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23

美乳洋妞 「打真軍」

美乳洋妞 「打真軍」

蛇夫座╱新北市

我曾在模特兒公司上班,對模特兒光鮮亮麗下的現實生活,常感到同情。以一個案件1萬8的收入而言,模特兒應該是賺翻了,因為只要工作一天就好。然而經紀公司多如雲,機會不多。也因收入不穩定,公司會發給她們一周三千塊的零用錢,有人用一半存一半,有些更狠,用一千存兩千,只為了能存到錢回家鄉。
有天,看到一個模特兒喜孜孜的模樣,問她何事開心?她說上次去日本工作,發現有御飯糰這種既便宜又吃得飽的好東西,這次來台灣發現便利商店也有賣,因此覺得開心。很難想像在富裕時代,還有人為三餐有著落而開心,想到這點我就鼻酸。
綽號妙麗的模特兒,以模特兒來講是絕無僅有,一般洋人都是筆挺扁身,很少像東方女孩一樣曼妙圓身,金髮碧眼的妙麗卻是圓身,加上她渾圓飽滿的乳房,要她來台灣,幾乎橫掃內衣平面廣告。也就是這樣的條件,她被某家廠商相中,大家說好她穿性感衣服拍廣告就好,我卻隱隱感到不安,因為那廠商賣的是壯陽產品,拍攝當天我不放心地跟去。




壯陽廠商 言而無信

妙麗和我說廠商說話不算話,不僅要她做出各式各樣煽情動作,而且雖然她和男演員分開拍,她看拍攝毛帶時,卻看到男演員完事後「抽出」的畫面。我氣到快爆炸,廠商酬勞已經少到靠爸,還要人演出如同A片的戲碼。模特兒生存不容易,多半有息事寧人有錢賺就好的心態,因為妙麗的勸阻我也沒和廠商爭。最後那個廣告還不僅在亞洲地區多國播出,連沙烏地阿拉伯也有播,我看到毛帶氣到想砸東西,而妙麗「分明沒有做,大家都以為她拍了被插的廣告」,在那麼多國被觀看,這樣的忍辱賺錢,我根本難以想像她心裡是怎樣的痛苦!
離開經紀公司,我去教英文。每當有幼稚園的小孩挑食、國中生抱怨說學那麼多英文要幹嘛?出社會又用不到。我跟他們說:「你們要享受在家裡給父母養無憂無慮的生活,有人想過這樣的生活還沒得過。」那時我腦海出現一個又一個模特兒,她們像朵花,因為人們喜歡美麗的事物而綻放,從此也注定容易凋零的命運。


蛇夫座╱新北市
2014年02月09日 蘋果日報



狂抽猛吸 董仔心臟受不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男女有別 超難忘成年禮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