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18

我的陳文茜:如是而已

我的陳文茜:如是而已

文/陳文茜


西元前399年的春天,三名雅典「公民」對蘇格拉底提出控告。罪名一,褻瀆雅典城的神祇;罪名二,引進特異宗教;罪名三,腐化雅典年輕人。「公民」要求法庭判處蘇格拉底死刑。

蘇格拉底的回應出奇鎮定,他拒絕「諂媚」,堅持自己的「哲學理念」不願迎合當時多數公民的想法;更不畏懼死刑威脅。

根據記載,蘇格拉底以毫不退讓的口吻向陪審團說:「只要我一息尚存,還有餘力,我絕對不會停止我的實踐哲學……因此諸位,無論你們是否將我入罪,你們都知道我不會改變信念,即使我被判必須死上千百回。」 雅典陪審團最後判決蘇格拉底死刑。

蘇格拉底死亡之前,妻子探視了他,獄吏送她離開牢房。七位朋友悲傷陪伴他身旁,蘇格拉底沒有再做任何控訴,喝下了毒汁;一方面他服從了雅典的律法,一方面他忠於自己。

蘇格拉底是「飯桶」嗎?不,哲人之死,引發數千年來法律、哲學、政治運動、真理與公眾、公民與知識份子……不同命題的拉鋸辯論戰。蘇格拉底之死,也說明這個世界,i-Voting可能是進步;也可能剛好相反。

以《查理周報》事件為例,它算是一個為信仰復仇的刑事案件?還是「恐怖攻擊」?屠殺者的確接受葉門基地組織的訓練、甚至大型武器的提供;但除了他們的好友在猶太超市屠殺四位人質之外,兩位巴黎長大的窮困穆斯林青年抱持的就是「為先知報仇」;他們的對象是《查理周報》漫畫家們。

如果恐怖攻擊的定義是「無差別待遇」「殺害任何人而無關特定之公民」,才叫恐怖攻擊;那麼911是恐怖攻擊,英國地鐵事件是恐怖攻擊,甚至巴黎猶太超市是恐怖攻擊……《查理周報》事件是不是呢? 全世界若i-Voting,答案大概一定「是」。 眾人之聲未必真理 但是如果《查理周報》是恐怖攻擊,2014年以色列政府對加薩走廊的攻擊算什麼攻擊?為「上帝」而戰?國與國之軍事侵略?以色列政府在砲火攻擊中,因懷疑加薩地下密道,無差別砲轟聯合國小學、一般民居、紅十字醫院、臨時救護站……死亡平民2016人,10196人受傷,歷時50天;至今加薩一切仍如戰區。

誰又來為巴勒斯坦民眾,手挽手,大遊行? 半島電視台在巴黎《查理周報》事件後製作一系列「加薩之戰」的系列報導;從半島電視台的邏輯,那是一場2014年的「恐怖大攻擊」。

半島電視台的角度不是快迅地裁決是非,而是追問為什麼回教世界愈來愈激進。

巴黎大遊行當夜,我守著電視直播,觀看五小時。法國內政部統計全法共370萬人創紀錄參與大遊行,人們站在廣場象徵「自由」的雕像上揮旗,年輕藝術家以數百支畫筆製成步槍上街,巴黎歷經三天「恐怖」事件後,街頭相擁而泣

。我動容,我垂淚,我感慨。

然後我轉到半島電視台敘述地球另一端的故事,翻開《紐約時報》選擇不刊登《查理周報》的聲明,再觀看一名46歲馬來西亞伊斯蘭教徒前往敘利亞參加聖戰的紀錄短片,又「領教」了IS以「小孩」開槍射殺俄國特工的畫面。 如果這個世界組成「i-Voting」陪審團,我恐無法輕易選擇一個立場,寧願選擇蘇格拉底式的思辯。

真理,未必在「i-Voting」中產生。
眾人之聲,往往只代表那個年代,某個地區,某一群人,對某一件事,多數人的見解。

如是而已。

電視節目主持人
2015年01月17日
蘋果日報專欄



我的陳文茜:巴黎沒有香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陳文茜:我不想念我自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