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7/31

面對愛與生命,如何抉擇?

面對愛與生命,如何抉擇?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皇冠文化《救救我!》】



內容介紹:

妳的眼裡充滿了熊熊火燄,彷彿像要點燃大海。

而我從妳眼裡讀到的訊息遠超過了這一切,

那是請求援助的吶喊:救救我!

懷抱著百老匯夢想卻不得志的巴黎女孩茱麗葉、始終走不出喪妻之痛的醫師山姆,除了同樣的失意和緊閉的心扉,山姆和茱麗葉可說是兩條平行線,更別說有相愛的可能。

但在什麼事都可能發生的紐約,他們相遇了。熱烈的愛戀是如此讓人措手不及,因為害怕受傷,茱麗葉謊稱自己是律師,山姆則騙她自己已婚。在茱麗葉即將回到巴黎的前夕,山姆提議共度這最後一個週末,等茱麗葉回到巴黎,彼此就再也沒有任何牽扯。

無法收拾的情感在彼此心中蔓延,當離別的時刻到來,也許只要一句話,就能讓兩人的未來大不相同,但山姆和茱麗葉卻都沒有開口,眼睜睜地看著對方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半個小時後,教人驚駭的消息從天而降:茱麗葉所搭乘的飛機在空中爆炸了!山姆瞬間掉入無盡悔恨和感傷的深淵,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們的故事,其實才剛要開始……




新書內容搶先看:

頭一遭感受到死亡的氣息不懷好意地在身邊環繞。

那輛四輪傳動的休旅車在急速中失控地衝上了人行道,在一陣刺耳的煞車聲裡停了下來。車子居然沒有撞到任何人,簡直是奇蹟。

「你這個瘋子!殺人犯!」雖然知道自己對剛才發生的事也該負起責任,不過茱麗葉還是對著肇事司機的方向大罵了起來。

這兩秒鐘裡,茱麗葉的血脈賁張到幾乎要爆炸的地步。

和平常一樣,她仍舊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看來這個城市完全不是為了夢想家而建造的,處處有險境,到處都是危機……

「該死!」山姆喊道。

這一次,他真的嚇到了。就在兩秒間,竟然會有如此大的轉變。人們總是在如臨深淵的情況下生活著,這一點山姆比誰都還要清楚。不過發生這種事,任誰都免不了心驚膽顫。

火速跳出車外的山姆一把拎起鄰座上唾手可得的醫療包。

「還好嗎?妳有沒有怎麼樣?我是醫生,可以為幫妳檢查,或送妳去醫院。」

「不要緊,我沒事。」茱麗葉請他放心。

山姆伸手扶她,幫她站起來,茱麗葉第一次抬頭望向山姆。

前一秒鐘她還不存在,剎那間,她居然就在他眼前。

「妳確定一切都沒問題嗎?」他很不好意思地再問了一次。

「沒問題。」

「要不要去小酌一杯壓壓驚?」

「不用了,謝謝。」茱麗葉回絕了他的邀請。「不用麻煩了。」

山姆試著說服她:「拜託妳,請給我一個道歉的機會。」

山姆指著萬豪酒店壯觀的門面,那是一棟在時代廣場西側居高臨下、充滿未來風格的建築物。

「我把車停到酒店的停車場,馬上回來。妳可以在酒店大廳等我嗎?」

「好。」

山姆向他的休旅車走了幾步,雖然已經開始走路,但他竟突然轉過身來,回去向茱麗葉自我介紹。

「我叫山姆‧葛若維。」他說。「我是醫生。」

茱麗葉看著山姆,一股渴望被愛的期待籠罩住她,在她開口說話之際,就知道自己做了件蠢事,但已經太遲了。

「幸會,我是茱麗葉‧波蒙,我是律師。」


不顧嚴寒與蕭瑟的冷風仍舊緊緊包圍著城市,酒店門前仍有川流不息的人潮,人人行色匆忙。茱麗葉在大廳待了好幾分鐘,她看著像是在演出芭蕾舞劇般的計程車以及長型禮車,載來了許多穿著西裝禮服和晚宴服的男男女女。山姆從停車場電梯的方向走了過來。

憑藉著五十層樓高的玻璃牆與水泥建築,萬豪酒店是曼哈頓的第二大旅館。茱麗葉從未踏入這間酒店,當她走進了挑高四十層樓的巨型中庭時,忍不住睜大了雙眼。耀眼奪目的照明讓人剎那間忘了自己其實置身於寒冷的隆冬。

茱麗葉隨山姆踏上往三樓的手扶梯。他們一起走進其中一座宛如太空艙的透明電梯,感覺就像要貫穿整棟大樓,往上凌空飛去。山姆按下第五十層樓的按鈕,他們便展開了通往頂樓的暈眩之旅。

在這段期間,兩人都不發一語……

我為什麼要請這個女孩?山姆心想,覺得似乎有點應付不了這種局面。

「妳來紐約工作嗎?」

「對。」她用一種想讓自己心安的聲調說著。「為了來開一個跟法律有關的會議……」

真該死,我幹嘛要說自己是律師呢?這簡直是給說謊的我最好的教訓!

「妳會在曼哈頓待一陣子嗎?」

「我明天晚上就回法國。」

至少,這不是個謊話!

到了第三十一層樓時,茱麗葉才稍稍傾身向玻璃窗面下望了一眼,馬上覺得暈頭轉向,就像她被懸掛在半空中。

喔哦……現在可不是吐的時候。

電梯在餐廳的前庭門口開啟,有位女服務生過來拿他們的大衣外套,並替他們帶位。

可以眺望城市全景的吧台幾乎佔了酒店頂樓的一大半。他們運氣不錯,今晚餐廳的人不多,居然還能找到一張正對窗戶的桌子坐下,足以把紐約市的美景盡收眼底。

整間餐廳都沉浸在柔美的燈光下。小表演台上有個年輕女子,邊彈鋼琴邊以戴安娜‧克瑞兒的爵士樂演唱方式唱出一首首優雅動聽的抒情歌曲。

茱麗葉看著菜單,隨便什麼東西都貴得教人咋舌。山姆選了一杯不甜的馬丁尼,茱麗葉則挑了一杯以伏特加酒、越桔汁及綠檸檬汁調的雞尾酒。餐廳的氣氛是如此祥和,茱麗葉卻無法放鬆,因為有樣東西叫她坐立不安。忽然間,她發現原來是整棟建築物在緩緩移動!

山姆發現了她的侷促不安。

「吧台在轉。」山姆笑著解釋。

「怎麼會這樣?」

「吧台蓋在會自轉的平台上。」

「真是不可思議。」茱麗葉微笑著回答。

現在是晚上七點零三分。


晚上七點零八分


在搖曳的燭光下,茱麗葉注意到山姆疲累的面容以及他那雙藍綠不同顏色的眼睛。就教會的說法,這可是惡魔的象徵……

但這對他的俊秀毫不妨礙,他長得真的很不錯。按照美國人的說法是:很正點。特別是他具磁性的嗓音,既有魅力又吸引人。

她深深地吸了口氣,因為她的心跳,跳得比她所想的還要快。


晚上七點十一分


他很欣賞她不做作這一點。雖然她穿著一身上班女郎的套裝,本人卻是十分質樸自然。她的英文相當流利,帶著討人喜歡的口音。她的臉龐在微笑的時候,好像會綻放出閃耀的光芒。

而且,每當他盯著她瞧時,都覺得自己彷彿輕輕觸了電。


晚上七點十五分


剛才要是我告訴他,我只是個女服務生,他還會想請我喝一杯嗎?


晚上七點二十分


他看見她只穿了件單薄的套頭毛衣,冷得直打哆嗦。他站了起來,把西裝外套披在她肩上。

「不用了,沒問題的,真的。」她禮貌地回答。

不過他卻感覺她臉上的表情,似乎和她口中所說的完全相反。

「妳等一下再還我就好了。」他從容地向她建議。

我覺得妳真是美得教人傾倒。


晚上七點二十五分


寂靜無聲。

她喝了一口雞尾酒。

他望向窗外,想像延伸在五十層樓底下熙來攘往、嘈雜紛亂的城市,竟是如此似遠又近。

他的目光落在她啃過的指甲上,她迅速握起拳頭,把指甲藏了起來。

他對她投以一個促狹的微笑。

他們之間就算不開口,也是一種無言的對話。


晚上七點二十六分


告訴他。

告訴他真相。就是現在。

告訴他妳不是律師。


晚上七點三十四分


「我覺得有時我在跟你講話的時候,你好像有點心不在焉,難道是女服務生的低胸上衣讓你分心嗎?」

他面帶微笑:「妳在吃醋嗎?」

「你少作夢了!」

說完,她起身向化妝間走去。



一個人留在那裡,山姆竟發覺自己的情緒極度慌亂。

山姆,快離開這裡,趁一切還沒太遲之前,快讓自己消失。

這個女人太危險了。她的眼神中有閃爍的光芒,她的臉上有一種溫柔且真誠的神情,讓山姆深深著迷。

他這麼覺得,是因為他還沒準備好接受另一個人。當然,剛才有好幾分鐘的時間,他覺得自己變得輕鬆愉快、舒適愜意,有無限的能力,而且相當開心。不過那是種幻覺,來得快去得也快。

他看看錶,深吸了一口氣。為了讓自己平靜下來,他把菸盒擺在桌上,沒想到這個舉動反而更讓他神經緊繃。因為法律明文規定,今後紐約的酒吧和餐廳一律禁菸,這座「不夜城」早已屈服在零危險的獨裁專政下。

他想到老麥昆對他說的那番話。為什麼不來場「翻雲覆雨」?是啊,做完一場完美的性愛後,就能說出那些露骨的實話。這可不是罪惡的事。不過他很快就打消了念頭,因為他對茱麗葉的感覺,並非只建立在對性愛的渴求上。

而問題就出在這裡……



女孩和女人之間 關於「愛」的故事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給大忙人的冥想速成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