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24

人間異語:人生像超馬 練心練意志

人間異語:人生像超馬 練心練意志

2012年盧明珠參加在希臘舉行的第30屆斯巴達超級馬拉松比賽,高舉台灣國旗抵達終點。盧明珠提供

Q:妳參加希臘斯巴達超馬,全程246公里,如何跑完?
A:我是憨膽,沒經歷過超馬,跑友揪,我就去,沒想太多。真的很苦,36小時內要跑完,完成率只有3成。9月的希臘,白天攝氏40多度,凌晨降到剩10度,那是種寂寞又無助的感覺,前80公里,有很多跑者大抽筋棄賽,我不敢停,怕時間不夠。跑到第100公里,剛好凌晨2點,大疲勞期出現,我快崩潰,整條路都是碎石,我心想「我到底在這幹嘛?」但我還是往前跑,跑到一個小鎮,在一戶民宅休息,遇到一位日本女跑友,看到她的臉,我終於知道什麼叫狼狽。




盧明珠 職業婦女

爬過高山 身體好痛

「累成這樣,我還有辦法繼續嗎?」我告訴自己,練習是辛苦的,不能化為烏有,「往前跑就對了。」連睡都不敢睡,跑到150多公里處是座高山,得用爬的,出山口又冷。跑超馬,身體臟器好像會關閉,力量全集中在雙腿,腳底板非常痛,只能感受到身體的痛。可能女生生產過,比男生耐痛。跑到終點時,我嘴唇都破了,手指直抽筋。
Q:連續跑33小時,怎麼辦到的?
A:我事先在每個補給站,放鼓勵字卡,一路上激勵自己。為參加斯巴達超馬,我前一年先報名參加東吳國際馬拉松,連續跑了24小時,我那次跑到入夜後,挫折感很大;跑到第17小時,我開始用走的,我從凌晨2點走到隔天早上9點。夜跑肝的GOT、GPT會升高,體力負荷大,我本來要棄賽,但我同事、女兒都陪我去,如果我離開賽道,女兒隔天睡醒看不到我,我就糗了,所以用走的我也要走完。
參加斯巴達賽前,我每天凌晨4點半起床練跑;下班後也跑,假日跑更長。跑久了,對身體會有覺知。我知道在哪個時間點,我的狀態較好、較差。晨跑我還沒睡醒,是練心,練習如何讓自己在疲勞時,繼續跑下去。心念和意志力很重要,這些都需要練習。




不再設限 不再負面

我在林口長庚擔任研究助理。後來和先生、女兒又搬回嘉義婆家,同時面對家庭跟職場壓力,促使我跑步,跑步確實能讓我放鬆,很多負面想法,跑完就沒了。
民國98年,我開始跑超馬。超馬的距離長到你無法預知一切,你看不到盡頭,只能往前跑。如果你願意繼續向前,你就能看到更多人生風景。沒跑超馬,我不知道我的極限和能耐到哪?跑步就像人生,一連串高低起伏,一定要走下去,遇到任何挫折,我都會把心念轉為正向。為了跑步,我也會重視身體狀態,要做什麼、不要什麼,我很清楚。我現在更了解自己,也更愛自己。 我常說,人的好與壞,都是生命的正常。我不會因為一場賽事表現差,就喪氣。以前我都認為白天才能跑步,跑過超馬,我發現任何時間、地點、環境、氣候都可以跑。想跑就跑,我不會再自我限制,我的心比以前更自在開闊。


記者許家峻採訪整理
2014年01月24日  蘋果日報



老闆就是賤 要跳槽才加薪←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先生不再是經理 婚姻失控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