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27

為了日薪3600 比奶比溫柔

為了日薪3600 比奶比溫柔

蘋蘋╱新北市

所謂一文錢逼死英雄漢,不是沒原因的。

那天我看報紙版面,隨便打了一支手機號碼,原因很簡單,只因為我想活著,想賺錢先應付生活費、房租費,而廣告上寫著:不押不扣領現金還可借支。
是個女人接的電話,聲音聽來頗親切。所以,讓我害怕的感覺降低了。約在捷運口碰面,她打量我的年紀超過30,但外在條件不錯,雖然沒經驗,還是可以到禮服店上班,而且保證每天賺3600元。「禮服店妳只要負責倒酒就可以了,不脫不秀很輕鬆,一節10分鐘、150元,最適合妳這種沒經驗的人,遇到客人逼妳喝,妳可以吐酒,不用真的喝。」




禮服高跟鞋 當晚就買

我一臉疑惑。「妳在杯子裡裝茶,酒酣耳熱時偷偷吐掉,根本不會被發現。遇到客人刁難,就主動靠過去撒嬌,依偎在客人懷裡,男人最吃這套了,尤其在自己的朋友面前。」她一派輕鬆的說。
沒想到的是,當天應徵,當天晚上就要上班。更沒想到的是,身上沒有錢的我,要先花錢置裝。經紀安撫我,說先幫忙代墊,再從檯費扣,「大家都是女人,我懂妳的辛苦,我拜菩薩,我真的很想改變妳的經濟困難。」就這樣,從高跟鞋到小禮服,在上班前都要先買好,看經紀跟店家熟絡的樣子,讓我不禁懷疑,如果新來的小姐都帶來這裡買,每次抽100元就好,經紀除了賺小姐的皮肉錢,還真是無所不賺啊!買完之後,還要去給一間店化妝、弄頭髮,價錢約500元。
折騰一番,總算到禮服店,看起來並沒有特別高檔的感覺。經紀要我穿好小禮服跟高跟鞋見幹部,眼前6、7個男男女女幹部,目光掃來掃去,頓時覺得很尷尬。經紀偷偷跟我說:「禮服店的標準比較高,一來妳不是20出頭,二來外貌也不出眾,所以無法保證每天在這裡能賺多少錢。」我心想,怎麼跟妳下午應徵時講的不一樣?
後來經紀又問:「萬一妳運氣好,遇到客人匡出場,能否做S?如果表現不錯,也許這裡的幹部就願意保證妳每天的收入!」我表面說好,但問題是那間酒店的氣氛,讓我很不自在,而且經紀說詞一再改變,所以我要求經紀,下班後薪水一定要現領。她有些不願意,一直說:「這樣損失很大不划算!」


不夠「胸」的 直接被喬

經紀還派了一位阿姨整夜「照顧」我,大概是怕我跑掉!在休息室,幹部盯緊每位小姐的妝髮,胸部不夠露的,就直接動手,小姐被喬到露的好多,讓人眼光不知該往哪裡看!幹部冷言冷語:「已經不脫又不秀,如果連視覺上都不能讓客人興奮,那還有生意嗎?」就在被打了幾次槍後,我才意識到,原來自己的條件,竟是如此之差,看來要滑手機,度過又冷又餓又賺不到錢的一晚了。
沒想到,幸運也會降臨在我身上,終於有客人願意點我坐檯了,只是,坐在我旁邊的客人,心思都在生意經,根本不理我。包廂門的透明玻璃外,幹部還一直觀察我。為了讓自己不被退檯,除了幫忙倒酒,我開始努力說些客人有興趣的話題,但聊的越多,客人的手卻開始放在我大腿上、身體上游移,我覺得不舒服,只能強忍。而且因為冷氣強,我冷得直發抖,客人藉機攬住我,問我有沒有暖一點?在當下,我發現客人要的是一種感覺,而我要的,是不被退檯,是賺錢,雙方各取所需。
下了檯也要下班了,阿姨對我說,因為酒店結帳很晚,要我隔天上班再領錢,可以嗎?明明我老早就跟經紀強調,下班一定要現領,這不是在耍我嗎?如今經紀不在,實在很無奈又很想哭,再也不想來這裡了,而且因為太緊張而胃痛,也因為太冷有點發燒,折騰了一晚,沒想到是做白工。
3天後,在經紀好說歹說之下,我才願意再跟她見面,經紀說來說去,就是想叫我去做男子半套按摩,我只是應付她,就怕她不願意把微薄的一千多元薪水給我。我心裡清楚,只要是酒店,都不好待,即使是所謂不脫不秀的禮服店也是。


蘋蘋╱新北市
2014年01月27日 蘋果日報



啞禪7天 砍掉重練的清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人間異語:總是否定我 乾脆辭職給你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