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06

半秒直覺

半秒直覺

作者:Gerd Gigerenzer博士/譯者:饒偉立


人們經常知道該如何行動,卻無法解釋行動的理由。直覺其實不需要理由,或是只要一個就夠了。

人們也通常不是從一開始就是到最後,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
不論是樂觀的支持者,或是悲觀的反對者,最終都會同意,除了錯誤的預感,預感通常是件好事。我們知道的事情,其實比我們所能表達的還多。

真正的問題不在於我們是否能相信直覺,而在於我們何時能相信它?選對相信直覺的時機,你將發現不多想、不思考的驚人力量。

直覺如何運作?簡單的「經驗法則」為何是一般投資人擊敗股市專家、外野手接住高飛球、父母為小孩選擇學校,或情人選擇終生伴侶的最佳指引?透過經驗法則導引出的直覺,即使不比複雜的分析過程更為有用,至少也一樣有用。

在行為決策的世界裡,關鍵不在於蒐集大量資訊,而在於刪除無用的資訊,以及憑藉直覺發現意識不須知道的事物。

本書第一個目標,在於闡明隱藏於直覺背後的各種經驗法則。

第二個目標,則是了解各種適用和不適用直覺的場合。

無意識的真正智慧,就在於不思考、不多想,也能得知哪些經驗法則適用於哪些場合。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賽門(Herbert Simon)讚揚作者的研究是「認知科學中的革命,並為理性決策理論送上致命的一擊」。而這些研究也是名作家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決斷兩秒間》(Blink)的主要參考依據。

摘文:超越完美的投資直覺

一九九○年,哈瑞‧馬可維茲(Harry Markowitz)由於在最佳資產配置問題上的突破性研究,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他所處理的問題,是每個為退休預作儲蓄或經常進出股票市場的人,多少都會遇到的投資問題。

假設你正考慮投資幾個投資標的。為了降低風險,你必須把蛋放在不同的籃子裡。但你該如何分配自己的投資呢?馬可維茲證明有一種計算最佳投資組合的方法,不但能極大化投資報酬,還可極小化投資風險。我們也許會認為,馬可維茲規畫自己的退休財務計畫時,一定也會使用這個為他贏得諾貝爾獎的投資組合計算法。不過,事實並非如此。相反地,他所採用的,是名為「1/N規則」的簡單捷思:請將你的資金平均分配至N個投資標的。

一般人也直覺地依賴同樣的法則,因而傾向於平均投資。事實上,在相關的研究裡,大約半數受試者會依循這種投資方法。只選擇兩種投資目標的受試者,會在每個目標上投入相同的金額。不過,大多數受試者都會選擇三至四種投資標的,同時也會在每個標的上投入相同的金額。這種直覺難道不會太過天真而愚蠢嗎?換個角度來看,和1/N規則比較起來,最佳投資組合的效益到底高出多少?

最近的一個研究,比較了十幾種最佳投資組合(包括馬可維茲提出的組合)和1/N規則,在七項資產配置問題上的表現。這些問題裡的投資標的多半是股票組合。其中一個問題必須將資金分配至十個標準普爾五百指數投資組合,另一個問題則得將資金分配到十個美國道瓊工業指數投資組合。研究結果顯示,沒有任何一個最佳投資策略能夠擊敗1/N規則。和複雜的投資組合比較起來,1/N規則較常獲得更多投資效益。

為了了解較少的資訊和計算為何能產生較大的效益,我們必須明白,複雜的策略往往以既有資料(例如,道瓊工業指數過去的表現)作為其評估基礎。這些資料可大致分為兩類:有利於預測未來的資訊,以及錯誤或沒有意義的資訊。因為未來屬於未知的領域,所以我們不可能區分這兩類資訊,因而導致我們不得不將錯誤或沒有意義的資訊,也納入複雜策略的計算裡。

1/N規則的表現,並不絕對優於最佳投資組合。假如能夠分析長期累積的資料,最佳投資組合的表現將可達到巔峰。舉例來說,假設某人想將資產配置到五十個投資標的,這些複雜的投資組合只需五百年的時間,即可打敗1/N規則。相反地,簡單的1/N規則忽略有關過去的所有資訊,這種傾向使其免於錯誤資料的危害。換句話說,1/N規則藉由平均投資各項標的,來實踐分散投資的理念。
名稱辨識vs.專家意見

請教知名的投資顧問,是否可讓你選出只漲不跌的股票?或是乾脆省下諮詢和管理費用,在分散投資的前提下自己操作股票,比較容易致富?專業理財顧問不時警告投資大眾:千萬不可依賴個人直覺,絕對不可擅自挑選股票,唯有遵循投資專家的指示和統計軟體的建議,才有可能在股市裡獲利。真的是這樣嗎?

二○○○年時,投資雜誌《資本》(Capital)舉辦了一場股票大賽。超過一萬位參賽者(包括該雜誌主編),紛紛寄出自己設計的投資組合。該雜誌主編親自訂定下列規則:參賽者必須在為時六個星期的比賽期間,於五十檔國際性網路股中,購買、持有或賣出股票,並由獲利最多的參賽者贏得比賽。許多參賽者努力蒐集這些股票的相關資訊或內線消息,其他參賽者則使用先進的電腦,挑選最佳的投資組合。但在眾多投資組合裡,有一個投資組合特別引人注目。

這個投資組合摒棄專家知識或精巧的軟體,反倒以集體無知為基礎,而其設計者就是經濟學家安卓亞‧奧特曼(Andreas Ortmann)和我。我們想要調查的對象,是對股票一知半解,且未曾聽過太多參賽股票的一般人。我們在柏林街頭訪問了一百位路人,其中男女各占一半。受訪者必須回答自己認得哪些參賽股票的名字。而我們設計的投資組合,就是由前十檔最多受訪者曾經聽過的股票所組成的。我們決定在比賽期間長期持有這個投資組合。換句話說,我們對這個投資組合中的持股比例不做任何修正。

很不幸地,我們剛好遇上股市低潮。不過,我們根據集體無知所設計的投資組合,仍然逆勢上漲了百分之二點五。《資本》提供其主編的投資組合表現,作為對照的標準。這位主編對股市的了解遠超過一百位路人,但他的投資組合卻下跌了百分之十八點五。除此之外,我們的投資組合報酬率,也勝過其他百分之八十八的參賽組合,並超越《資本》所預測的許多指數。我們還設計了一個用以對照的投資組合,這個對照組合是由前十檔最少受訪者聽過的股票所組成的,而其表現幾乎和《資本》主編的投資組合一樣糟糕。

在另一個實驗裡,我們不但得到相同的結果,也針對性別差異進行分析。有趣的是,女性受訪者認得的股票較少,但基於她們對股票的認識而設計出來的投資組合的表現,卻比根據男性受訪者對股票的認識而設計出來的投資組合來得好。這個發現和更早之前的研究不謀而合。後者顯示,女性受訪者對自己的投資知識比較沒有信心,但她們依據直覺投資所獲得的報酬卻較為豐厚。

在這兩個研究裡,部分無知都比廣泛知識更為有利。但這是否有如投資顧問所言,只是一時好運罷了?正如這世上沒有萬無一失的投資策略,名稱辨識法則也不保證有用。不過,我們所進行的一系列實驗則顯示,名稱辨識法則的表現,和投資專家、藍籌股基金,以及股票市場不相上下。你也許會問,我對集體無知的信心,是否強到足夠讓我自掏腰包投資?我的確曾這麼做過。我曾在以集體無知為基礎所選出的股票組合上,投資了五萬美元。半年後,這個投資組合足足上漲了百分之四十七,其表現比股票市場和由投資專家管理的共同基金更為耀眼。
一般人的集體無知,怎麼可能比得上知名專家的深奧知識?富達集團麥哲倫基金(Fidelity's Magellan Fund)的傳奇經理人彼得‧林區(Peter Lynch),即曾如此建議投資大眾:只投資你曾聽過的標的。
人們經常依賴諸如「只購買你曾聽過名字的產品」等簡單法則。這種法則只對所知有限的人(例如,只聽過某些而非所有股票名字的人)有用,但卻不適用於股市專家(例如,《資本》的主編)。單是美國一地的投資顧問,即可藉著教導大眾如何操作市場,每年收取總數高達一千億美元的顧問費用。但我們卻很少看到任何證據顯示,投資顧問的正確預測率確實高於機率。相反地,百分之七十的共同基金,每年的表現都不如股市消長。而其餘的百分之三十,也未能年年超越股市變化。

即使如此,大眾投資人、公司企業和政府機關等,仍然每年付給華爾街顧問數十億美金,期待後者能為他們回答下列這個大哉問:「股市將會如何變化?」正如家財萬貫的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所言,股市預測專家的唯一價值,就是讓算命師看來沒那麼糟糕。
出版社:大塊文化



天地民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帶我去遠方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