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1/13

疑人偷斧

疑人偷斧

文/陳祺勳

這故事出自呂氏春秋,大家都耳熟能詳,一人懷疑鄰居偷了他的斧頭,不管怎麼看怎麼想,都覺得這個人賊頭賊腦嫌疑很大,

後來發現是自己把斧頭忘在某個地方,此時再看本來的嫌疑人,又覺得他怎樣都不像賊了(東西都找回來,當然他不是賊),最明白的教訓是我們不能從單一觀點出發去指控別人。

這好像是再簡明不過的寓言故事,但仔細想想,當初為何對鄰居生疑,斧頭是否是自己遺忘在某處,還是小偷發覺失主的懷疑,為洗清自己,所以半夜摸黑偷偷把它丟在失主常出沒的地方,讓他找到以為是自己忘的,這都是不可考,寓言故事為求易懂往往略去許多真實生活會有的複雜細節,並為傳達某種簡明的道德教訓所以故事極度簡化,忽略人生的多樣性。

一樣句子意義截然不同

好比,當初為何生疑,為何對甲生疑而不是懷疑乙或丙或丁,這一切背後支持的,是我們對那人言行的了解。
大學學翻譯,老師講翻譯原則,前後文凌駕一切,一樣句子,放在不同的脈絡裡,意義截然不同。我想抱緊你,媽媽對小孩說是感人,情侶間互相說是動人,對單戀對象說是黏人,怪叔叔對不認識的高中生說就是噁心要報警了。

所以,疑人偷斧,往往多少有所依據,疑錯了人當然要道歉,但有些被疑偷斧人明明真相尚未明白,說我沒偷斧頭也就罷了,硬說大家該注意鐮刀的問題,手忙腳亂之餘又說我們要反省的是整個乾草叉的意義,這之間藏頭露尾越描是否越黑,每個人都可在其中採擷到不同的意義。

2013年11月13日爽報



萬聖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倒楣的郭采潔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