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1/03

習慣與自然

習慣幾乎可以綁住一切,只是不能綁住偶然。比如那只偶然嘗了鮮血的老虎。

一根小小的柱子,一截細細的鏈子,拴得住一頭千斤重的大象,這不荒謬嗎?可這荒謬的場景在印度和秦國隨處可見。那些馴象人,在大象還是小象的時候,就用一條鐵鏈將它綁在水泥柱或鋼柱上,無論小象怎么掙扎都無法掙脫。小象漸漸地習慣了不掙扎,直到長成了大象,可以輕而易舉地掙脫鏈子時,也不掙扎。 馴虎人本來也像馴象人一樣成功,他讓小虎從小吃素,直到小虎長大。老虎不知肉味,自然不會傷人。馴虎人的致命錯誤在于他摔了交之后讓老虎舔淨他流在地上的血,老虎一舔不可收,終于將馴虎人吃了。 小象是被鏈子綁住,而大象則是被習慣綁住。 虎曾經被習慣綁住,而馴虎人則死于習慣(他已經習慣于他的老虎不吃人)。 習慣幾乎可以綁住一切,只是不能綁住偶然。比如那只偶然嘗了鮮血的老虎。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留個缺口給別人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