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10

趙少康傳真:部長不是臨時工

趙少康傳真:部長不是臨時工

(趙少康)

 

馬英九總統顯然對部會首長「臨時工」、「臨時僱員」、「來是偶然,去是必然」的發言十分不滿,斥責這種消極的「過客」心態,如果部會首長都是老莊信徒,「與世無爭,隨遇而安」,也是蠻可怕的,大官都如此,小老百姓怎麼辦?


國家重臣看輕職責

人們固然厭惡死不認錯、無能又戀棧不肯下台的官員,但對太過輕忽自己職位,把部長做小了的政務官,也不能原諒。
今天絕大部分部會首長都是從大學借調,「學而優則仕」也無可厚非,但學者都自視甚高,「文人相輕,自古而然」,彼此很難協調妥協合作,又有退路,「了不起我回學校教書」,沒有把政治當成長久的志業,難怪狀況百出,內閣根本不像一個有共同理想、共同目標的團隊,不但沒有良好默契與休戚與共的革命情感,恐怕很多人還叫不出彼此的名字。
徐志摩《再別康橋》說:「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現在很多部長也是這樣,莫名其妙的就來了,也莫名其妙的就走了,小老百姓叫不出幾個部長的名字,跟路人甲差不多,部長們不受敬重,怎麼會有公信力?
記得趙耀東說過:「現在的部長等於以前戴紅頂子的一品大員,怎能不自重!」國家授予名器,有機會為人民服務,當然是「任重道遠」,要抱持「鞠躬盡瘁」的決心,國之重臣怎麼會是「臨時工」、「臨時僱員」的格局?
很多部會首長「五日京兆」的心態固然是看輕了自己,看輕了自己的職責,但也不能全怪他們,馬總統也要負很大的責任,這些人是怎麼挑選的?他的能力能否勝任?他的意志是否堅定?他的品德是否經過嚴格考驗?馬總統是否真的大公無私的為國舉才?舉才之後是否真能讓其發揮?遇到困境是否勇敢做其後盾而非撒手不管任其自生自滅?這樣豈不就是「始亂終棄」?
怎麼來的不知道,怎麼走的也不知道,難怪會有強烈的不安全感,有不安全感的官員,怎麼放得開手去拼去衝?
在以英國為首的內閣制國家裡,新進國會議員連椅子都沒得坐,叫「後座議員」,慢慢有機會往前移動,表現好的先去小部當次長,再到大部當次長,再到小部當部長,才有可能當大部的部長,總是要一關一關的考核,免得像「彼得定律」所言:「一個人會被擢升到一個無法勝任的位子上。」


現今用人毫無章法

以前台灣也不是今天這樣,政務官大概都從「優秀的事務官、表現好的民選公職人員或治校佳的大學教授」中甄拔,被選拔的民選縣市長或立委,也常是先到省府任副廳長、廳長或中央黨部當副主任,再到小部會當次長或首長,再轉到黨部當主任或大部當部長,這樣一方面儲備人才,一方面歷練人才,一方面考驗人才,那像現在,用人毫無章法,一切都亂了套,令人扼腕嘆息!
當今的大官們真的都應該重讀范仲淹《岳陽樓記》中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才不負人民託付的重任。


廣播電視主持人
2014年01月10日  蘋果日報



占便宜的豈只雙B身障車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蔡康永的「輕」句人生(陳文茜)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