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25

我的陳文茜:狹隘

我的陳文茜:狹隘

(陳文茜)

親愛的讀者,你有愛滋病嗎?

不要覺得我冒犯了你,這是台灣「勞委會」堂皇的規定,如果一名外國籍人才,哪怕身為諾貝爾化學物理經濟獎得主,凡來台灣教學或工作,皆一視同仁,必須檢附健康證明無愛滋染病。
是的,你沒有看錯!容我再重複一次,台灣政府高喊延攬國際人才並提升高等教育同時,台大、清大等大學及各大民間公司,若引進高等人才,必須附上愛滋及一堆書面證明。也因此張忠謀才會於2014年「天下經濟論壇」中感慨,台灣除了政治開放什麼都不開放。




台灣可能是全球除了伊朗、平壤等怪國外,全球對人才最不開放的經濟體。不要只怪「政府」,多年來民間充斥著排外的情緒;凡引進外勞或外國學生或外國工程師或外國教授,從基層到高階,皆一概定義:「他們搶走了我們的工作。」
台大副校長湯明哲告訴我,當香港科技大學引進八位諾貝爾獎得主任教時,台大想跟進。除了對外接觸有意願的人選外,同時研究相關法令及政府願意授權的薪水彈性。然後在多如牛毛的法令中,他們赫然發現「愛滋病」的祕密。
台灣只有2300萬人,想在國際無情殘酷的商場殺出一條血路,惟有凝聚更多的國際人才。香港如此、新加坡如此、韓國也如此。許多人只選擇性地討論新加坡外勞與當地社會的衝突,卻沒有看到外勞對新加坡基層勞力不足、人口老齡化、「爸媽不在家」等總體經濟及社會的貢獻;偶爾積蓄的社會衝突只是其中的部分成本。新加坡對外國人才更是大方提供「技術移民」;2003年新加坡駐台代表當面邀請我是否考慮移民或擁有新加坡護照,我雖事後婉拒了;但他可沒拿出一個表格要我附上傳染病或愛滋病證明。
美國是另一個大國開放的極端例子,至今其失業率仍高居近7%;但美國率先走出經濟大衰退的祕訣還是「開放」。一個人口這麼龐大的國家,長期失業率位居4%上方,從不曾打算關起「人才開放」的大門。繼賈伯斯後,美國現在最重要的兩大創業家皆為第一代或第二代移民,Tesla電動車的馬斯克為南非移民;臉書創辦人薩克柏為俄羅斯移民。美國只要好的人才,給獎學金,爭取他們到美國念研究所,並提供他們留居美國就業與創業的機會。美國即使胡鬧如馬戲團的國會,也沒有人會狹隘的批評︰「這群人搶走了我們的工作。」


人才鐵幕阻礙台灣

不論大國、小國,每一個崛起的經濟體皆知曉他們繁榮的密碼,正在「開放」二字。美國吸納全球人才如海綿,而可嘆的是台灣不分政黨,那麼多從美國留學、工作回台灣的人,他們領導的政治卻製造了一個「人才鐵幕」,並且於一個又一個群眾聚集的場合昧著良知高喊︰「誰、誰、誰偷走了我們的工作。」
群眾直覺地附和了,這是一個悲哀的趨勢;有若一齣荒謬劇。它深深植入多數人的腦海,最終成為憾不可動的潛規則,也成就了笑話般的「愛滋病」條款。
於是台灣的企業用腳走出去,求人才,辛苦地建立四散世界各地的研發總部;然後瞭望韓國群聚首爾郊外國際人才研發總部,一個又一個一關又一關打敗台灣。
台灣最大的敵人,不在對岸,不在韓國;在自己的狹隘。


電視節目主持人
2014年01月25日 蘋果日報



趙少康傳真:我腦海中的林正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社論-不再隱忍惡質媒體操作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