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年9月6日

【誠品】東京猛暑日乘涼大作戰

(發表於2012年9月誠品站「駐站作家」欄目)

  在天氣預報當中,用太陽圖案來表示「晴天」,應該每個國家都一樣吧,當然日本也是。

   但從幾年前開始,很多氣象預報開始出現「兩種太陽」了:一種是普通的晴天標誌,另一種則表示氣溫劇升到攝氏35度以上的「猛暑日」。


  氣象預報當中,晴天用橙黃色表示,而猛暑日則用濃紅色來強調。但根據在學校所學的物理知識來說(笑),紅色光比橙黃色光低溫,但我們往往用紅色來代表「更熱」的感受。另外,猛暑日的標誌設計有細微的加工,例如太陽周圍的火燄呈現鋸齒狀,或者光芒更為銳利等等,令人聯想到疼痛的感覺。

mousho_1mousho_2

  依我看來,新款太陽的設計,如實反映了日本人對於夏天感情的微妙變化。

  我認為日本人向來相當喜愛夏天,但這個好感度從上世紀末前後就開始降低了。在維基百科日文版的「夏季」條目當中,提到了「取材於夏天的歌謠曲」,收錄的曲子以1980到90年代的作品居多,但很少看到這幾年來的曲子。

  夏天歌曲鼎盛的那些時代,日本的夏天還沒那麼「厲害」,氣溫只要升到32度左右,大家就會驚訝地說「今天好熱啊」。雖然會流些汗,消耗一些體力,但夏天還是一個令人開心、展現活潑的好季節。人們可以享受高溫與日照,樂於曬黑身體。「太陽」並作為夏天的象徵,日本人懷著親切、嚮往的感情來看待它。

  可是自幾年前起,日本許多城市的氣溫常飆高超過35度,越來越多的人中暑,同時媒體開始強調夏天的負面影響,例如曬太陽光會妨礙美容,甚至會遭致皮膚癌。住在城市的人們在夏季出門時,尤其需要思考如何躲開外頭瀰漫的熱氣,以及從空中襲來、並從混凝土牆板和磚路反射的紅、紫外線。

  東京都心商業區有許多具有「混凝土牆板」的建築,為了讓人們可以舒適地來訪,採取了許多方法。

  我最初發現到,噴霧設施增多了。商場在門口以及外面人行道上方,安裝了水管式噴霧設備,而在一些文化娛樂、促銷活動的會場,也會臨時擺設大型噴霧機,相當引人注目。

mousho_3mousho_4

  噴霧乍看之下很清涼,但噴出的水、刮起的風都是常溫的,所以必須等到水霧接觸身體蒸發之後,才會感受到一點涼意。而且在大樓街上會刮起「大樓風」,水霧常常被吹散,看來實際上的涼爽作用並不大。

  商店街和某些活動會場當中,也會在角落放置大冰塊。有些冰塊會雕塑成某些動物,並在裡面埋入小玩具,來引起行人(特別是孩子們)的興趣,吸引他們過來摸看看、玩一玩,暫且忘掉酷暑炎熱。日本人自認善於訴諸視覺創造清涼舒服感,也據說今夏此種用途的冰塊需求增多了,為製冰店帶來不少利潤。

mousho_5

  但在當今的超級大熱天之下,媒體幾乎每天都在報導著有多少人因中暑被送到醫院,光靠這些「假想」的方法已不足以應付。有鑒於此,一部分超市和公共設施標榜出行人的「應急避暑所」,並在門口貼上小牌子提醒大家。有一天我就見到一個老婦人受不了炎熱天氣,躲到超市裡,坐在這張牌子旁邊的凳子上休息一下。

  另外有一些設施,則是早在建設階段就安排了酷夏對策。近年來開發的商務區,種植了不少樹木,為行人提供綠蔭,而去年在大崎商務區完工的商務大樓 「Sony City Osaki」,更以其防暑設備出名。它將素陶製作成的管子布滿大廈外牆,管子裡頭通水(水的主要來源是雨水,為環保貢獻心力),水通過素陶時滲出表面的蒸氣,可用來冷卻外頭炎熱的空氣。模擬實驗顯示使用了這個機制,能讓大樓周圍的空氣降溫兩、三度。

mousho_7

  我也去了大崎逛逛,試圖確認那邊的氣溫是否低於他處。的確覺得靠近大樓就涼爽了一些,但離開後也說不清有多少差距。觸摸素陶的涼感也若有似無地,不明白效果會有多少。

  無論如何,希望這種防暑研究未來要持續進步。我的電腦上平時會顯示東京和台北兩地的天氣消息,而在八月許多天當中,東京氣溫都比台北高上一、兩度。希望「日本緯度與溫度皆高於台灣」這種令人哭笑不得天氣狀態,不要再繼續下去了。

 


【誠品】澀谷道玄坂的「僵硬手扶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誠品】「新宿BICQLO」開幕廣告與日本人的加拉巴哥意識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