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2/24

倡言共識決,王金平欲竊國?

倡言共識決,王金平欲竊國?

文/ 銀正雄

讀史,《新唐書》分設〈奸臣、逆臣、叛臣〉等傳;《宋史》亦書〈奸臣傳〉多達4卷,另開〈叛臣傳〉3卷,〈佞倖傳〉一卷。到得《明史》,在奸佞之外,多了一卷〈閹黨傳〉。

只有《清史》最特別,復加〈貳臣傳〉。凡此種種,無非警告世人,史筆如鐵,大惡大醜容或權傾一時,最終在難逃國法誅戮之餘,子孫永遠含垢蒙羞。

雖如此,即便今日民國,貪腐逆賊依然前仆後繼,凡綠營政客皆是,而藍營則當以王金平為最。

儘管身為司法關說要角,由於法案被其協商壓下,得以逃脫「妨害司法公正罪」,未來的歷史依然會載明王金平是敗壞法治之罪人。

饒是如此,他仍舊無視全國輿論譴責,在高院、北院少數恐龍法官包庇下,雄踞國會殿堂之上,準備連「民主罪人」也一起當上。

今年12月21日,王金平顯然忘記9月7日幫施明德演講站台,自己卻逃出台灣那樁舊事,依然出席「台灣民主基金會」原場地,高談如何「見證台灣民主」,闊論立院在他主持下,「從無密室協商,只是有些人不趁心」,惡意抹黑他的公正議事手段。

問題在倘依王見解,黨團協商不等於密室協商,倘無此一必要措施,則「少數反對者只能繼續佔領主席台,國會打群架其來有自」。

這話讓人聽來,一方面憲法規範的立院議事警察權,不但形同虛設,一方面他這個院長倒是出於善意,幫著一票專搞暴力的綠委大聲喊冤。

說到底,民進黨在國會淪為少數,倒是選民之錯,須賴王金平制衡,縱容他們在立院鎖門關人、鬥毆流血、紮營佔領,和猛抽香煙,方才稱得上「尊重少數」。

這很辛苦,辛苦到王金平必須將民主「多數共識決」,廢除前兩字的改成「共識決」才行。理由是── 「所謂共識決,就是任何一人反對就不能通過,這是保障少數政黨的利益,也是成熟民主國家必須遵守的規則,否則各種衝突、對抗將難以消。」 這話在他講來滿面春風,猶如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返,說了就算。

可王金平莫非不知倘若此言成理,慢說1776年北美13州不可能發生獨立戰爭,就算打贏了,《美國憲法》也休想在大陸會議過關,因為照他所講的「任何一人反對就不能通過」嘛,何況不只一州一人異議。

然則王金平敢大開民主倒車,師法秦之趙高、漢之王莽,竟是一不做二不休的意欲竊國,不把《中華民國憲法》放在眼中,索性連「國會龍頭」也看不在眼裡,必須獨裁才過癮,任何法案都得靠他和柯建銘密室協商,如何分贓才行。

可見王金平自覺光靠司法關說,不足流芳百世,必須推翻普世價值的「多數共識決」才行,否則食無味寢難安,畢竟「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禁忌,對這位立法院長不適用。

http://blog.udn.com/ganghu999/10113439



柯建銘想打架,段宜康要殺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豬瀨直樹與王金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