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8/22

愛有點痛,有點廢

愛有點痛,有點廢


文/節錄自寶瓶文化《愛有點痛,有點廢》


作者:吳仁麟


男人有太多秘密。

一段逝去卻在心裡緬懷長久的愛情, 一個渴望卻又遙遠不可得的戀人。



男人有太多掙扎。

下半身慾望與大腦理智的拔河戰,不愛之後分手或不分手的拉鋸戰。


男人有太多渴望。

性愛上心靈與肉體的完美結合, 道德上主動或被動的越軌權限。


這是女人猜不透的男人, 也是女人最想懂的男人!




新書內容搶先看:


昆陽站的晚風


一直找不到對象的半頹廢男人,決定要結婚了。

整件事情聽來有些詭異。

那天他在下班後搭了地鐵走出昆陽站,一個神秘的黑衣女子忽然跑過來問他,是不是屬豬,36歲,他嚇了一跳,以為自己撞到鬼了,怎麼有人看臉就知道年齡?

天色有點暗,捷運站裡燈光又不怎麼優,他只隱約看到那女人在一片黑暗中微張的嘴唇,其他大半張臉都被那頂亮片卡車司機帽給蓋住了,只覺得是個臉蛋還算秀麗的女子,怎麼看也不像壞人。

不過他還是很警戒的不做任何反應,在台北,連小孩都知道滿城盡是詐騙集團,他先裝死再說。

「如果你屬豬,今年一定要結婚,錯過今年,就一輩子也結不了了。」她沒等到他開口,說了這句非常像恐怖分子的話。

他覺得這女人真的很莫名奇妙,竟然這樣嚇他,應該是婚友社的花招吧,他想,就換他來嚇嚇她吧。

「好啊,我現在就向妳求婚,嫁給我吧,我不認識妳,但是我喜歡妳。」他把捷運站當成夜店,立馬開把。

那女人聽完之後怪怪的冷笑兩聲,好像他正確回答了密碼,只回了他一句:「說話要算話。」一轉身就不見人影。

半頹廢男人開始嚴重的懷疑自己真的見到鬼了。

沒再多想,他像往常一樣的走出昆陽站,陣陣晚風吹了過來,提醒他不用急著回家,那個簡陃的單身漢小套房裡沒有任何人在等他。

看著忠孝東路上的一片燈海,他內心一陣悲涼,36歲的男人,滿街都是意中人,就是沒有人中意,他真的好想找一個人陪他共度一生。

這時候,他下定決心,一定要結婚,甚至,是剛剛那個有點鬼鬼的女人也好。

但是每天朝九晚五的他,根本沒有時間去找結婚對象。

他試著到那些婚友網站找機會,見了幾個人,也參加過幾次快速約會,假日時還在家人安排下相過幾次親。

折騰幾個月下來,他唯一得到的結論是自己沒辦法在這種情況下去進入婚姻,因為不想把自己一生的幸福當成是交易,只要是被刻意安排的對象,條件再好他都不想要。

他於是開始懷念起那名曾經恐嚇過他的那女鬼,或女人,至少,那是他活到這把年紀會懷念的女人。

他於是開始刻意在下班時多在昆陽站流連一點時間,期待她的出現,卻每次都是一場空等,日子一天、兩天這樣下去,他覺得自己已經得了相思病,他好想她。

「您在找一位戴亮片卡車帽女孩是吧?」站外那位賣胡椒餅的老阿伯看了他好幾天,終於忍不住這樣問他。

「是啊,她在那裡?快告訴我。」他像久旱逢甘霖似的只差沒去搖阿伯的肩膀。

「她託了一封信給我,說這幾天如果有個笨蛋老是在下班時出現找他,叫我就把信交給這人,我看了幾天,應該是你,她說,要跟你要五百元轉信費。」阿伯拿出一個粉紅信封交給他。

給,五百萬都給,他拿出五百元,買到了相思的解藥,打開信封,掉出女人的照片和一張小卡片。

卡片上寫著:「有看過這樣的相親嗎?如果嚇不走你,我們就來交往吧,我叫潔西卡,在廣告公司上班。」

他於是想起老媽在很久以前提到,她有位高中同學的女兒也在找對象的事,是剛從美國回來的高收入創意人,還說對方已經要了他的照片和相關資料,正在考慮要不要見他。

他拿起手機,依卡片裡的號碼打電話給她,他發現,在還沒和她正式交往前,他已經被這創意又恐怖的相親戲碼搞得情不自禁愛上她了。



愛誰都可以要先愛自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天地民心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