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01

陳水扁與布希比賽誰是懦夫

陳水扁與布希比賽誰是懦夫    【聯合報╱社論】

陳水扁與布希正在進行一場「懦夫賽局」。 

博弈理論(Game Theory)中的懦夫賽局(Chicken Game)是這樣的場景:兩部汽車對準懸崖飛速開去,兩車駕駛先跳車者算輸,就是懦夫;後跳車者是贏家,但若過遲跳車即墜崖殞命。


布希政府將「入聯公投」定位為「走向宣布台獨及改變現狀的一步」,就是要迫陳水扁跳車;但陳水扁卻甚至已將總統府裝置成「入聯公投」的精神堡壘,大張旗鼓,顯然並無跳車的打算。 

陳布二人的勝負如何,可從表裡虛實兩方面估算。若從表面及虛象來看,陳水扁有可能成為贏家。因為,陳水扁畢竟已經挾持了台灣內部的政局;倘若他偏不下車,美國當局一時恐怕亦是莫可奈何。何況,「入聯公投」不啻已是陳水扁的最後孤注,他若下車,即全盤皆輸;因此,既有「縱使墜崖,亦不能下車」的心念,就會蠻幹到底。相對而言,在布希眼裡,「陳水扁因素」畢竟只是他全球布局的局部性及暫時性事項;因此並無「失此一著,全盤皆輸」的心理負擔,時間既站在美國的那一邊,布希就未必非要贏在一時。 

但是,若就內蘊及實質而言,陳布的賽局,其實是在比賽誰才是「台海國際架構」的操盤者;美國當局反對「改變現狀」,陳水扁則「拒絕接受紅線」。這已超越台灣內部政治的範疇,實已牽動國際布局。陳水扁如今不但欲推翻美國的台海政策,且不啻要美國接受讓陳水扁贏得主導台海論述的首腦地位;就此而言,台美條件懸殊,畢竟台灣有求於美國者多,看起來布希的贏面似乎要大一些。 

陳水扁儼然已陷進退兩難之境。他已將「入聯公投」搞得如此轟動視聽,不啻逼使自己已無下車的餘地;但是,陳水扁亦絕無讓美國收回或改變其「台海政策」的可能性。陳水扁明知如此,卻仍然加足馬力向前衝去;他可以不下車,但車子卻可能墜崖。美國當局或許只消等在崖底與陳水扁論輸贏即可。 

陳水扁給了自己兩個不跳車的理由。一、「入聯公投」是民進黨的決議,他若否決,「我還是人嗎」?但實情卻是,陳水扁藉「入聯公投」挾持了深綠,挾持了民進黨。陳水扁能一手主導《正常國家決議文》的進退,當然亦能操縱「入聯公投」的進退。二、陳水扁說,「入聯公投」不是台獨,未改變現狀;但在陳水扁宣示「四要一沒有」及《正常國家決議文》明文標舉「正名制憲」的背景下,更在全面「去中華民國化」的政治氛圍中,陳水扁的飾詞恐怕已失說服力。陳水扁愈是提出這些似是而非的說法,愈是逼得自己更無跳車的餘地;而「入聯公投」也就愈來愈變成攸關陳水扁個人顏面及個人利害愛憎之事,亦愈來愈無理性思考的空間。難道台灣要與陳水扁一起墜崖嗎? 

美國是台灣最主要的「國際維生支柱」。美國認為「入聯公投」已傷害了「不改變現狀的台海政策」,根本違反了「台灣利益」;台灣在此時誠然應當思考,是否要推翻美國的「台海政策」,是否要否定美國作為台灣「國際維生支柱」的角色。何況,「入聯公投」之目的根本不在「入聯」,而只是要藉「公投」煽動民憤而已;那麼,台灣難道要用這場買空賣空的「公投」民粹操作,來推翻美國在台灣海峽所扮演的「維持現狀」的角色?聯合國進不去,美國鬧翻了,這難道就是陳水扁要送給台灣的最後禮物? 

操控台海局勢的首腦是誰?是美國當局?或是陳水扁?維持台海安全的國際主軸政策是什麼?是美國的「維持現狀」?或是陳水扁的「入聯公投,拒受紅線」?在陳水扁與布希的「懦夫賽局」中,陳水扁若不跳車,但亦不要將台灣拖到墜崖收場! 

陳水扁在賭美國當局將自認是「懦夫」。這個念頭,確實非同一般。


婚姻故事》趕鴨子上架的婚事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魔王的子孫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