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18

我的陳文茜:巴黎沒有香頌

我的陳文茜:巴黎沒有香頌

文/陳文茜


巴黎鐵塔於新出刊的《紐約客》雜誌封面化身成了一支筆。這個世界上著名的浪漫花都,沒有了香頌。如今成為捍衛「言論自由」的象徵之城。

1月7日清早,《查理周刊》同仁一如往常開選題會議,不知危險已近。倖存者回憶,兇手們進門大喊:「夏伯在哪兒?夏伯在哪兒?」用的是社長夏伯尼耶廣為人知的暱稱。夏伯優雅地站起來,戴著眼鏡,沒有求饒。兇手立即開了數槍。夏伯倒了。
隨後蒙面兇手們把槍口轉向呆坐在一旁的漫畫家們,一個一個打死。歹徒血洗周刊後對剩下的女性員工說:「我們不殺婦女,但妳們應皈依真主。」
《查理周刊》恐攻事件當晚,巴黎共和廣場及網路即掀起「我是查理」、「不畏懼」的運動,蔓延全球。這起法國40年來最嚴重的恐攻事件,正逐漸改變法國。一方面「捍衛言論自由」、「捍衛一支筆的自由」成為共識;另一方面,反阿拉伯的力量也在歐洲凝結。尤其經濟敗壞的法國。





根據英國《每日電訊報》,襲擊《查理周刊》的3名極端份子,其中兩人為兄弟,出生於巴黎第10區,兄弟兩人去年夏天從敘利亞回到法國。另一名襲擊者也是出生法國本土尼斯。他們都是法國人,在法國受教育長大。但他們並不埋單「自由、博愛」,只相信「褻我真主者,必死」。
倫敦大學巴黎研究所所長赫希教授於《紐時》撰寫深入觀察回教世界與西方隔閡的文章。他回憶2011年9月,《查理周刊》不顧法國政府建議,堅持發表對穆罕默德的猥褻漫畫後,那一周他正在突尼斯。當他一人在突尼西亞大街上時連待半小時都感到很緊張,那個情境下他沒辦法以「言論自由」思考一切,忍不住心中咒罵了《查理周刊》多年來恣意妄為且毫無必要的挑釁。





反移民極右派崛起

「這只是另一個階段。」赫希教授聽到身旁的男子說。「什?另一個階段?」他問。「對抗阿拉伯人的戰爭。」對方回答道。
死者中兩名被害的著名漫畫家年齡反映了這一點。他們分別76歲和80歲。他們都是1968年5月學生運動的那一代人;反抗戴高樂父權式的強硬統治,崇尚無限制的自由,甚至無節制的性和毒品。最重要的,他們嘲諷所有形式的道德和宗教。
《查理周刊》不懈地追求「挑釁」。赫希教授悲痛但也感慨地說,這是法國文化中的一個老傳統。1968年的「五月風暴」是年輕人針對老人的反抗,也是年輕人對天主教及所有體制的反抗。
在當代,昔日法國五月風暴時還年輕的反叛者,早已成為了「文化上的權威」。法國大城市周邊都有巨大而狀況惡劣的郊區,聚集了人數眾多法國殖民時代的移民,主要來自中東和非洲。在巴黎市中心被認為是嘲諷宗教或政治權威的舉動,在郊區卻被認為是文化掌權者的傲慢;哦,那些人可以信口開河地嘲諷他人,因為他們是殖民征服者的後代,可以盡情嘲諷「穆斯林」的先知。
赫希教授一文提醒我們的是「我是查理」之外的觀察。事實上不快樂的法國,移民地位愈來愈低落的法國,經濟愈來愈糟糕的法國,找不到結構性改革能量的法國;經此事件後,未必更信仰「自由」;憤怒的法國可能更向「右」轉,反移民的極右「純法國」勢力更加崛起。
極端恐怖份子瘋狂的屠殺後,巴黎,沒有了香頌。


電視節目主持人
2015年01月10日 

 
 
蘋果日報專欄





 



我的陳文茜:給2014的一封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陳文茜:如是而已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