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06

上剝皮店 當凱子他爹

上剝皮店 當凱子他爹

甲魚 ╱台北

較早些年時,在台北家裡看電視,螢幕上的跑馬燈顯示了某某護膚店開幕大酬賓,油壓2H、2K,大批美女技師恭候,地址就在家隔壁,而且路過時看到的技師也都面容姣好,因曾在中南部去過類似的護膚店,那都是所謂的半套店,心裡開始癢,心想去看看也無妨,萬一中了,以後也不用往中南部跑,故決定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套裝小姐 語焉不詳

進了店以後先問清楚消費,但這家偏不說,直接將我帶進隔間包房,包房內洗浴室及按摩床也都與之前去過的場子格局一樣。很快的,穿套裝的技師來了,我劈頭先問到底怎麼消費?2K是否為半套?技師回答:「我們不做那種,油壓房費2K。」我想說大概是我精蟲上腦,找錯地方了,如按照當時技師的姿色(像櫃姐水準),按摩2H、2K,也划算,但想想還是不太對,在台北市哪有那麼便宜的事情?那裝扮也不像按摩的,而且強調房費,還是再問清楚點好。於是又問了,「確實全部只要2K嗎?」回覆是:「房費2K,油壓使用的精油要5K,共7K。」
我聽完的第一個反應當然是走人,當下技師也慌了,馬上找了圍事男子進來。我心裡有點怕,但仍舊故作鎮定,「我想找做黑的,找錯店了。」結果圍事很客氣的說明:「大哥,台北市抓得嚴,做黑的我們有,但不是在這裡,我們在某某路上的總店有這個服務,很安全的,要先辦會員,30K,辦完下次可到總店與技師做S,再依次扣除,這次的7K可扣。」
我聽完,冷靜的說沒帶那麼多錢,圍事說刷卡也行,我表示:「卡也沒帶,要回家拿,我就住附近。」圍事聽了拿我沒皮條,只能讓我離開。


兩人同行 更是好騙

我的兩個朋友就沒這麼幸運了。在另外的剝皮店,先被問了兩人貴姓?接著兩人分別被帶到兩個不同的包廂,一樣的劇情,問到辦會員時,正當兩個人還在猶豫,甲朋友的包廂中廣播了:「感謝剛剛乙先生加入本公司幾號會員,可享有什麼……會員的權利。」同時,乙朋友的包廂也來了這麼一段,再加上技師不斷的鼓吹,結果兩人都掏卡各刷了30K。溫柔時間一過,兩人出來一碰頭就抱怨:「要不是你先加入會員,我才加入。」另一個接著再說:「亂講,是你先加入的,我才加入。」哎呀,原來是上當了。
後來我跟幾個朋友聊天,才知道很多人都遇過,經歷都一樣,但不像我全身而退。可怕還在後頭,辦卡之後,店裡會跟你鼓吹再加碼30K升VIP(既然你拿得出30K,那應該也能拿出60K),享有更多一般會員沒有的福利,所以有人辦30K,有人辦60K。
最後到底有沒人去總店消費?答案可能是沒有。其實會辦卡的尋芳客基本上已迷上剝皮店的技師,所謂的油壓根本就是技師在男客身上倒點嬰兒油,然後用手在男客身上遊走,甚至會不經意的碰觸男客的敏感地方,因醉翁之意不在酒,受刺激後,男客當然想要佔點便宜回來,但技師一方面會技巧性的躲開,一方面會再提示下次來會再開放一些,但是下次你可能再也找不到這個技師了,店方會安排其他人給你。像這種惡質的剝皮店,就這麼一套伎倆,來回兩三次,有明白的,知道上當了,就認賠殺出,有執迷不悟的,繼續當凱子他爹,因為他心想總會吃到一次吧;還有不甘心要退錢的,店方也會軟的跟你溝通不成來硬的,能開這種店的能是吃素的嗎?
而且這種剝皮店一般不會在同一地點開很久,會換個地點跟名字再騙一回,客人手上的儲值瞬間歸零。
到現在,在台灣我們要找地方逍遙的話,唯一的方式就是由熟門熟路的朋友帶,不然就是組團到澳門或大陸,雖然耗時(一般4、5天,約60K開銷,唉,錢留不住台灣),但也明買明賣。聽說現在剝皮方式也多了,新聞也常常報導,甚至還有被騙的客人幫已經被警方抓的剝皮妹求情,剝皮店固然可惡,但依我的經驗總結: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不玩就什麼事都沒了。


甲魚 ╱台北
2014年02月06日 蘋果日報



人間異語:不管是同志或重症 他都是我兒←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人間異語:初戀是我人生的污點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