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0/02

面對著殘破的台灣

文/殷乃平

 回顧過去十年,台灣的國力由盛而衰,金融危機揮之不去,經濟成長由四小龍之首落為四小龍+四小虎+中國+印度等國之末。公權力腐化、執政錯誤、公帑濫支濫用、不斷舉債因應,財政從尚有賸餘變為鉅額負債,人民的政府包袱益加沉重。近年來,國際貨幣基金正在鼓吹各國編製政府的資產負債表以觀測其經濟體制的危險度。如果觀察我國這十年政府的資產淨值,應該已由正數變為極大的負值,經濟的體質已經快速惡化了。

 如眾所周知,政府舉債最後必然是由納稅人來分攤支付,而我國的負債數字不僅僅是政府預決算中所顯示的那麼「保守」,如金融重建基金的錢是向銀行借的、護盤股市的國安基金也是借來的,都不包括在債務之中,如將政府各種未計的銀行貸借加入,再依國際貨幣基金的標準,將政府的信用保證等算進來,我政府債務總額早已超過十二兆台幣。好像在不知不覺中,台灣已經被掏空了。

 一九九八年九月的產業危機,政府從股市護盤,到要求銀行對企業紓困,進而釀成金融危機,銀行業壞帳總額超過其全體資本,被迫要成立金融重建基金來拯救。不論藍綠政府,都是不斷用一個錯誤政策去解決另一個政策錯誤,代價是企業倒閉,老闆掏空出走,政府砸納稅人的錢買單。估計除了政府的支出外,台灣經濟為此付出的成本至少在十一兆以上。

 除此之外,選舉支票亂開,老農津貼逢選舉必加碼;二○○四年大選,由於民間投資低迷,政府推出兩兆雙星計劃,從銀行拿出兩兆低利貸款給面板業與半導體產業在台灣投資,問題是台灣競爭力落於韓國與中國之後,才有產業出走潮,這兩個產業用政府的錢來愛台灣,賠了將又是誰買單?這次選舉一週一利多的主角,是三百億勞退基金投入股市,不過,有多少人知道,勞退基金賠了錢,依法國庫必須要回補?買單的還是全民。如此看來,選舉支票不兌現還是全民之幸,如要兌現,納稅人倒楣。

 這十年中,我們看到的是整個社會的財富重分配,掌權者個人愈變愈富,財團則愈來愈肥。官商勾結,行政、司法、商人共構的貪腐集團形成,從太平洋SOGO案,苦主章明強在電視上的哭訴,人們才能一窺幕後的高層官員、金融機構、財團爭奪運作的利益交易狀況;ETC案暴露出財團競標,黨政較勁,弊端重重,司法卻雷大雨小,最後奇蹟式的船過水無痕,只有消費者繼續受害;二次金改,眾金控宮中後門行走,強迫國有銀行嫁入民間財團家,深深的後宮中,藏有許多的貓膩,值得識者回味深思;台糖的土地、砂石,資產豐富,從藍吃到綠;而國有財產明火執仗的搬到財團、建商手中,口袋滿滿、因之而昇官的不肖官員有多少?高捷案經數度檢舉不成,後因泰勞暴動,引起國際關注,才浮到水面。

 可惜的是司法竟不顧國際上的眾目睽睽,官商勾結剝削泰勞部份竟判無罪,似乎在黑手下,問題又掩蓋到落下的黑幕之後了。它如金檢局局長涉及內線交易被判刑、多位部會次長、官員因貪瀆案件起訴,上行下效,難怪被貪污罪起訴的藍綠天王中,有人指斥司法因人而異。面對大貪而不辨,司法被人操弄,是一個現代國家最大的悲哀。

 誰來監督這個政府?人民才是頭家,可是頭家被經理人吃死、吃空,真正的看門狗沒有盡責,不論立法、監察、司法機制都生銹,運作失常,一時的選舉支票又常使選民喪失了判斷能力,台灣的前途,似乎問題重重。有人說:這是一個黑暗的時代,也是一個醜陋的時代。但是人心不死,街頭上有數萬反貪腐的紅衫軍;司法界也還有不少力拒上級與外界干預的法官與檢察官;媒體不畏強權的公開報導,雖然還比不上扳倒總統的菲律賓媒體,卻也顯示出在台灣的民主與新聞自由的環境下,還是具有希望的。只是到了二○○八年,面對一個腐化的政府,一個殘破、負債累累的財政,誰能振衰起蔽,重拾台灣未來的信心呢?這仍將是一個人民的選擇。(作者為政治大學金融系教授)



傷人不要傷心←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內心的茫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