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4/08

媽啊,我不想伴著屍體入眠

媽啊,我不想伴著屍體入眠

文/余小芳


殺人不難,但要處理屍體可就是一件苦差事了;這不僅是體能的極限挑戰,更是對於智力的強大考驗。以「犯罪者」和「處理屍體」為書寫重點,其中的佼佼者不是犯罪、驚悚小說,大概就屬倒敘推理為最。



本文要介紹的《請勿在此丟棄屍體》,便是在陰錯陽差的狀況下形成的犯罪行為:妹妹平常忘記將門窗鎖好的壞習慣在那一夜奏效,由於自己的疏忽而引他人誤闖住家,一時情急之下,竟然錯手殺害對方,落荒而逃的自己於百般無奈之中尋求手足的幫忙;此時場景轉換至姊姊身上,她為求維護妹妹的大好前程,假借腹痛名義向公司告假,獨自前往探勘命案現場後,拉著一名無意邂逅、撞傷自己的路人甲共同協助棄屍。


咦,這樣的劇情夠胡鬧了吧?不過正也是筆法輕快而能讓人毫無壓力地進入劇情之內,對於生活緊繃的現代人有著暢快的舒壓效果,大概跟跑進森林內呼吸芬多精沒什麼兩樣。


既然這本書一開始即讓讀者明白殺人者及棄屍者各自為誰,那麼不免俗地,我們必定得為此提心吊膽。讓讀者擔心劇中人物被抓拿而產生的緊張氣氛和恐懼心 理,這樣的特色,其實也是犯罪小說和倒敘推理特有的氣息,只是前者偏重描述犯罪者自身的行為,看他們怎麼掩飾罪行,後者則強調偵探如何將犯人定罪,同時注重公平性問題,此種書寫類型的代表名詞為howtocatchem,原句是「how to catch them」。


身為一本推理小說,既然犯罪者大喇喇地登場,那麼偵探與警察也必須翩然上場。只不過面對死了人似乎也沒什麼要緊的若無其事,或是即便需要腦力和默契的棄屍工作,卻以誇張不已又冒冒失失的狀態呈現,那麼其他相關偵查角色特性必然得設定成超越真實性,才能與他們匹敵了。讓他們看似帶著異於常人的敏銳,實際上是神經質中存有誤打誤撞的運氣,以及走到哪邊都會遇上事件的特殊體質,這種巧合般的宿命、宿命般的巧合現身作品內,應當不為過吧?


雖然以犯罪者為開場,內容卻因為視角交替而豐富化,亦因戲劇性而將血腥虛無化,不至於讓讀者感受到血肉模糊的殘忍場面。天真無比的棄屍者、有點愚蠢卻莫名自信的偵探團隊、看似專業實則無能的警察們,每個團隊各自掌握訊息、擁兵自重,然而新月莊案外案的爆發,又讓笑料百出的整體劇情落入迷亂之中。


東川篤哉不僅提供howtocatchem的樂趣,更加入以犯罪者為中心的whodunit──即Who done it之縮寫,以下類推──再配合以犯罪手法為焦點的howdunit,以及將犯罪動機視為重心的whydunit,解謎趣味十足。《請勿在此丟棄屍體》提供暢快身心的作用以外,絕對不只是以鬧劇作為結尾,它將所有的線索埋藏於各個情節內,以合情合理的高度邏輯,通過或許有點難以讓人信任的偵探之口,帥氣地解決錯綜複雜的案情。


全書中,我們不但能看見幽默風趣的對話,還能想像充滿著動漫風格的誇張動作,更重要的是,它富含倒敘推理的精髓,同時具備本格解謎小說的本質。台灣讀者對於作家東川篤哉想必是陌生的,然而藉此認識其寫作風格應當是不錯的選擇。



《別為小事抓狂》系列 ─讓愛情永遠保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從愛情廢墟中召喚愛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