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18

我的陳文茜:給2014的一封信

我的陳文茜:給2014的一封信

(陳文茜) 電視節目主持人

毛姆小說《月亮與六便士》寫了這麼一個人。中年男子查理斯.斯特里克蘭德原本是證券市場經紀人,40歲左右,突然沒理由的,拋家棄子學畫畫,忍受一切貧窮困厄毫不在意。

他住大溪地,畫到死亡降臨那一天。臨死前罹患痲瘋病,身體殘疾:但仍坐屋子內,畫著豔麗的、生命力蓬勃的壁畫。他走了,看似一無所有,卻留下傳世的藝術作品。
活著,且堅持自己所信之念,是件奢侈的事情。在移動時代,堅持寫自己想寫的文章,堅持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堅持不隨波逐流,每一種堅持都似乎千斤重。堅持自己,不只要足夠心理上的存摺,還要勇氣面對可能的失敗。既說了「堅持」兩個字,那麼從一開始,它就帶了孤獨的預感。
2014,是一個人們非常需要信仰「堅持」的一年。
2014這一年,民主憲政的價值迅速崩落中,政變的數量比往常多了二至三倍;有的走向渴望的歐洲(烏克蘭),有的擁抱獨裁(泰國)。
2014這一年,最常被提到的字眼是「不平等」。它使法國學者皮凱提(《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成為文化明星;但也在2014,法國總統歐蘭德收回選舉時最受歡迎的政策「富人稅」,宣布它不可行。2014這一年,全球身家上億美元的富翁多了19%;而全球工業機器人銷量多了15%,預計2015年將更成為趨勢。這預言著未來社會的不平等將加劇,年輕人及基層勞工將面臨更大幅度被取代、薪水更低的不可逆轉悲哀趨勢。




記取一整年好與壞

2014這一年,全球開了兩場氣候變遷大會,最終皆沒有結論。而2014年,也成為氣候科學家有觀測紀錄以來,最溫暖的一年。相比20世紀時,全球氣溫上升了0.68度。
2014這一年,阿拉伯國家為主的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決定向美國老大的新玩意「頁岩油」宣戰。於是,突然在2014結束前,OPEC自己壓垮了自2007年起的高油價時代。沙漠石油國戰役不但沒有成功,他們挑戰的美國反而受益。國際油價意外一路下跌了至少40%後,也正式宣告自2014年起,「OPEC」主導歷史40年的時代正式結束。
2014這一年,一方面民族主義成為衰退經濟體政治領袖的最愛(俄羅斯、日本);一方面全球化自由貿易矛盾地以加速度大步前行。
即使有遺憾,一切已經過去。
「還將舊時意,憐取眼前人」,我謝謝這一整年曾經教導我的好與壞,記取它,不會再一次讓現在擁有的變成日後的遺憾。
2014,當我要和你道別時,我沒有很刻意的去想念你,也沒有很努力的去回顧你。因為我知道,這一年我若遇到了愉悅的事就該感恩,路過了不舒服的事也該釋懷:畢竟過去,就是過去了。長到這個年齡,我已經習得瞬間的歡呼也好,狂飆也罷,愈高亢的聲音它真實的意義愈需要時間沉澱。一年,對歷史而言畢竟只是很短的距離。關於你,2014,我只會在很多很多的小瞬間,想起你,想起我們相伴的這一年。今起道別後,未來你在我腦海裡留下的,可能只是一段不可逆轉的歷史、一部電影、一首歌、一句歌詞、一條馬路和無數個閉上眼睛的瞬間。
畢竟人生最精采時光,一是童年,不知憂愁;一是中年後,懂得放下憂愁。而我早已過中年忘憂之齡。


2015年01月03日 

蘋果日報專欄
 
 



我的陳文茜:可惜 我無法出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陳文茜:巴黎沒有香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