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5/04

疤痕

「我想告訴妳一件事,我想,我的憂鬱症,應該和我幼年時期的往事有關係。」

慧蓮外表出色,十六歲時就曾經當過模特兒,差一點踏進演藝圈,但她選擇在二十一歲就結了婚,以輔佐丈夫建立事業與養兒育女為人生第一要務。外人都以為,她應該是個幸福的婦人,但她卻在三十多歲時患了重度憂鬱症。丈夫當時並不認為她的病症有多嚴重,反對她就醫,怕別人知道她去看精神科沒面子。這一耽擱,使她病情加劇。這些年來,她自殺不下十次。 如今,她領有傷殘手冊,仍持續就醫,離家獨居,病情逐漸獲得控制。 有天喝下午茶時,她提起一早看到的「幼女遭父親性侵,母親疑似知情不報」的新聞,提起了她不願回首的過往。 幼年姨丈性侵 「我的童年很慘,」慧蓮說:「爸媽太忙,我寄住在阿姨、姨丈家。姨丈從我十歲開始,就對我性侵。我十多歲回到家中與爸媽同住後,曾經試圖跟父親提起這件事。我爸爸竟然說:『還好妳小時候我都沒有抱妳,否則妳也會說我對妳性侵害。』」 我愕然。天哪,這是什麼樣的回答。我不知該怎麼安慰她。對她而言,那是一條心頭永不凝血的傷痕吧。 嚴重傷害她的人,不只是她的姨丈,還有她的父親。人間最大慘事,是小孩遇到重大傷害時,想要跟最親的人講,卻還被質疑他說謊、被潑一桶冰水。 然而,有許多發生在兒童身上的性侵害事件。軟弱的大人,沒有盡到保護的職責,或為了面子選擇了「以和為貴」,眼睜睜看著孩子的身心繼續破碎。 父親聽了不信 也許慧蓮說得對,她的憂鬱症根源,和她幼年時期的性侵害事件莫大相關。很多傷痕,很難凝血,儘管她想要遺忘,也學會了堅強,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安穩的家。然而,那個噩夢像滾燙的地下岩漿,在某個時候,像火山一樣爆發,摧毀她所有的安全感。 最近,兒童性侵害案件不斷出現在社會版,很多人感嘆,社會越來越亂,但從另一方面來看,或許是「黑數」逐漸浮出檯面,不再被隱藏。


關鍵字: 質疑 性侵 幸福 安慰

老婆像丈母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移情作用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