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09

我的零涼糖男友

我的零涼糖男友

《我的雲端情人 陳克華》

認識Owen快半年,他才透露他信基督教,而且是在零涼糖。

信教我沒意見,不像我高中時代的老教官,一提到基督教便破口大罵,說是「西方列強」的特務機關,專門來中國搞破壞,或做地下工作,或蒐集情報。中國近代以來的戰亂頻仍,動盪不安,和這些披著「神愛世人」外衣的「西方鷹犬」,不無關係。
但才和真愛聯盟對陣過,Owen他人在零涼糖,我就不能不在意了。「身為同志,」我提醒他:「也許可以換個教會?台灣北中南,甚至東部,都有同志團契啊!」他安靜了一下,轉開了話題。


每周像間諜輸誠

不過他總興奮地每周固定向我「報告」這禮拜牧師又宣揚了什麼「勝利」……又如何成功阻擋了教育部的性別平等教育課綱的實施等等。「喔,」我總是懶懶回他:「姑且不論你那位牧師有沒有資格代替上帝發言,連你也沒聽過什麼叫『倫理式讀經』嗎?」也並沒有因為他這類似間諜的輸誠舉動就稍假辭色。
什麼時代了,就連美國「走出埃及」的創始人都出櫃了……我心想:不然那就按照聖經,大家都在家蓄奴,繼續打壓女性,而且絕對不穿混紡的衣服好了。「而且按照聖經,拜偶像的人的罪更重大不是嗎?」我無知又茫然地問Owen:「那真愛聯盟這些人合謀些一貫道或佛教團體一起來反同志,豈不是與罪人同伍?」
Owen又安靜了一會兒。「你教會裡不會只有你一個是同志吧?」我試圖安慰他,但聽起來又彷彿是反效果。
這個弱肉強食的時代,連教會也學會了挑軟柿子下手吧?《哥林多前書》6章9至10節:「你們豈不知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嗎?不要自欺,無論是淫亂的,拜偶像的……」
而我這個「拜偶像」的,拿香拜祖先的,6個月後終於還是和Owen分手了。


《我的雲端情人 陳克華》
2014年01月09日 蘋果日報



紅毯上 三人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政要的祕密情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