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14

巴西旅居 習慣了喇舌

巴西旅居 習慣了喇舌

可樂妞╱新竹

看到前陣子熱門新聞三寶中的吳憶樺,跟女記者喇舌,讓我回想起幾年前,剛剛大學畢業時,因為親戚的關係,到巴西住上一段時間。身為土生土長的台女,對於「國際禮儀」不懂。初來乍到,面對巴西許多新朋友,熱情的標準招呼,讓我一下子難以招架:初碰面的朋友,如果是男生和男生之間,會用握手或是拍肩;若是異性,或是女生和女生,則先奉上「愛的抱抱」,一個緊緊的擁抱後,再來就是要親臉頰兩次。有時候隨著關係的親疏,招呼也可以加上輕柔地撫摸背,或是耳鬢廝磨一陣。總之,每天跟所有你碰上的朋友來點肢體的碰觸是一定要的。




參加派對 拉開了尺度

第一次發生讓我難忘的事情,是在一個巴西大學生的派對。大夥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不久後,我的朋友就各自尋歡作樂,酒酣耳熱之際,一個朋友的好友走了過來,用破英文說:「妳知道來參加巴西的Party,一定要找個人親嘴嗎?要是我待會回來,妳還沒有去找別人親嘴,我就要跟妳親。」聽得我當場傻眼。
我跑去跟我的朋友告狀,他聳聳肩,露出神祕的微笑,然後繼續狂歡。無知的我此時注意到,身旁扭腰擺臀的青年男女,好像真的都一對一對的喇了起來,我一咬牙,想說「喇舌就喇舌,誰怕誰!」等到那位朋友的好友、我平常也把他視作朋友的男生回來,並且靠近我之後,我開始努力催眠自己,眼前的這位是一個大帥哥(當然他並不是),不過事情還是發生了。而且我還努力想假裝自己已經是個喇舌界的老鳥,不過其實我只有真正親過兩任男友的嘴唇。
在這天晚上之後,我突然覺得接吻本身,好像也沒有什麼太了不起的,因為每天都已經跟很多人親臉頰了,只是親的地方稍微再偏過去一點。


感覺不錯 就來親一下

自此,我偶爾碰上感覺還不錯的男生,或是去夜店玩,偶爾來個親親就變得司空見慣。幾個月以內,我快忘記自己到底親過幾個人了。雖然也有些巴西朋友,對男女之間的關係抱持謹守分寸的態度,但比起台灣,這裡的風土民情確實是更加熱情奔放,從小在這裡生活的巴西年輕人,忘記自己親過幾個人好像也是正常的事情。
當我慢慢地融入這樣的文化,甚至交了一個當地的男友後,在一次朋友的聚會上,我的男友喝了點酒,在和另外一個女生朋友道別的時候,他居然在我面前,跟那個女性朋友嘴對嘴親吻。當下,我的感覺是震驚之外,突然了解到,我骨子裡不能容忍我的男朋友把親吻當作朋友之間的舉動。我想自己如果朋友之間就可以親吻,那男女朋友又和普通朋友有什麼差別?


可樂妞╱新竹
2014年01月14日蘋果日報



人間異語:夫像哈比人 對我的愛卻像巨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人間異語:我為布袋戲痴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