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8月22日

讓我們姑且哭一下


311地震後,東京的廣告業界就進入了一個「空白期」,
無論在街上、電視上、還有電車車廂裡,通常廣告都消失了。
之後有了大約一個月的「緊急對應期」,
就是很多廣告以「祝願災區早日復興」、「加油日本」等常套句為主要文案,
而在角落謙虛地提出公司名稱。
此後幾個月算是「半通常期」,用十分體諒目前日本人心情的溫柔文案來包裝正題。
我看,下面廣告也是一個例子:

本気で仕事していれば、
涙の一つや二つ流れるだろう。

[認真工作的時候會落下一兩把眼淚]



仕事で泣いたこともキャリアの一部だと思う。
[因工作哭過,也是一個珍貴的工作經歷]



仕事で泣ける人はきっと幸福。
[可以因工作哭的人一定會是幸福的]
---intelligence改行支援網站『DODA』広告(2011年5月)



另外,6月某一天在一個東京FM電台一個節目裡,
DJ呼籲聽眾寄自己「因工作哭」的經驗談,並介紹了不少聽眾迴響。
當時我在一個辦公室邊做事邊聽,節目太多內容已經忘掉了,
只記得提供體驗談的人以二十幾歲到三十幾歲的聽眾居多,性別,職業種類不太偏頗,
還有DJ邊介紹聽眾迴響邊談感想說,
「你做工作就會有時不由得哭,要看情況,也不能怪在同事面前哭」等等。

我本人從來沒有在工作中哭過,
但有幾次看過年輕同事被上級罵不由得落淚。
總之,「因工作哭」並不是一個新鮮事,
但說到社會對此容許程度的話,與幾年前比起,好像有不少變化。

記得我曾經看過幾個廣告片有「因工作哭」的情景,
像是一個被上級狠狠罵了的白領女生上到樓頂偷偷落淚,同時喝一瓶提神飲料;
或者回家後哭了一場,然後洗一次澡,做護膚爽快一下等等。
(上面例子是根據我模糊記憶,不太正確)
這些角色都先離開工作現場,進入隱私空間,才毫無顧慮的哭起來。
從此看見「因工作哭是可以的,但不能在工作空間哭」這個一種社會共識。
再說是「在別人面前表露負面感情的人是尚未成熟的」這個社會默契。

而說不定,近年這個默契可能鬆了不少。
比如,去年日本的報紙或新聞報導中時而看到的小事件是,
車站站員或無辜乘客受到某些心懷不滿乘客的恫嚇或施暴。
評論員除了嚴厲地批評這些暴徒之外,
還解釋說,現代日本經濟、生活、工作等每個因素的情況相當嚴厲起來了,
讓一般人精神負擔越來越加重,因此他們一直尋求發洩不滿的對象。
可以推測,也有一些人情不自禁地利用自己工作現場來“發洩不滿”。

而我看,這次311大災就成了一個轉折點。
對很多日本人來說,無論是否受到直接的影響,這次大災無異是精神上的一個不小負擔,
總體來說,我們心裡的鬱悶總量增多了不少。
但災後一陣子,很多人一直顧不上個人感情什麼的,
而過了幾個月,一些情況好歹也有所恢復起來了,
讓他們可以沈著一點地顧慮自己,才想起了哭一場來發洩一些心裡瓦礫。
說不定,這種氣氛給廣告和廣播節目帶來了一些影響。

現在,這個「哭」的氣氛大致上過去了,
上面的廣告也轉到下一個更向前走的版本。

一生をかけられる仕事とはなんだろう。
思った時からあなたが始まる。

[什麼是自己畢生的工作?這樣想才會開始“你”。]
---『DODA』廣告(2011年7月〜)

但,最近又出現了一個知名人在工作現場不禁落淚,
就是日本經濟產業大臣海江田萬里

可以解釋,他雖說有點落後了還代表著現在日本社會的氣氛。
但同時,他讓大眾深刻地想到,在公共場所哭是一個多麼難看的醜態。
很遺憾,我不太熟悉他作為大臣取得了一些什麼樣的成果,
但他這次一哭可能讓很多心懷鬱悶的人想“哭也沒辦法,還不如做更有意義的事情!”,
如果是這樣,這必定是他任期中最大的功績。XD


旅行和復興←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現在要拯救什麼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