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12/24

一擊必殺,黃世銘該出手了!

一擊必殺,黃世銘該出手了!

文/灣 叔

檢察總長黃世銘,在王金平、柯建銘狼狽為奸,合縱連橫之下,被立法院當頭砲擊、監察院放拐子馬、司法院將軍抽車,天羅地網,三路追殺,無所不用其極,必欲去之而後快.

黃世銘不愧是條硬漢子,扛得起,頂得住,只是好沒來由的被扔了滿身爛泥巴.

借用中國時報當年在余紀忠時代質問蔣經國的一篇社論標題:《國法黨紀不容誣陷忠良!》,黃世銘不宜繼續打不還手.身為檢察總長,現在到了挺身而出弔民伐罪的時刻.

黃世銘的第一個「罪狀」,是「監聽」.
事前經過法官批准,跟竊聽沾不上邊.黃世銘唯一的錯,是錯在一不小心,竟然監聽到了王金平自己送上門來,打給柯建銘的電話,王、柯為惡肆無忌憚,於此可見一斑.

這個場景就好像本來到海上去看海豚,不料卻撞上了大白鯊.

你不想惹它,它卻反咬一口放不過你. 黃世銘的第二個「罪狀」,是「越級報告」.
洩密,太牽強、也太荒唐.
第一,「越級報告」跟妨害司法公正一樣,無「法」入罪.
第二,依照法務部《檢察機關辦理刑事訴訟案件應行注意事項》,檢察官如於偵查中發現有違反行政規定,本來就應該通報行政主管機關處理.
第三,檢察總長的頂頭上司是法務部長,偏巧那個法務部長曾勇夫就是「立法院長」王金平關說的對象,黃世銘這個檢察總長,要嘛吃案,要不、就得向提名他的總統報告.

王金平替柯建銘關說,不是「國家機密」,黃世銘跟總統報告,正是「維護公共利益」.黃世銘所表現的,是一個檢查總長應該有的道德勇氣.

放眼今天司法人,黃世銘已經是罕見的稀有動物.
大學畢業的時候,有位女同學的畢業感言是:大學四年,是「綠油油的一片」!

那個年代,民進黨還不存在,中華民國沒有國家認同的問題,蓮葉何田田,「綠油油的一片」,是代表欣欣向榮,無限美好.

但是,從黃世銘的遭遇,似乎說明當今中華民國行政、立法、司法也已經是「綠油油的一片」.

黃世銘陷身在這一片慘綠當中,似乎不得脫身. 宋.周敦頤作有〈愛蓮說〉:「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

晉陶淵明獨愛菊,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黃世銘儘管「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現在要「出泥汙而不染」顯然已不可得,始作俑的國民黨也不容繼續袖手作壁上觀.

這次《檢察官評鑑委員會》的調查,透過陳守煌和林秀濤證詞之交叉比對,可謂在特偵組調查之外首度還原了其間來龍去脈,證實王金平—曾勇夫—陳守煌—林秀濤之間的「連環關說」確實存在,且成功促使林秀濤「奉命不上訴」.
換句話說,這不僅僅是一件意圖關說司法案,而且是一件司法關說「既遂」事件.
國民黨應該重開考紀會,快刀斬亂麻,開除黨籍,一勞永逸從重懲處王金平.

黃世銘則應該立即宣布投入台北市長選舉,作出一擊必殺的凌厲反擊!順便單挑柯建銘,一對一選舉場上見真章.

連勝文、柯文哲這兩個小丑型的「政治素人」把台北市長選舉當猴戲耍,也可以趁早一旁涼快去.

黃世銘的遭遇已經不是黃世銘個人的問題,而是關係到了整個國家社會世道人心的問題: 首先,訴諸民意,給自己討回公道.

還可以 順便破解國民黨捨連勝文另外規畫人選的兩難.

更重要的,是 讓台北市民對王金平投一次不信任票. 黃世銘參選台北市長,只要鎖定一個競選主軸:「給台北市民一次對王金平投不信任票的機會」.

一擊必殺,勝券在握.

民進黨有種,儘管徵召那個狠話說盡、醜事作絕的柯建銘披掛上陣.讓老百姓檢視一下,究竟誰「死定了」.

黃世銘的遭遇,起到了引蛇出洞的效果.

中華民國被王金平、柯建銘這兩個罪魁禍首整得烏煙瘴氣,魑魅魍魎,鬼影幢幢,以前唱軍歌,有句歌詞:「掃除妖孽,重建家邦」,原來如此!

http://blog.udn.com/Chiwanese/10090077



豬瀨直樹與王金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喪失歷史感,台灣當然亂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