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12

信魚無信 年終落空

信魚無信 年終落空

藏拙╱台南

烏魚,又稱信魚,每年冬至前後,都會迴游至台灣近海產卵。古老相傳,迴游至台灣的烏魚,必須拜過王城(熱蘭遮城,今安平古堡)才是最肥美,魚卵也最飽滿的時候。
母親從13歲起,即每日挑一擔魚貨,從近海的貧瘠漁村,走10幾、20公里的路程,到市區來販賣。嫁給父親後,雖有了屬於自己的攤位,但是年少時的父親喜歡逞兇鬥狠、好打抱不平,常惹事生非,還曾為此入獄。若非市場裡的那個漁貨攤子,一家老小食指浩繁,真的是無以為繼。


台灣特產 烏魚子費工

10多年前,父親意外摔倒過世,母親也將魚貨攤子讓給舅舅去經營。剛從職場退下來,身子骨還算硬朗。每逢冬至前後,信魚南來報到時,母親就會做些烏魚子分享親友。
那時的漁業資源豐沛,漁船撈補到野生烏魚的鑼聲此起彼落。價格合理,加上母親傳承自外祖父的那一手,祖傳醃製烏魚子的祕法,吃過的人都讚不絕口。因此每到冬至前,就會有許多親友打來訂購的電話。
烏魚子的製作過程極費工,新鮮烏魚卵巢取下清洗後,要去除魚卵薄膜上的血管去腥,太用力會破,力道不夠又刮除不了,且又需兼顧時效保有鮮度。加上補漏、上鹽、壓板……一道道繁複手續,既是細活又是粗重的工作。
終究是年過70的人了,看著母親實在忙不過來,坐辦公桌的內人,在母親有標到烏魚的當日,只好請假穿起膠鞋捲起衣袖,跟著母親學,亦可分擔老人家的辛勞。從一開始的刺破手指、壓傷腳、渾身腥臭,到現在已駕輕就熟深得母親精髓。歲末年終,婆媳倆藉此賺到一筆可觀的獎金,犒賞自己和家人。


野生漸竭 阿陸仔攔截

可是……這幾年漁業資源匱乏,野生烏魚似乎已被撈捕殆盡。除少數游得到台灣近海,幾乎在馬祖以北,就已被大陸漁船攔截。逼得我們的漁民,只得去跟「阿陸仔」海上交易。這些烏魚從阿陸仔交到我們手上,少說也3、4天,根本談不上「現撈」、「尚青」,母親絕不會選用。也有朋友建議,用養殖的。雖然價格便宜,但腥味極重,口感相差太多。所以每到冬至前,大約凌晨2、3點,母親就頂著寒風出門到魚市,希望看到有撈捕到,相熟的魚船入港,憑多年交情讓船東把「貨」留下。
這兩年,撲空比買到的機率高太多,子女們也都不想讓母親那麼辛苦。當親友們來「款貨過年」時,我們總會預告,明年不做了!
信魚無信,婆媳倆的年終紅包也只好縮水!
可是,冬至前親友訂購的電話響起時,母親總會忘記之前的承諾「好!好!好!」的回答。與其說是捨不得年終紅包,到不如說是不忍親友失望,希望他們還能吃到這祖傳的好味道。
「除非真的一尾都沒補到,否則也只能做多少算多少了。」母親如是說道。


藏拙╱台南
2014年01月12日  蘋果日報



失智老公 為小三吵離婚←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人間異語:我拼事業 妻子狂偷吃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