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26

熊熊火光 告別不如意

熊熊火光 告別不如意

李月治 ╱台北

我生長在大陸鄉下,小時候煮飯用的是大灶,燒火用的是稻草。那時家鄉經濟普遍不好,但每到過年,家家戶戶仍然竭盡所能來慶祝新年。雖然沒有璀璨絢麗的煙火,沒有彩色燙金的春聯,但我們有我們慶祝過年的方式,平實、溫暖,讓人懷念。
鄉下的過年充滿年味和人情味。從農曆12月開始,家裡買好了布,然後請裁縫師來為家人量身訂做新衣服,縫紉機是裁縫師自備的,需要差人去抬了來家裡,通常一家做個兩三天,全家大小的新衣服就能搞定,做完這家的換別家,就這樣,大家過年都能穿上新衣服。




圍著稻草火堆迎新

過了尾牙,家裡則忙著除塵、漿洗被單,全家裡裡外外打掃得乾乾淨淨。接下來是購買年貨,準備做粿的食材。除夕當天,家家戶戶要殺雞宰鴨拜祖先,下午則是貼春聯,家裡先買了紅紙裁好,拿去請村里的民辦老師幫忙寫的。晚上全家圍坐一起吃團圓飯,吃過年夜飯,重頭戲就是看大人燃燒稻草慶祝新年了,那是我們小孩最高興,最喜歡湊熱鬧的時候。
那時家家戶戶都有幾座小山似的稻草堆,這些稻草都是平日做飯燒柴用的。除夕當晚,家家戶戶會在門前空地上放一小堆乾稻草,然後燃燒稻草,看誰家的火光衝到最高最猛,在熊熊的火光中,告別過去的一年,燒掉晦氣和不如意,迎接充滿豐收、希望、喜悅的嶄新的一年。我們小孩圍在火堆旁邊歡呼跳躍,火光把大人小孩的臉映照得紅通通,無比溫暖,那是童年美好的回憶。
燒完稻草,洗澡,換了新衣服,守在黑白電視機前看春節晚會。到了午夜12點,我和弟弟就會拿著手電筒跟著媽媽去附近的廟宇「開正」,搶頭香。守歲的村民也紛紛來拜拜,接下來就會有一連串響徹雲霄、震耳欲聾的鞭炮聲,人們喜悅的心情沸騰到最高點,等一會兒歸於沉靜後,才回來睡覺。
隨著大陸經濟起飛,家鄉的發展已經不可同日而語。我回娘家過年時,看左鄰右舍煙火大把大把地施放,燒的是錢哪,他們卻一點也不心疼。在燦爛的煙火中,我總是想到了童年時光,門前空地燃燒著稻草,我們圍著火堆歡呼的美好情景,心中就充滿了溫暖。


李月治 ╱台北
2014年01月26日蘋果日報



先生不再是經理 婚姻失控←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啞禪7天 砍掉重練的清新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