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5/12

從愛情廢墟中召喚愛情

從愛情廢墟中召喚愛情


【聯合報╱陳建忠(清華大學台文所副教授)】




一路追蹤陳雪小說的讀者,閱讀她的新作《迷宮中的戀人》,必然會發現,比起陳雪以往的任一部作品,新長篇無疑是更加細膩、深入地鋪陳了同志愛情的生活細節;自然,當中也包括了一切愛的甜蜜與愛的痛楚。但,這種愛情故事並非供人窺視之用(同志的愛情必然異色而特殊?),相反地,它是如此世俗、日常與平凡。走出過去的創傷與夢遊狀態,走入生活與愛情的道場,這部小說其實是陳雪的新生之書。

然而,新生之前,戀人們尚要努力跨過無可迴避的廢墟(或迷宮)。小說中主要情節,就環繞著主角鹿月,以及前後兩位愛人小津與阿撒而展開。恰如鹿月罹患自體免疫失調症,這種病乃是過度「自愛」的結果,鹿月亦每每不免陷於愛己或愛人無法平衡的困境裡。是故她與愛人們所共同創造的愛情廢墟,便是諸般因愛而生的嫉妒、猜忌與詛咒,那些在戀人們心房上留下的愛的殘骸,見證著曾經摯愛的過往,卻也明示著愛人與被愛的艱難。

從90年代中期的《惡女書》、《夢遊1994》,到近十年間的《愛情酒店》、《陳春天》、《附魔者》等,青春「創傷」,似乎成為陳雪創作的起點。小說主角莫不是面對巨大的創傷或壓迫,使她們必須以「病體」的精神狀態出場,於是喃喃自語、片段瑣碎的私小說敘事形態,便成為一種必然。等到《迷宮中的戀人》出現,則戀人絮語依舊,但更加添了贖回與和解的可能,小說形式上更加具有耐性的字/自療,如同預告陳雪走出廢墟的信號。鹿月走進市場、病院、巷弄、游泳池,甚至還結起婚來,這些情節標示的無疑是同志書寫的日常化。

從創傷書寫到成為療癒系小說,陳雪似乎不只是在刻畫創傷,更企圖走出創傷。「愛,是可能的嗎?」、「愛如何才能不再成為病痛?」。鹿月在廢墟中窺見新生,在荒蕪中找出生機,只因為不想放棄愛人與被愛的權利。這麼說來,同志書寫的日常化,不是意味著被馴服,而是不必再以情慾、身體書寫作為自我救贖的手段。恰恰因為陳雪的私語告白,同志愛情和其他人的愛情一般平凡卻真實,畢竟最後,我們都必須要回歸到這顆「真心」來。在愛情廢墟中召喚愛情,想必,這是小說家一種新的生命宣言,而對每一位她愛過、也彼此傷害過的愛人,何嘗不如是?





【2012/05/12 聯合報】



全文網址: 周末書房/從愛情廢墟中召喚愛情 | 聯副‧創作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X5/7087161.shtml#ixzz1ubVklUgJ
Power By udn.com



媽啊,我不想伴著屍體入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不愛為何不早說?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