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7/31

女孩和女人之間 關於「愛」的故事

女孩和女人之間 關於「愛」的故事

【聯合新聞網/文、圖節錄自木馬文化《讓愛走進來》】


內容介紹:

這是女孩和女人之間關於「愛」的故事,也是一個勇敢動人的現代童話。

在31歲寇芮亞愛情美夢幻滅的那天,11歲的克萊兒一身狼狽,打開咖啡店的大門走了進來,屬於女人和女孩的故事就此展開,進而發展出一段深刻的忘年友誼。

新書內容搶先看:


第一章 寇芮亞


一名男子走進我的生命,我的人生,我真正的人生,就此展開。這位陌生人英挺帥氣,一襲西裝剪裁合宜,而且……好啦,我知道這聽起來很點點點,相信莉妮聽了一定也會嗤之以鼻,嫌惡地戳破我的美夢泡泡:第一戳,什麼叫男人會改變女人的生命,女性主義者聽了就討厭,不過,依照接下來的情節發展,這名男子並未改變我的生命,而是為我的生命帶來改變;第二戳,都活了三十一個年頭了,還敢說自己的生命才剛開始,未免不符事實,令人作嘔;第三戳,總有人愛化生命的片刻為電影的永恆,論誰聽了都要雞皮疙瘩掉滿地。

我會回敬她,我知道我說話是有點誇張,但,當我的陌生人背著光踏進我經營的咖啡館,那瞬間,一切都變了。要不是店裡處處是桌椅、客人、小狗,近午的秋陽就會將他瘦削的影子投射在地板上,宛如奧斯卡名導奧森.威爾斯鏡頭底下的場景。不過,莉妮八成又會拿起三叉戟戳戳我,說她快吐了,隨便她嘍,我照樣要講,就在這個十月的早晨,一名男子開門進來,我的人生就此展開。

這是非常普通的一天,用膝蓋都感覺得出來,就連日曆上的數字也在叫嚷自己有多稀鬆平常。星期六,朵拉咖啡館人聲鼎沸,菸霧繚繞,像一朵暴風雲,盤旋在我和顧客的頭頂。我坐在櫃檯後方的高腳椅上,平常不需要招呼客人我就坐在這個地方,觀賞海斯和荷西下西洋棋。大家都說他們下得很好,他們自己也欣然同意,海斯就說過:「我們不是天才啦,況且也下不贏那台『深藍』,連俄國西洋棋冠軍都輸它咧。但我們還是靠夭強的啦。」海斯是德州人,替《費城詢問報》撰寫紅酒專欄。他罵人總愛別出心裁,進到店裡一定先把椅子翻轉一百八十度,大力砰在地上,再跨坐上去。

我在一旁觀戰,捲毛荷西突然抬起頭,瞧了海斯一眼,眼神哀婉,淚眼汪汪,接著舉棋移動一步。我不是很懂西洋棋,但不管荷西做了甚麼,都絕對是著狠棋,因為海斯仰天大叫:「找死啊你這小子,快說你是從哪個屁眼生出這著妙棋的。」說完轉頭看了看我,無奈地笑了笑,眼底閃爍著牛仔般親切的光芒,我牽動單邊嘴角,算是在聳肩,以示遺憾,用表情告訴他:「回天乏術。」



這時,另一位常客上門了,霏德菈披散著一頭紅棕色的捲髮,身穿皮褲,挺著尚在哺乳的傲人雙峰,後頭拖著超大台嬰兒車,白色大輪子架高黑色車體,非常典型的英式嬰兒車。店裡五個人見狀全跳了起來,擠破頭搶著幫霏德菈壓門,她對坐在門口的夫妻投以乞求的眼神,這根本是多此一舉,人家早就趕忙收拾桌上的卡布奇諾,火速拿開鐵椅上的外套、背包、相機包,大方讓位給她。

「寇芮亞!」霏德菈像唱歌似地叫喚店裡另一頭的我,聲音跟你想像中一樣悅耳動人,「我要咖啡歐蕾,糖加倍,再來點讓我有罪惡感的小點心,拜託嘍。」我們店是不幫客人送餐點的,但霏德菈用香肩嘆了一口氣,表示無能為力,又用纖纖玉手比了比寶寶,瞧瞧這折騰人的小東西,真是從古到今所有媽咪的負擔。霏德菈是個討厭鬼,但她女兒萊格拉就可愛多了。我端著咖啡和可頌麵包,從櫃檯走出來,穿過餐桌閃過小狗,一路呈之字形前進,全都是為了要看霏德菈的寶寶萊格拉。



「妳看,妳也想生一個吧,」霏德菈說。我費了好一番功夫才把視線從寶寶身上移開,轉到她那美到惹人厭的媽媽身上,「看吧看吧,」霏德菈說,「妳那雙眼睛全部就黏著她了。」痛痛痛痛痛,我心想,但還是坐下來和她聊聊。「全部就」是甚麼怪講法,不過我聽了心裡很暖和,雖然只是小小一團火,不過足夠我跟她聊上五分鐘了。



萊格拉在豹紋毯子底下扭扭身子,打打呵欠,伸伸小拳頭,霏德菈趕忙把她抱到膝上,彎下天鵝般的頸子,將臉蛋湊向一簇簇胡蘿蔔色的頭髮,聞一聞寶寶身上的香味,動作自然不造作,媽媽味十足,看得我臂上寒毛倒豎。我伸出手指碰一碰萊格拉的小手,她一把緊緊抓住,不肯放手。

「妳知道妳也該生一個的,」霏德菈說。怎麼又提這個,這下真的惹毛我了,不過,一看到她柔和的表情,我氣就消了。只要抱著萊格拉,霏德菈就變得沒那麼可惡。我輕輕一笑,俏皮地回她:「我帶著寶寶,妳能想像那畫面嗎?」

「當然可以啊,一清二楚呢,」霏德菈說,「妳自己也想像得出來不是嗎。」

雖然我很氣她臉上那得意的笑容,雖然我到死都不會向她坦白,但我不得不承認,她說的話確實有幾分道理:也許我不能一五一十描摹那畫面,但我的確想像得出來,而且,我還真的想過好幾回,但每次想一想,心裡總會有個聲音把我拉回現實:我相信,身為女人,在讓新生命降臨到世上之前,必須先真真切切地活出自我才行。

事實上,我也尋尋覓覓好一陣子了,但都一無所獲。如果你納悶一個三十出頭的女人,拚死拚活念完大學,辛辛苦苦讀了一堆中世紀寓言,但一進到弱肉強食的職場,卻只爬到咖啡館經理的位置,這我絕不會怪你,因為就連我自己都很困惑。我想來想去,最佳的解釋就是我想不到自己還能做什麼,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想不到。如果我不甘只做愚蠢的副業,而是真心想闖出一片天,那就非得找到非常喜歡的工作不可。以我的經驗來看,要知道自己喜歡什麼很不簡單,常常原先喜歡的,到頭來卻發現沒那麼愛,但,不論是什麼工作,只要堅持不懈做上一段時間,一家小咖啡館也會自成一方天地。

我望望霏德菈和萊格拉,看看閃閃發亮的黑色嬰兒車,霎那間覺得好無力。如果一個不到四十五公斤的女人,,還能被形容成「抬起大屁股離開椅子」,那我這時就抬起大屁股離開了椅子,拖著笨重的身軀回到櫃台後面。

說了這麼多,就是想表達這天究竟有多平凡,平凡到了枯燥乏味、了無生氣的地步。畢竟,你得先知道我遇見陌生人「之前」的生活,才曉得我「之後」的轉變。不過,在陌生人出現之前(我是真心相信我以下所言,就算莉妮要笑我自以為在拍電影也沒關係),就在咖啡館的門再次打開前那一分鐘,平凡的日子飄來不凡的氣息,準備迎接改變到來…



幽默,可以對抗邪惡世界!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面對愛與生命,如何抉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