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23

男女有別 超難忘成年禮

男女有別 超難忘成年禮

飛鼠╱新竹

母親是在緬甸長大的華僑,在我6歲時,曾帶我回緬甸旅居半年,在這個佛的國度,我因緣際會體驗了永生難忘的「修行一日遊」。
舅舅的雙胞胎兒子,也就是我的表哥年滿16歲,依緬甸當地中產階級習俗,父母親會捐一筆錢給某寺廟,把孩子送進寺廟3個月,透過正式的成年禮儀式,讓寺裡師父為孩子加持。


體力考驗 要挑水8趟

成年禮的地點在寺廟側廳舉行,先要剃髮視為六根清靜,再換上土黃粗布衣(像袈裟但簡陋許多),一位年長的師父手持竹製、類似雞毛撢子的東西往表哥身上抽打,發出駭人聲響,但並沒有留下明顯傷痕,應該只是做樣子。接著師父大聲命令表哥去挑水,他們立刻衝到陽台拿了木製水桶,火速跑到外頭挑水,那水桶很大,身材精實的兩人挑起來十分費力,這象徵要克勤克儉、吃苦耐勞,光是挑水居然要來回8趟,小小年紀的我在一旁看傻了。媽媽問我有沒有興趣?我傻傻地問:「我也要剃光頭嗎?」媽媽說不用,女孩子有另一套方法,況且我是未滿16歲的幼童,儀式不一樣。
出於好奇我便答應媽媽,於是有位年約70歲的女性長輩,為我換上一件布滿亮片和刺繡的粉紅色傳統禮服,我受寵若驚,好像印度古裝又像歌仔戲服。媽媽為我淨身,必須用泡過各式花草的水洗淨全身,才能穿上傳統禮服,還有長輩替我戴上一個菸斗狀、體積巨大(比清宮劇的旗頭還大)的皇冠帽子,同樣布滿亮片和水鑽,這帽子讓我重心不穩差點跌倒,我忍不住說了聲「好重啊!」馬上被媽媽斥責:「妳若嫌它重,這個帽子會愈來愈重,可以壓死人!在菩薩面前嫌棄祂賜予的東西會遭天譴的。」
我忍不住偷偷觀察隔壁廳表哥們動態,只見師父在經文聲中一一朗誦名字,原來除了兩位表哥,還有10來位年輕人「同梯」。人手捧一個大缽,由師父帶領出門化緣,三步一跪九步一拜。緬甸人並沒有出家人只能吃素的傳統,化緣到什麼東西,照吃就對了。此時我肚子已經咕嚕咕嚕的叫了,我問媽媽:「我想吃午餐,也可以去化緣嗎?」媽媽說不必,先帶我到寺廟飯廳吃飯。


萬能檳榔 助消化除臭

也許是物資缺乏,緬甸人飲食節儉,口味又油又辣又鹹,滿桌子魚蝦醬、煮豆、酸菜葉湯、生辣椒、肉醬之類的東西,好在我不挑嘴也不怕辣,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吃完以後,外婆催我趕緊去化妝,拿了兩顆檳榔塞進我嘴裡:「這樣嘴巴才不會臭臭。」原來在緬甸吃檳榔是不分男女老幼,客人來訪也常用檳榔招待,大概就像台灣人的花生一樣吧!緬甸人相信檳榔有驅蟲、利尿功效,還能助消化。
終於著裝完畢,外婆帶我繞寺廟一周,我們是女生必須走在走廊左邊,因為緬甸人「右為貴左為賤」、「男右女左」,和台灣剛好相反。每走三步就要我跪拜、念佛號。這時媽媽給我一個鍍銀的大盆子,裡面裝滿爆米花和白花花鈔票(都是緬幣、面額低),要我跟著師父坐車上街,隨喜將盆子裡的爆米花和鈔票向外撒。於是我就坐在小貨車上(而且是露天的),隨著佛經的誦念,像天女散花一樣撒爆米花,時不時飄落的鈔票,引起路人欣喜驚呼。
長大後回想起,覺得這樣的行為很神奇,在車上放音樂、打扮花枝招展,好像台灣人熟悉的電子花車,可是對緬甸人來說,卻是向大家宣布「家中有一位可愛的女孩逐漸長大」這件令人驕傲的喜事。
撒完鈔票後回寺廟,因為緬甸人視頭頂為高貴之處,所以不能用手觸摸他人頭部,我必須獨自把所有行頭卸下,換上最樸素的粗布衣到菩薩面前誦經,感謝庇佑,接著頭朝東、腳朝西(東方是釋迦牟尼成佛的方向,象徵吉祥),睡在碎玉石拼縫成的床墊上,隔天一早我也要去挑水、誦經,才算完成了修行。比起表哥他們一待就是3個月,我的修行雖然只有短短兩天,卻是我童年最難忘的回憶。


飛鼠╱新竹

2014年02月09日 蘋果日報



美乳洋妞 「打真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雙不倫痛苦 兩邊不放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