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3月26日

兩週後

到三月上旬為止,我一直從事制作某家公司的宣傳小冊子。
在制作中途,圍繞冊子內容與廣告主有過爭執,一時險些失去了他的信賴,
但之後繼續努力好歹挽回評價了,讓他在最後一次內容確認會議上對我們高興地說:
「你們做了一項好工作,等結束所有作業之後,咱們一起來吃飯慰勞慰勞工作辛苦吧!」
我也就很開心,打算尋找好的餐館,在三月底開個小宴會。

而正是在完成了最後校對,把檔案遞給印刷公司的第二天,
發生了那次地震和大海嘯。
災區的情況還用說嗎,離那兒幾百公里遠的我們也經驗了前所未有的晃動,
當天電車都停運,使得大多上班族不能回家,待在辦公室或其他地方過了不安的一夜。

但是,過了兩週的現在,首都地區的生活不見得陷入那麼大的苦境。
的確,那些配預告的分區輪番停電天天實施;
個人和企業自主實行的節電使城市許多地方有點暗;
公共交通還未完全恢復通常運行;
超市和超商有一些物品缺貨;
...但這些情況還是在「雖然有不方便也可以維持過去生活」的地步。

相反地,我們精神方面的變化之大更值得說。
正在我們起床、吃飯、上班、做工作、打PC、走街、回家、與家人談的這個時候,
媒體發表的死亡人數每天增多一千名;
電視天天播出讓我們不敢相信的變成廢墟的災區慘狀(順便說一下:日本媒體絕不播屍體影像);
核電站事故的對應遲遲沒有進展,有關放射線方面的報導比率天天提高;
關上電視也有一天幾次餘震;
…讓我們不安的心情難以得閒。

這些心情不得不影響到經濟方面。
住在首都地區的人們除了搶買了電池、暖暖包、飲水等緊急用品之外,
好像盡量控制非急需的消費。
不限是個人消費,全國各地預定於春天舉辦的無數演奏會、展覽會、體育會、文化活動之類
都陸續宣布,鑒於這次災害的情況而決定中止。
也就是,讓人們透過娛樂來消費的很多機會失掉了。
我相識的一個廣告公司的人說,尤其是吃喝玩樂方面的業界今後會相當不行。

大媒體目前都忙於報導災區和核電站消息,
但在部落格、推特和網路專欄,有很多人對於今後日本經濟表示不小的危機感。
如果全國消費愈來愈蕭條,就會減少國內資金流動,也會阻礙支援災區復興。
甚至日前看到,有一個在網路很著名,影響力很大的人用推特呼籲大家要在外吃飯
之後實際約一些追隨者去東京一家餐館吃晚飯。

我記得,也在這次震災之前(哎,我覺得那些日子好像是幾年前了),
「如何激發國內消費」就是為了活化經濟的一個大課題。
可是那些時候的基本想法是「應當研製一些有魅力的產品來刺激客戶的消費慾望」,
總之就是向企業要求更多努力。
但震災後,要求的對象就轉到消費者。是,現在我們非得努力花錢不可。

儘管這樣說,我們還是對消費感到一種尷尬的感情。
我不是說,不在乎災民的苦境就隨便去吃喝玩樂是多麼「不謹慎」*,
而是說,大多日本人的心情現在受到不小傷,非常頹喪了。
當然明知我們要使勁一下致力於很多事情,
但心裡很想要休息一下,如果可以的話盡量要避開刺激,安靜地等候艱辛走過。

(*)不謹慎:不檢點、不嚴肅。日本人面臨別人悲劇的時候,會多用這個詞來勸解自己和其他人不要做輕率的言行傷害受害者的感情。

卻是眼前情況還要求我們鼓起幹勁,抖擻精神,「為了日本復興」要多花些錢。
換句話說,以與節電和捐款一樣的使命感,來購物、花錢、吃喝玩樂。
這多麼脫離我們通常的消費感覺!
就是由於這個理由,我還一直猶豫準備上述那個「慰勞小餐會」。

可是…嗨!沒辦法,現在正是非常時期。
「使命感」是一個很會促使日本人做事的因素,
只要有一個使命,我們會忍耐大多艱難,默默的進行事情。
所以我會等開始下週,與廣告主和工作夥伴取得聯繫,對於那個宴會商量一下。

●●●
我透過網路得知,台灣以及其他國家對日本給以熱烈助威、支援和捐款,
在此深表感謝。
以後還請繼續關懷日本。m(_ _)m




【人籟】かわいい屬於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7年後」是不是一個希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