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06

限制級追殺

限制級追殺

《風月小報 鍾文音》

偶爾假日去逛許多攤位組合起來的創意市集,雖然常常創意不必有,但市集的味道卻很有意思。
尤其許多攤位前,常常站著一個異鄉臉孔和一個台灣女孩,異國婚姻也帶來異國物品。
布包、織品、香料、食物……市集是一座由視覺與氣味串起的空間。
賣尼泊爾物品的女孩看起來有點異鄉的味道,她笑說是因為她和異鄉老公在一起久了,沾惹上的吧!她愈發長得像異國女子。當然「異國」是相對我此時在自己島嶼的座標。

她說和尼泊爾老公是在澳門認識的,起先她從沒去過澳門。老公在威尼斯人酒店擔任廚師,她也在裡頭工作。接著他們結婚。因媽媽生病決定返台定居,以為結婚很容易,沒想到回到台灣要受到移民署的檢驗。

先是隔離拷問,交叉提問。問的都是很私人問題,你們在哪個地方第一次接吻?老婆內褲喜歡穿的顏色?

歧視窮國 移民官常突襲

當他們落腳台北,租了房子後,移民署官員仍常常來突襲,抽檢兩人是否有住在一起的事實。

她說台灣對落後國家有偏見,因為她的姊姊也嫁給老外,但嫁的是英國人,就沒有遇過這種被抽查的麻煩。我們又聊起了台北的酒吧,歐美國家的異鄉客確實行情最高,人們對於視覺的虛榮感還是很在意的,當然還有背後的文化刻板想像。

攤位女孩繼續說落後國家人民要和台灣百姓婚盟,不論是台灣男人和異鄉女結婚,或是異鄉男人娶了台灣女孩,只要來自窮國好像都比較需要被檢驗。
她說著說著眼眶就紅了,我試圖安慰她說可能因為窮國容易用結婚當釣餌的顧慮。「但富國也很多窮人啊!」她不平地說著。

「沒錯,是這樣啊。」我應答著,帶著無奈。刻板印象的偏見詰問與眼光,常將人們的愛情丈量成一種對價關係,一種交易。 在市集裡,看見很多有意思的異鄉物品,也發現暗藏其中的跨國愛情。

《風月小報 鍾文音》
2014年01月06日 蘋果日報



新年新希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人妻亦若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