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10

政要的祕密情人

政要的祕密情人

《人情絆 吳佳璇》

慢性精神病房裡,常藏著某些名流的祕密情人。

一位面容清麗、氣質嫻靜,頭髮開始花白的婦人,常利用職能復健等治療活動空檔,忙著排隊打公共電話。
我到一家公立療養院支援,剛被指派為她的醫師,好奇她都打給誰。
一抹戀愛少女般的紅暈,剎時從她枯槁蒼白的雙頰暈開,「不想造成他的困擾,他有他的為難」。但我感受到她的心,噗通噗通跳著。
資深護理人員見我吃鱉,淡淡回說:「她在提防妳,比她年輕貌美,才沒講她當年留學美國和OOO心電感應緣定終生的情史。」
「是色情妄想(erotomania)吧?」雖記得媒體爆料,這位政壇明星帥哥如何周旋於眾美女記者與名媛間的八卦,我還是無法相信,自己的病人是他的棄婦。


努力讓她重返社區

「就算妄想牢不可破,但她生活自理與工作能力都很不錯,應該想辦法讓她重回社區過生活。」畢業一年未滿的我,心裡暗暗擬下她未來半年的治療計劃。
某日,我在護理站裡頭寫病歷,見她又排隊打電話,卻突然放下話筒,臉一陣紅一陣白。
不久,換我臉一陣紅一陣白。院長來電,指名找她的負責醫師。鬼使神差,病人剛剛真和她的愛人通了話。她要他快來救她,「我在某某療養院等你快10年。」
對方掛了她電話,馬上撥給院長。院長又撥給我,「最近病情有什麼變化?」
她的重返社區計劃,當下就擱置了。
最近幾年,媒體多次報導,某女博士和美國CIA情報頭子的「曠世奇戀」。讓我屢屢想起,那位在療養院等待愛人拯救的女士、明星的瘋狂粉絲,還有身邊不少同事遇上令人頭痛的愛慕者,他們大腦深處產生的化學變化,應無二致。
不過,明星或醫師等,通常是身分地位較高的被愛慕者,和粉絲進一步發展成真實世界的祕密情人,也不是不可能。


《人情絆 吳佳璇》
2014年01月10日  蘋果日報



我的零涼糖男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你在生氣厚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