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共有
17904篇文章
31篇回應
首頁 »
2020/03/28

我到哪去了?


中國禪宗有一則公案故事:
有一位公差,押解一名犯人去京城。犯人是一名犯了戒的和尚。路途很遙遠,負責任的公差每天早晨醒來後,都要清點身邊的幾樣東西。第一是包袱,他跟和尚的盤纏、寒衣都在裏面,當然不能丟;第二樣是公文,只有將這公文交到京師才算完成任務;第三樣是押解的和尚;第四樣是自己。公差每天早晨都要清點一遍,包袱還在,公文還在,和尚還在,我自己也還在,這才開始上路出發。
日復一日,偏僻的小路上經常只有他們兩人在行走,很是寂寞,免不了閒聊幾句。久而久之,彼此互相照應,關係越來越像朋友了。
有一天,風雨交加,饑寒交迫,兩人趕了一天的路,投宿到一個破廟裏。和尚對公差說:
「不遠處有個集市,我去給您打點兒洒,今天好好放鬆一下。」
公差心思鬆懈,就給和尚打開了枷鎖,放他去了。和尚打酒回來,還買了不少下酒菜。公差喝得酩酊大醉,酣酣沉沉地睡過去。和尚一看,機會終於來了。他從懷裏掏出一把剛買回來的剃刀,嗖嗖嗖,就將公差的頭剃光了。然後,他將公差的衣服扒下來,自己換上,又將自己的僧袍裹在公差身上,連夜逃走了。
對發生的這一切,公差渾然不覺,一覺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醒來後,舒舒服服地伸個懶腰,準備清點東西,繼續趕路。一摸手邊的包袱,包袱還在;再看公文,公文也在;找和尚,和尚找不著了。廟內廟外找,到處都找不到。公差就抓著頭皮想;和尚哪兒去了呢?呃?發現在頭居然是光的!低頭再一看,身上穿著僧袍,恍然大悟,原來和尚也在呢!
前面三樣都在,第四樣就該找自己了。公差又在廟裏四處找,怎麼也找不著自己,心裏就納悶兒了,和尚還在,我到哪兒去了?
附註:這個故事放在今天來解讀,顯得格外有意味。包袱是什麼?是我們每個人的物質生活。不管現在的生活水準如何,每個人都希望生活得更好,所以,物質生活的改善會伴隨著我們的一生,它不會丟。
      公文是什麼?公文是我們的職業。一個人在世界上安身立命,總要有一個社會角色,要通過一種職業建立與他人的關係,實現自己的價值。這份公文也丟不了,會隨時帶在身邊。
      和尚是什麼?和尚是我們日復一日做的事。當我們的自我還在時,押解和管理著這個囚徒。但是,當我們日復一日地忙碌著,過分專注於一件一件瑣碎的事——自己的事、工作的事、朋友的事,就會越忙越忽略自我的感受,不知不覺將自己置換成囚徒。表面上看,和尚還在,日復一日忙碌的事都沒有丟,自我卻找不到了。
      有些人特別看重權力,他的精力都用在打通關係、經營人脈上,職位越來越高,官越做越大,到最後就變成了權力的囚徒。有些人特別想掙錢,開始的時候掙錢是為了花,掙到最後它就是個數字,那就變成了金錢的囚徒。。有些人一輩子執著於感情,一次又一次地受傷,但癡迷不悟,最後就變成了感情的囚徒。凡是你最看重的人事物,往往會把你裹挾進去,讓你變成的囚徒,這時候,「我」就丟了。


把「奧客」送到競爭對手那,就是對自己最大的善待!一個咖啡店老闆:客人在我眼裡分4種←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比爾蓋茨的公開信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