河流彎曲得如此美,一座山長得如此壯觀,上帝創造世間是如此地美妙,乃大地之結晶。修行者能藉用磁場之力量,以增強自己的氣場。如一塊廢鐵投入磁鐵裏,久而久之自然也會變成一塊磁鐵。所以修行能利用大自然的磁場,來幫助吾人修行,就能疾速成就。地理風水改變,是否一定要轉移,不一定。佛教云:「這一切取決在於能量,而能量取決在各人的心。能量是以心來作導向,要攝取大量的能量,也須汝心能放鬆」。故有人云:「根本沒有所謂的風水地理」。確實如此,以究竟義言,實無所謂好日與不好日。在一個解脫者言,本身與大自然融合為一體,所作所為於大自然中已具有很大的能量存在,所以外在的力量根本干擾不了。是故日日是好日,時時是好時。

四、先天氣功:練習方法,是令呼吸自然,進入一種無為狀態,不要去控制呼吸。令其自然。自然地氣會綿綿不絕,而用之不盡,比較自然。

五、後天氣功方法:一呼一吸皆很有規律,每一口氣皆氣存丹田,自然在丹田會有股熱流,通到腦後玉枕,乃至任督兩脈串通。快者當下即有反應,慢者不超三日至七日。另佛教數息觀是先天氣功與後天氣功的融合,從一數至十,進出皆有一定,達專一後,氣自然下存丹田,經放鬆,念頭集中,甚至無念時;身心完全放鬆,意識不再執著時,很自然的氣會綿綿不斷的湧現出來。

靜坐時,氣機會發動,就如後天氣功,氣存丹田,久而久之,丹田會有股溫熱。由尾閭上達,到玉枕,至此不易通過,需再修練一段時日,乃能貫通眉間,鼻子,乃至搭雀橋,任督兩脈相通。接通後,自會生津,此為瓊漿玉露下嚥入黃庭,結成聖胎,此乃道家之練功法。人體的反應有奇經八脈之構造。道家任督兩脈相通後。即走衝脈。

靜坐時,若覺得眉間印堂有股涼氣,則會感覺靈台特別清明,人也較理智,精神清爽。然此仍停留在氣的感覺,即受想行識的作用,是很膚淺的,非甚深覺受。任督兩脈接通後,身體氣的變化,有一圓形般的循環,這叫做小周天,天地間的循環叫大周天。如果能把小周天變成大周天,與天地間之氣息息相關的運轉,即是大周天。任督兩脈的打通,有時是意識執著的通,並不是真正氣脈暢通,這點須值得注意的。其實任督兩脈若真正相通是有驗相的,於此不提。禪坐本身含有先天氣功與後天氣功之修練法,即統攝所有練氣之方法,然其是以淨化心靈為主要入手功夫,不強調現象,不強調並不表示不存在。靜坐初步氣機發動,猶如後天氣功,下丹田會有股溫熱。或有時是一半涼的,一半熱的。熱氣與涼氣是陰陽離子的關係,此乃心識未平衡所產生的現象,然而無論如何,氣機在發動時,能量就已開始在集中,氣一旺盛,體內五臟六腑皆會受到影響。靜坐剛開始是數息,然後漸漸隨息,乃至體呼吸,一般常稱之為胎息。還有龜息〈見最後一篇〉。

若能達到體呼吸階段,身見幾乎沒有,大自然之氣與汝體內的氣交融為一,此時氣之感覺能散佈到全身,身體無執著障礙,沒有我見、身見,整個空空的。簡言之,身體如一共鳴箱,呈真空狀態。隨著你意念的變動,猶如石投靜湖,氣為變化餘波盪漾,立即傳遍整個處於真空狀態的身心,此時內臟全部受到影響。因此我們誦咒語時,身心俱忘,咒音彷彿與身體起共鳴。似乎另有一人在誦咒般,與你一唱一合,此時是已漸漸起共鳴的現象,會越來越舒服。咒音就如特殊音波的振盪,振盪的音波對五臟六腑會產生某種程度的按摩,或一股氣的變化、沖洗,遂使內臟逐漸健康。若欲使氣充滿全身,就須放鬆,把身體忘掉。有時身體以前有毛病,氣發動後,舊病會復發,為什麼?如感冒,平時我們以為治好了,其實並沒有,只是把感冒的表相除掉而已,有時還有一些病根殘留在體內。只是因你的氣場強,故不會復發。

若氣場弱時,又會爆發。打坐時,若舊病復發是好現象。因為氣發動時,氣就如清道夫般會把殘留的病根清除,清除掉時,潛在的病就會出來。此時須加緊勤修,氣通之後,病就會好。或另外吃藥就可完全徹底根除,而恢復完全正常現象,若打坐與吃藥同時進行則療效更佳。

打坐時,先有氣脈通暢感,然後冷熱感,或看到光,白光或黃光〈金色光〉。以下僅介紹些目前唯物學之研究成果提供各位參考,諸如:紅色光是負極光〈陰的〉。紫色光是正極光〈陽的〉。黃色光代表哲學,表此人對哲學有高度鑽研。靛光乃對神秘學有所成就,對真理追求與修養上有相當程度。綠光代表此人在生命中追求高貴微妙事理。深藍色光代表智慧型的,對倫理道德具有正義感。淡藍色光,表此人人格不斷進步,個性穩健,具有容忍態度,不會衝動。純棕色的光,代表此人精打細算型,非常聰明,具有知識性的,精神上可能會較忽略。

光如果是一種好的光,顏色會比較亮麗、鮮艷,若是不好的光,則會呈現暗淡色的,發怒時,呈現暗紅色的光,光是由思想產生,人若有妄念
,也會發出一種光包圍在身體四周圍。

若一直陷入某種思緒,這種光就會時常在你周圍出現,若當你心境轉換時,此光氣可能會馬上消失,人的陋習將形成固定於某一種情況發射的導向,令你時常有這方面的念頭,而沒有把它淨化,故久而久之,它就聚
成很強烈的光氣,足以影響一生的行為走向不可不慎之矣。

因此若要修正氣場,須從內心慢慢去調整自己的心態,把身心定位在正確思想上,久而久之正氣團會摧破或改變不好的氣團,如此無形中就會有一股氣守謢著你,而氣之堅固與長存,端賴行者對一些正確行為及思想的堅持,此即為何要守戒律之原因。

身體有病時,也會看到不同顏色的光。譬如,黃光很可能是內臟本身所產生出來的光,如脾胃屬土,發黃光,脾胃旺盛時,所看到的光可能是金黃色的,肺清淨時,呼吸順暢,所現出來的是白光,肺屬金,金配屬白色,人若憤怒時,所看到的光可能是赤光,當進入忘我時,可看到內臟射出本有之光之色澤,身體疼痛會影響你思想的感覺,而你的思想感覺會令光產生變化,肝不好的人,總覺得有人要謀殺他,時常覺得很害怕,肺部的氣不順暢者,常會想到悲傷的事覺得生命很脆弱,人生很黑暗,心火旺者,脾氣較暴,或話一直講個不休,想做出許多狂妄之事,才能紓解其心中之氣,腎屬水,屬陰暗,腎不好的人,喜躲到人家看不到的角落去,所以,生理上之反應影響我們的情緒,傳送到腦波,腦波射出去的力量,就成為一種勾召的力量,在我們外圍也會成為一種光氣團,所以我們四周圍
就會愈變愈黑暗,若你看到是亮麗鮮艷的光色,就知你內部器官很正常,此光才會如此亮麗、鮮艷,看到五彩色光更好,表五臟六腑皆很正常,而且精神狀態已進入到最協調,然而修行人對於光不要太迷信。

若以宗教而言,白色可能是妳的氣;金黃色可能是佛菩薩的光;紅色光可能是一般神明之光;藍色光可能是自性光。蓮華部菩薩發紅色光;寶部發藍光;東方阿
佛發青光,北方不空成就佛發五彩色光,或藍黑色光。中央大日如來是白光。然而縱使是神佛,也是經過你內心所凝聚而成的,以能量學言,此神佛亦是經過我們自己所選擇的大自然的力量所凝聚而成,所以光也是一種很正常的現象,身體較強健時,光氣就較強,有時打坐時可感覺到光,但是若有人把你前面的日光燈熄掉,你會覺得怎麼會忽然暗淡?何以故,此並非看到自性光,也不是身體所發出之光,因吾人在寂靜時,觀察力會比較敏銳,只要一點點的光對你而言,就如同一輪太陽般的光亮,所以電燈一關掉,你會覺得忽然暗下來,可見此非真正的光,
乃表示我們仍停留、接受意識的引導而已。修行的第一步,就是要藉助任何方法來幫助我們入觀;譬如,可以暗室中靜坐,坐到最後,若能看到光如太陽般之強烈,則可說自性光現前,因此修行與作學問一樣,一山比一山高,細微還有更細微,是以不要以得少為足,至於影像的產生,大部分是來自於思想,光本身亦是一種思想,靜坐時所見之光,可說是還未具體化的思想,乃是未成熟思想的化身罷了,如果你的思想更加專注,可能就會產生影像,所以你本身看到光,則表示妳的意識型態進入到某種自我催眠的狀態,此時只要給予念頭,馬上就會令行者看到影像,然而須了解見到光,或看到影像,都是自我意識幻化出來的,並沒有什麼值得可稀奇!

靜坐最主要的目的在提昇吾人靈性,淨化吾人習氣,令心理與生理得
到平衡點,依此而過著合理的美滿生活,而人之內心所以不能安穩,
主要是因身口意三業不清淨,當我們一旦靜下來,會發覺不知要做什
麼?眼不知要看那裏?耳不知要聽什麼?心裏不知要想什麼?念頭不
知要擺那裏?身口意三業不知如何能安穩下來,所以只好用色、聲、
味、觸之感官作用來刺激自己,有人則喝酒、或跳舞,這種人無法讓
自己獨處,很怕面對自己,故不斷地往外找一些刺激,所以世界上才
會有這麼多的娛樂場所、若內心能安頓,則根本不須藉助外在的刺激
來安頓自己,而修行是最好安頓身心的方法,它不需假藉任何東西,
只能讓你面對寂寞,能站立起來,也能令我們如何用自己的內心來欣
賞人生最美的一面,試問:世界上什麼是最美的?生命是最美的,任
何一個生命的過程,都是光輝燦爛的,都是最有生趣的,許多藝術家
、哲學家、音樂家、文學家、文藝創作者
…等,到最後若要有所突破
,唯有轉入宗教修持,將整個身心融入,從大自然中體受生命的美感
,用內心的真實面去體受人生,去欣賞人生。所謂「萬物靜觀皆自得
,四時佳興與人同」。因此世間上萬事萬物,若以平淡的心去欣賞,
皆能怡然自得!

最後介紹靜坐的時間與環境。有人云:「子、午、卯、酉不宜靜坐」
,此為藏密之說怯,認為氣於此時會走入不好的脈裏,道家則無此禁
忌,反而覺得子、午、卯、酉乃天地正氣互相交接之時,最適宜打坐
,至於這兩種說法,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最主要乃視汝入手功
夫,在於心要能專注或收攝, 師父認為想修持就修吧!無需禁忌,因
出離與不出離與此無關,當然,時間的搭配對色身能產生作用,能令
色身達調和的狀態,最重要的還是在於心能否調和,所謂思想可引導
一切,所以下必太注重時間,色身當然重要,然而太注重身體,忽略
心理,反而會被身見絆的死死的,不易出離。利用天地間之星斗運轉
,配合吾人「本命星」來修亦可。即利用大自然的磁場來影響吾人的
小磁場,可令我們疾速成就,還有飯後一小時方宜打坐;劇烈運動後
也不宜打坐;靜坐後也不可隨即用濕毛巾擦身;亦不宜洗冷水澡;禪
修之房間空氣要流通,但風不可正面吹向身,光線要適當,不宜太亮
,太亮眼睛易受刺激,不易入定,光線太暗,容易昏沈,靜坐時,心
氣若覺得往上浮,就會覺得口乾舌燥,要暫時把意識守在下丹田,若
覺得昏沈,意識要守在頭頂上一、二公尺處,若還覺得昏沈,可以動
一動身體,因靜坐昏沈時,氣是處在寂靜狀態中,若動一動,氣就活
潑起來,精會好些。

靜坐之處,最好是有山、有水、有平台。平台看出去非常開闊,能使
我們的心很自然的平穩下來,環境若太空曠,心不易集中;太狹窄,
心就會繃緊,衣帶要寬鬆,身體不要緊張,膝蓋要保護住,免受風寒。







剛開始靜坐可能妄念很多,無法靜下來,若先放鬆,以你的心靜靜觀
照你的心〈此即為安住的方怯〉,許多事情超出你想像之外,你自然
就不會想,就自安住→無念而住。放鬆本身也是念頭,初機入門者,
剛開始功夫可能會用不上力,妄念很多,但勤用功念頭慢慢就會減少
,方法也會逐漸用得上力,到最後用得上力時,妳會發覺念頭很清楚
,而且內心在方法上也能安住,甚至同時存在二種思想中,而不相妨
礙,若繼續在方法上用功,把心在你的安住點上,繼續用功,放鬆,
直到念頭沒有了,只剩下這個安住點,最後連安住點也沒有了。





靜坐只是如是放鬆,如是安住而已。放鬆本身也是執著,因為本來就
鬆,為何還要放鬆!〈接下去之安心方法,宜就禪師指導〉
數息觀是
藉十個數目字,來統攝妄念,直到最後十個數目字很清楚,甚至妄念
沒有了,到最後「念而無念」,就如此安住。那個無念也是一,無也
是一,也是念頭,此時外而且粗的念頭都沒有,只剩下內心微細念頭
,要做到這一點,禪師才給你話頭參。否則身心無法安住在一個定點
上,是沒有資格參話頭的!無念到最後,身心統攝合一,連這個無念
的念頭也沒有,才能契入般若空性,不住而住,無所住而生其心。



在呼吸方面,剛開始靜坐時是很粗淺的呼吸,可能感受不到呼吸,最
後漸漸會感覺到一呼一吸,呼吸好像能給身心很安穩的感覺,似乎是
定在呼吸中,不可名狀的定點上,到最後不再有任何感覺,只剩下單
純的呼吸而已,剛開始的呼吸是鼻尖到下丹田的一股命息存在,然後
可感覺此命息出入多遠,進來進到那裏,出去出到那裏,到最後不再
執著這方面,只感覺到全身每一毛細孔都在呼吸,到最後外相的呼吸
沒有了,剩下體內一呼一吸的感覺而已,好像外面的氣有進來,而內
心的感覺似乎沒有進出,唯有汝所繫心之處,有一種微微呼吸的感覺
,最後外呼吸完全沒有,只剩下內呼吸,氣不再來...........。






以上僅就目前流傳之種種禪、氣、靈…等之修法,略為解析,以一個
客觀的立場,從生理上、心理上,或能量理論上,或醫學理論上,做
一個粗淺的探討,目的是在導正一些人因不明瞭其內涵,而盲目地被
一些不肖之徒加以利用欺騙,以達其裝神弄鬼之目的,若有心於此的
人,不妨參訪有修證的禪師,接受其指導,方免被一些有心人士欺騙
,失身、破財乃其次,唯恐一輩子在身心上永無出離之日,人類之身
、心上的痛苦皆因執念而起,唯有佛法乃是一條安穩解脫之道。


首頁│ 下一篇→未來學家:人工智慧2029年到達奇點 電腦將勝過人腦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