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2/05

簽名本二三事

不久前在某舊書店中發現一批已故文人之家屬所散出的書籍。這位老文人在九年代初期逝世,藏書過了十多年才被散出,說來也夠幸運的了。有太多後代不懂前人藏書之意義與價值而論斤秤兩回收的故事,除了扼腕也無力做些什麼,因此若有緣尋得文人舊藏,收穫總要比平常來得大些。此批書籍幾乎本本皆有作者題簽,年代則屬七至八之間。從中挑選了較感興趣的五、六本,返家後將書本去標籤、擦拭、建檔,然後約略瀏覽一下內容,便將書本歸入書房了。

從作者題簽的書本可以想見當時文人相互往來的過程,扉頁題字所透露的蛛絲馬跡,亦可提供多方遐想。算來手邊光是這樣的題贈本已有相當的數量,長時間的淘尋累積也讓簽名本變成書房中稍稍特殊的一部份。然而在最初逐漸瘋魔藏書的時候,我對於簽名本並沒有那樣在意的。

關於簽名書,最直接的問題是:上頭的字真是作者親筆寫下的嗎?一般而言,除非是自己當面向作者索取簽名,不然在未知的情況下,任何一本簽名書都有偽造的風險。而簽名只是拉近與作者的距離,對於書本內容並沒有任何影響,所以書本有無作者手澤並不會影響我蒐書的樂趣。可是所蒐的書本愈多,遇上簽名本的機率也愈高,漸漸的,我開始對題簽的名字或短句產生興趣,有些贈語竟也解開沒有直接證據的文壇軼事,於是簽名本終於成為狩獵的目標之一。可喜的是,偽造作者簽名的風氣在台灣尚未成形,一來相對利潤不見得比較高,二來所模仿的簽名多半都有真跡可供比對,因此目前為止似乎沒有因為書本簽名真偽而引發出不可收拾的糾紛。其實要判斷是否作者親手的筆跡有些技巧,墨水顏色、字跡對照、題簽日期與對象、同時出現的書本數量多寡……等等,均是參考的重點,雖然沒有絕對百分之百的答案,但八九不離十,剩下的一分懷疑,讓自己的想像填補便是。

至若簽名書的來源,除了文人往來的書本交流,也有可能是讀者請作者題簽,或作者為書本促銷所簽,或贈送師長、平輩、各個單位而簽,或非自己著作的藏書之簽。不管是哪一類型,在收藏的意義上,書本經過作者簽名的加持,都比未簽名的書要顯得更為耀眼。有些慎重其事的作者,在簽名題字之餘還會用印,看字跡看印痕,趣味又要翻上兩翻。

後來對於可以順便取得簽名的活動益發認真起來,過去參加演講或是座談時,不會刻意帶上相關的書本,但是若將早期的絕版書本拿到作者面前索取簽名,作者的驚喜往往成為藏書喜悅的源由之一。而這樣的追星行為還有一個最大最難以抗拒的吸引力,那就是保證百分之百、童叟無欺的作者親筆題簽,毋須再費功夫去考究真假,自然也不會有偽造的風險了。



紅葉搖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幾則蒐書日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