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10/06

嚴震生/柯文哲與奎爾

嚴震生/柯文哲與奎爾

【聯合報╱嚴震生】

柯文哲是台北市長參選人,參選前,算是政治素人。美國前任副總統奎爾(Dan Quayle),在被老布希挑為競選搭檔時,他是印地安納州聯邦參議員。

雖然一九八八年成為共和黨副總統候選人之前,他已擔任四年的眾議員及近八年的參議員,但因年僅四十一歲,又缺乏政治磨練,因此許多政治觀察家認為他難堪大任。或許由於他看起來太嫩,老布希競選團隊還刻意將他藏在南部小鎮,對共和黨的死忠選民演講,以避免在大場合失言,丟了選票。

奎爾確實有許多說話沒有邏輯之處,網路上仍可以找到他的失言集,舉例而言,他曾說「猶太人的大屠殺是我國歷史上一個很骯髒(obscene)的時代…不,不是我們的國家,是二次大戰,我的意思是我們都活在這個世紀。我不是活在這個世紀,而是這個世紀的歷史中」,整段談話不僅錯置歷史事件,更是毫無邏輯,自相矛盾。

奎爾最被人「津津樂道」之處,則是在副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時,被問到他的政治資歷過於單薄,萬一總統不能視事,他必須接手,是否能夠勝任。奎爾舉甘迺迪為例,認為自己從政時間與後者當選總統前的資歷相當(同樣是八年的參議員,但眾議員則少了兩年),沒想到民主黨老謀深算的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德州聯邦參議員班森回了一句:「參議員你哪是甘迺迪,我認識甘迺迪,甘迺迪是我的朋友,參議員你不是甘迺迪」,弄得奎爾面紅耳赤反駁,認為班森沒有必要這麼說。

雖然「參議員你不是甘迺迪」成為緊隨奎爾政治生涯的魔咒,但個人認為他對自己未被徵召入伍打越戰的說明更是經典。在一場記者會中,奎爾被問到為何他在大學畢業後選擇加入國民兵,而不是到越南服役,他回答說:「我承認一九六九年時,我並不知道今天會在這裡」。換句話說,如果他廿二歲時知道近廿年後他有可能成為副總統候選人,說不定就會選擇到越南服役。

對照柯文哲最近被抨擊的MG149捐款帳戶風波,儘管他覺得很冤枉,但確實有被人詬病之處,特別是自訂辦法中快人快語地使用「洗錢」及「軍機處」等不合適字眼,只是在訂辦法時,柯文哲怎麼會知道他今天會參選台北市長。

政治人物必須面臨檢驗,是當今民主政治無可避免的程序,許多人在青年時期或尚未步入政壇之前,或許都曾年少輕狂,做過日後感到後悔的事,柯林頓曾吸過大麻、布希有酗酒問題,選擇面對而非逃避或否認,反容易為選民所接受或諒解。或許柯文哲認為有關MG149的指控是政治操作,對他個人的聲譽是極大的詆毀,而感到不平,但這就是政治,若想要進廚房,就不能怕熱。

個人認為,目前能影響柯醫師選情的不僅是MG149而已,他更需要擔心的是在競選期間的談話,如在嘉義市為涂醒哲輔選時,揶揄陳以真年輕、漂亮,適合當櫃檯小姐或觀光局代言人,或是到陽明大學演講,說自己因為不想「在女人大腿中討生活」,因此排除婦產科,選擇外科為專業。儘管他事後對發言不當表示會再檢討,但這畢竟是他成為參選人後的發言,而不是參政前的談話或行為,選民會有不同的檢驗標準。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2014/10/03 聯合報】@
 
 



教壞囝仔大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陳文茜:可惜 我無法出櫃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