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06

天地民心

天地民心

作者/朱秀海

內容簡介
《喬家大院》作者最新力作。小說中的主人公是晚清具有「三代帝師」、「一代賢相」之譽的晉儒祁寯藻,因其父祁韻士蒙冤被貶,祁家險些家破人亡,少年祁寯藻認為讀書無用,遂無意科舉入仕。在結識北方大儒張觀藜後,祁寯藻的想法發生了變化。


他覺得讀書人的一生不應該眼看著天下大亂將起而無所作為,而應該作為天地民心的代言人,立于朝堂之上,「致君堯舜,使民小康」。從此,祁寯藻便走上了險象環生的仕途。作為一個漢臣,一個為天下生民請命的清官,與污濁不堪、貪瀆成風的晚清官場格格不入。上有企圖獨攬朝政的滿臣集團,下有意欲點燃天下大火的災民會,形形色色的人幾次三番要致他於死地,幸而有初戀情人妙真、痴情格格含黛、結髮妻子玉環等人設法營救,化險為夷。

祁寯藻不顧個人安危,直言進諫,勸道光、咸豐、同治三位帝王施行堯舜之政,並為清廷提拔了一批能臣廉吏,成為晚清一代文人的典範。其蕩氣迴腸的一生,也將晚清政治的面貌在讀者面前一一還原。

精采書摘

「百姓心裡可以有善惡,皇上心裡卻只能有仁義。他還必須特別能忍受委屈…發了大水,老百姓無家可歸,他不怪自己沒有早一點修堤壩防洪,卻會罵皇上沒有把天下治理好…」

兩天之後,是寯藻第一次進宮當值的日子。

這天他寅時一刻就起了身,梳洗完畢,將要帶的書籍文具包好,坐上車,早早趕到午門外候著。

卯時三刻,宮門大開,一太監引他進了宮,輾轉穿過幾道宮門,才走進了供皇上念書的上書房。七歲的同治皇上已經端坐在上書房一把小小的龍椅之上。

寯藻急忙趨前趴下叩頭,口稱:「臣祁寯藻叩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同治回頭看一眼一旁侍立隨時教他禮的內侍。內侍道:「皇上下旨呀,讓祁師傅平身。賜坐。」

同治聽了道:「祁師傅平身。賜坐。」

寯藻道:「臣謝皇上。」他要起身,卻半天沒能起得來。

同治又看內侍。內侍道:「皇上應當下旨,讓奴才攙祁師傅起來!」

同治生氣道:「這種事情還要朕下旨?你看見了還不該馬上去做?」內侍急道:「喳!」他跑過去扶起祁寯藻,又搬過凳子,扶寯藻坐下。

寯藻再道:「臣祁寯藻謝坐。」

同治這時站起,看內侍,道:「照祖宗的規矩,朕也該起來向祁師傅作一個揖,算是盡了師生之禮。」內侍聽了高興道:「皇上聖明。」

同治離座,站立。寯藻一見,急忙站起。

同治向寯藻鞠了一躬。寯藻再次跪下叩拜:「臣謝皇上。皇上既然全了君臣師生之禮,祁寯藻就要給皇上講書了。」

同治歸座,又看內侍。內侍道:「皇上應當下旨,祁師傅請。」

同治回頭道:「祁師傅請。」寯藻爬起,就要開課,慈禧悄悄帶人走進上書房,在一道簾幕之後悄悄坐下,示意眾人不要聲張。

同治坐著,寯藻站著,就聽寯藻問道:「臣祁寯藻請問皇上,以前都讀過什麼書?」

同治道:「朕從五歲發蒙,書已讀了兩年,今年原本說要開始讀四書五經。不過朕聽說祁師傅當年給兩位先皇都講過,怎麼才能做一個好皇上。讀經之前,祁師傅也能先給朕講一講這個嗎?」

寯藻聽了高興道:「臣祁寯藻領旨。臣今日第一天侍候皇上讀書,皇上就讓臣講一講如何做一個好皇上,可知皇上天縱聖明,生來便有一顆堯舜之心。皇上,臣以為古往今來最好的皇上,就是堯舜。」

同治饒有興趣地問:「那你跟朕說說,堯舜是什麼樣的皇上呢?」
寯藻道:「皇上要想知道堯舜是什麼樣的皇上,就必先知道什麼是皇上,天下萬民為什麼需要皇上。」

同治瞪大一雙眼睛道:「對,這個事情朕到這會兒也不明白,快給朕說說!」

寯藻道:「天地生人,其來也遠,當初世上並沒有皇上,人們為了私利相互爭奪,相互廝殺,天下沒有公義,後來聰明人發現這樣不行,應當有一個人出面主持天下公義,約束眾人的行為,這樣就有了君王、有了皇上。認真說起來,皇上就是天下人公推出來為天下人主持公道,管理造福天下人的官,是天下最大的官!」

同治聽了興奮,又問:「那什麼是官呢?」

寯藻用手指比畫著說道:「官者管也,它的職責在於管理天下,讓天下人都過上豐衣足食的好日子,而他自己,卻要頭戴竹笠,心繫天下,與民同甘共苦,老百姓不能吃的苦他要吃,老百姓不能受的委屈他也要受。同時他又應當是天下百姓的楷模,天下最大的好事,老百姓可以不去做,皇上卻一定要去做,天下最小的壞事,老百姓可以去做,皇上卻一定不能做!百姓心裡可以有善惡,皇上心裡卻只能有仁義。他還必須特別能忍受委屈,天不下雨,地裡的莊稼死了,老百姓不罵自己,卻會怨恨皇上,發了大水,老百姓無家可歸,他不怪自己沒有早一點修堤壩防洪,卻會罵皇上沒有把天下治理好,讓他受這樣的罪。」同治聽著,臉色一點點黯淡下來。

寯藻道:「皇上和平常人還有最大一點不同。平民百姓可以做聖人,也可以做強盜,但是皇上一旦做了皇上,就只能做堯舜之君,不然天下人就會認為你是桀紂!一旦天下人皆認為你是桀紂,他們就認為自己有理由造你的反,把你從皇位上拉下來,打翻在地!這不為別的,僅僅因為你沒有讓他們過上好日子,因為你是他們的皇上!」

同治聽到這裡,「哇」的一聲大哭,起身就朝門外跑。慈禧此時從簾幕後走出,同治見了,回頭撲進她的懷中,大哭不止。

慈禧撫慰道:「皇上別怕,母后在這兒呢!」

寯藻大驚,看是慈禧,連忙俯伏在地,口稱:「臣祁寯藻給太后請安!」慈禧也不理他,一點點把同治臉上的淚珠拭淨,又一把把同治抱回到龍椅上坐下。

同治卻拉住她的衣服不撒手,連聲哭叫道:「母后別走,載淳害怕!載淳不當這個皇上了!」

慈禧怒道:「胡說!皇上,母后現在告訴你什麼叫皇上。皇上就是上天的兒子,是上天派下來管治天下萬民的,所以叫作天子!皇上既是天子,就是天下之主。有兩句話皇上一定要記住,第一句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就是說,天下的土地和百姓都是你的;第二句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天下的土地和百姓既然都是皇上的,皇上就是他們的主子,天下人就都是你的奴才,你要他們死,他們就不能活!」

同治又被嚇住了,止住哭聲,怔怔地看她,又回頭看寯藻。寯藻仍在地下趴著,聽到這裡,一口血「哇」的一聲從喉嚨裡噴出來。

高寶出版



愛有點痛,有點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半秒直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