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12

喪失歷史感,台灣當然亂

喪失歷史感,台灣當然亂

文/銀正雄

2011年,總統大選打得如火如荼之際,身為綠營參選人的蔡英文,在一次採訪中,突然對記者表示:「聽說《帖木兒之後》在台灣很紅,我已經讓幕僚訂購了原文書,準備好好閱讀,以後大家可以聊聊。」

 

事隔兩年多,我們不知道這位「只差一哩路」的前民進黨主席,是否說到做到。但可以確定,如果當時她真的看完了,自當發現英國史學家約翰‧達爾文的這本巨著,正是透過歷史學的觀點,反思從15世紀初迄今600年一直在交相攻防、交鋒的全球化脈絡。

 

易言之,不管是帖木兒率領的蒙古鐵騎,抑或英國工業革命後,對東方展開的軍事經濟侵略,乃至今日美國帝國主義挾核武硬實力,以及科技資訊無孔不入的軟實力,終究免不了來自東方,以及中南美各國為了維繫自身文化而展開的抵抗行動。結果一如帖木兒「傷人一萬、自損八千」那般,終究導至西方文明的日薄崦嵫。

 

為此,約翰‧達爾文在針對這場長達600年的全球化運動,不能不一邊感嘆,一邊下結論:「我們仍然活在帖木兒的陰影裡。」

 

這話不啻暗示世人,繼帖木兒之後,中國大陸崛起和勇於接受全球化的挑戰,已是不容忽視的事實;同時啟發我們,重視歷史傳承和進行現代化改革,是可以表裡為一,並行不悖的。

 

然則對於當代西方文明的傾圮,抱著這種悲觀態度,並且一再提出警告的,其實不獨約翰‧達爾文,更有諸如卡爾‧波普爾、安伯托‧艾可、湯瑪斯‧索爾、麗貝卡‧柯斯塔等涵蓋當代經史文哲及社會學名家。

 

其中,英國著名史學家、經濟學者尼爾‧弗格森在《大衰敗:西方政經制度如何腐朽與死亡》,則分別就「民主、資本主義、法治、公民社會」這四個構成現代文明的基本元件,深入探討何以西方建制會衰敗至此。尼爾‧弗格森不憚其煩指出,正是政治版塊的衝撞動盪、政客的不斷貪贓枉法,不僅直接覆滅遠古羅馬帝國,也是今日蠶食西方文明的主要原因。

 

在談到「法治」時,尼爾‧弗格森如此直書:「法治是使政治、經濟的參與者無法為所欲為的重要機制。在司法體系健全下,立法機構所制訂的規則能得到執行,個別公民權利能受保障,民眾與法人團體倘有糾紛,始能以理性平和的方式解決。可一旦缺少健全的司法體系,不論是民主或資本主義,都不可能順利運作。」

 

毫無疑問,尼爾‧弗格森所開出的這一槍,固不以英、美為然,尤以〈法治的敵人〉一節指出,政治人物利用立法權的染指和侵害司法,法律、法案文字的遭到刻意動手腳以及過度複雜化,更是恰中台灣今日立法院、司法體系的要害。

 

然則造成這種沉淪腐敗,幾已不可挽回的現象,堪稱「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舉如王金平在台灣政壇的呼風喚雨,純屬李登輝的大力提拔;以敗壞文化與文官體制為己任的民進黨之壯大,亦始於李登輝倡言的「奶水論」。

 

正是這種基於獨攬大權而挑起的政治鬥爭,才使得台灣經濟為之受挫,葬送國際競爭優勢。其後接掌政權的陳水扁,則變本加厲以「去中化」為掩護,搞起各種不堪入目的貪腐罪行,結果是整體社會一起喪失中華民族,乃至台灣自身所從來的歷史感,逼著民眾淪為盧梭筆下的「高貴野蠻人」。

 

當知歷史不只意味、代表過去的族群記憶,畢竟過去仍然存活於現在。以是上世紀英國哲學家科靈烏遂斷言,歷史的真義來自「過去與現在的並置」,一方面史學的探討固然是過去思想的重演,但同時這一以往的思想,又壓縮在現今的思維脈絡中。倘若一旦割裂,一定會喪失判斷各種事件的洞察力,導致敗局叢生。

 

這就是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以及藍綠本土政客所帶給台灣混亂的現狀,也是國會、媒體、政論名嘴和網路鄉民,何以紛紛成為社會亂源的主要原因。

 

以此可知,喪失歷史感,就不可能對國家、社會和最基本的家庭產生倫理責任感。喪失了歷史感,就不可能讓民主、法治得以相互維繫。喪失了歷史感,終究變成台灣賴以生存和進展的最大危機。
http://blog.udn.com/ganghu999/10452704



一擊必殺,黃世銘該出手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王金平,歹路走到盡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