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1/26

真情感言  難忘的母親節 賴建杉 投書 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

59-9    真情感言     難忘的母親節   賴建杉 投書 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

真情感言
難忘的母親節
活體肝臟移植捐贈者 賴建杉

首頁> 協會會刊> 59期> 09頁- 難忘的母親節

  難忘的母親節-有如三溫暖「活體肝臟移植1周年」

去年的母親節當天接到姊的來電通知母親身體狀況不佳, 從事古早味紅茶冰的我與老婆立即放下工作、打烊休店回家探視母親, 母親有時清醒有時不清醒,清醒時母親堅持不就醫,還叫我買蛋糕,本想應該無事。

然而凌晨接到父親緊急電話通知,立即火速送母親到醫院就醫, 家人共識以「不插管」為原則,減輕母親的痛苦,但醫師告知「插管」才能保命, 逼不得已插管搶救。

因母親肝硬化在「加護病房」治療約2個月,十分辛苦,令人不捨。 經醫師通知需要洗肝,家人覺得可試看看,但經過多次洗肝還是無法改善病況, 有隨時死亡的可能,在這種情況下已做好最壞的打算。

在母親多次不穩定狀況下,醫師告知可「換肝」的好消息, 但必須五親等家人活體才可活體捐肝,由家屬決定體檢待時機而定, 但很不幸都未能通過,讓所有人蒙上一層陰影。 在二次進行檢驗時,非常慶幸我能通過此項目,但也有些擔憂,因有家庭, 所以召開家庭會議,討論一些未來的事情, 但最讓我感動的是老婆、兩個兒子都非常支持我救母親的決定。

經院方安排住院隔日早上動手術,手術同意書需配偶同意才有效, 也特別感謝老婆大人的無私,手術才能順利進行。 記得早上5點30分被推入手術室, 預計於隔天凌晨1點30分出手術室(母親在凌晨3點30分順利出手術房, 立即進入加護病房安置)記得一出手術室因麻醉因素半夢半醒之間, 我呼喊「母親」多次。老婆回應「母親沒事,放心!」在事後經家人告知, 手術緊張,度時如年。手術時我與母親分2組人員進行手術移植。

過程中對母親多次發出「病危通知」,院方極力搶救。 母親本身血管比較脆弱無法取得,則由我身上造口血管供母親肝器官使用, 而我則移植一條人工血管需長期吃藥防止血管堵塞。

小時候到現在很少打針、吃藥,疼痛難耐下, 在病房無意說出我後悔了~但非真的後悔, 我覺得很值得,因我早已簽了「器官捐贈卡」, 我了解器官捐贈可延續生命,何況是自己的母親。

最後在這段期間,感謝外孫劉明凱協助支援照護病人, 醫療費用由大哥-賴國振,姊夫-劉宮泰支付,順利完成。

非常感謝『中國醫學院附設醫院』移植中心鄭隆賓院長及 醫療團隊<華陀妙術 、仁術超群 、醫術精湛>捐肝搶救病危母親經歷重重困難, 極力強救、獲得重生!致為感謝!!!

   ps【原文】請閱 本部落格 文章  難忘的母親節 (有如三溫暖)「活體肝臟移植1周年」 搜尋


‧活體肝臟捐贈者 賴建杉

‧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會刊第 59 期


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 版權所有© 引用請務必註明作者及原始出處
複製或轉載請洽中華民國器官捐贈協會取得授權
http://www.organ.org.tw/JRNL/059/059009.htm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0150390514454577
器捐家屬園地 http://blog.xuite.net/organassociation/organfamily
器捐協會「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pages/%E4%B8%AD%E8%8F%AF%E6%B0%91%E5%9C%8B%E5%99%A8%E5%AE%98%E6%8D%90%E8%B4%88%E5%8D%94%E6%9C%83/369134417116?v=wall



器官捐贈家屬是孤單的 生命過程中有人缺席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器捐家屬≠精神病患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