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4/18

我的陳文茜:可惜 我無法出櫃

我的陳文茜:可惜 我無法出櫃

(文/陳文茜)

每一個旅程都有一個秘密的目的地,而旅者出發時並不知曉。

台灣由於宗教信仰的多元,並不太嚴重歧視同性戀。即使如此,公諸於眾,並和「同志權」公然結盟,仍然是「不夠正確」的事。
蘋果CEO庫克選擇於賈伯斯死後三年公開他的同性戀身分,並以文字陳述這個「特殊」性向帶給他的人格及價值影響。賈伯斯死後三年,蘋果少了傲氣,多了一種說不出的溫柔;iPhone 6 Plus成為史上銷售最好的手機,Apple Pay正式上路。庫克沒有愧對賈伯斯交付的任務;接下來他要證明自己另一個人生選擇。
庫克如此撰文:「我為自己的同志身分感到驕傲。同志身分讓我對少數族裔的處境深有體會,也給我一扇窗,體會其他少數族群每天要面對什麼樣的挑戰。由於同志這件事,讓我對自己更有信心,勇於走自己的道路……它也賜給了我一層像犀牛一樣厚的皮,接受出任蘋果CEO的挑戰。」
庫克的宣言,是世界同志權益的里程碑。儘管他聲明自己並非社會運動人士,仍在意隱私……但他想如果某些人認為,「哦,連蘋果CEO Tim Cook都是同性戀,我願意以隱私交換,安慰因同志身分而孤獨失意,而苦苦堅持的人。」
成為一位同志,首先最痛苦甚至恐懼的,是親人尤其父母的疼痛與否認,這些一切以愛為出發點,對兒女「同志」身分的難堪承受,最終往往成為一種毀滅的力量。掙扎其中走不出去的,乾脆每天活於愛、悔、怨、怒……情緒糾結。多數同志因此選擇「寧可孤獨」,真熬不過,愛上了,分不清是彼此熾烈的感情,還是世人不容的激烈,同志之愛的愛情難題往往比世人異性愛情的難題,更刻骨銘心。





庫克挺身激勵同志

我們都是偷別人影子的人。再特立獨行的人,要衝破這個家庭到世俗到宗教的網,甚至若干「福音」傳達者判定其行為是對「主的蔑視」的罪行之網!多數人當然是懼怕的。我們從來不是自己,我們向來只是會偷影子的膽小鬼;在世俗的眼光下,父母的期盼中,主的眷顧裡;偷個影子,自己安坐其中。了無生趣,過此一生。
但身為同志,他(或她)即使渴望當一個不要傷害父母的孩子,往往不可得。他(或她)必須在自己與父母之間做一個決絕的選擇。成全自己的愛,她從此是一個自私無比的人;成全父母的心,他可能是個行屍走肉、或者欺騙自我也擔誤他人青春的人。
庫克的宣言因此代表一個里程碑。他不只安慰了某些孤獨的人,更代表了人既可以是「成功的人」,當然也可以是「同志」。人有白人、黑人、黃種人……有高、矮、胖、瘦……有異性戀、有同性戀、也有雙性戀。這些「異常的」性別傾向,有時甚至對某些人是祝福;他們共同生長於相似的同性教養文化,在其間相似掙扎,然後彼此更加相知。
至少,我還沒有聽過我的同志朋友對我說:「啊!我的伴侶啊,那個女人,對我而言,簡直是個謎!」
當同志有什麼不好?我老了以後身邊同志朋友愈來愈多,他(她)們往往經歷雙重性別的訓練,變成一個完整的人。而到我這個年齡,同齡男人仍活躍情場,「日正當中」、「情場老手」、「意氣風發」,女人呢?則「年華老去,落夜知秋」。如果一個女同志在我的年齡,在我的處境,她大可不用嘆惜自己,「哦!當年露水紅顏,如今踉蹌悔恨」。在同志的世界裡年齡或許只是個指標;但在異性戀的人生裡,關於「老女人」這件事,年齡可是個墓碑啊!
可惜我欠缺了一個可出的「衣櫃」!


2014年11月01日  蘋果日報專欄
 



嚴震生/柯文哲與奎爾←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陳文茜:給2014的一封信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