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年4月6日

【2535】「假裝不關心薪水」的背後

刊登在《2535》2010年3月號(也有日文版
uedada的東京微觀散步
「假裝不關心薪水」的背後

當聽到這次主題為「薪水」的時候,老實說,我有所困惑了。

一是因為我現在身為自由工作者,沒有固定薪水。另一個更根本性原因是因為,我從來沒有與人談過有關薪水的事情,沒有問過別人賺多少;也沒有聽過別人說今年薪水好不好。這不是只有我,一般來說,日本人都不會提到這種話題。

這並不代表日本人不喜歡談金錢,比如說,一些炒股的人在聊天中很常會提到自己買的股票漲了跌了,還有玩賽馬、打柏青哥的人的話題開頭經常是「日前我輸光(or得大錢)了!」等等。說到薪水,一些雜誌也時而會刊登大企業年薪排行榜、熱門業界的平均薪水額比較表也不是罕見的。可是,誰都不敢提到自己、對方、朋友等屬於自己領域內人的薪水,就像這是一種禁忌。這是為什麼?……我猜想,我們都比較不喜歡明確地意識到自己和其他人之間經濟差距。

股票、賽馬、柏青哥等雖說都涉及到自己金錢得失,但還要依靠自己外部某些事情,就是運氣。可是,薪水正是自己工作的後果,其金額多少就免不了有所反映自己能力、努力、處世的優劣。一般很多日本人平等意識都很強,不太希望直視這種事情。

而我不能一概否定,這些禁忌感覺,無論意識或下意識,可能有所貢獻推動前世紀的日本經濟發展。即是對同事、上司的收入有點興趣也不肯表達,看做並不存在這種事情,就可以避免工作夥伴之間的無謂摩擦,毫無顧慮地面對他們共有的外部問題:公司業績、市面競爭。

另外也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就是日本人共有的「我們這個社會平緩、逐漸地向上著」這種認識。在十幾年前,大多日本人都享受「只要認真從事,薪水年年會提高」這一經濟情況。無論自己還是競爭對手,明天都會更好,所以現在即是比他差一些,生活不會完蛋了。我看,這些應該是昔日日本人共有的一種基本認識,使得他們不想「多餘事情」,就專注面前的工作和消費,也為了培養日本很多公司以及整個日本社會一體感,能起到了一些作用。

上面這些情況,面對20世紀末尾和前年直到現在兩次發生的經濟危機就幾乎要消失了,日本人的薪水早已不能年年提高,還有那個「與大家一起走著平緩上坡」的共有認識也已經沒有了。代之,人們意識到如今就出現了所謂「格差社會(M型社會)」,讓人在同胞當中很容易看出敵人。

從全球規模的視點來看,這些變化可能並不是很罕見的,甚至可以說日本社會總算接近了其他很多國家的情況。但很多日本人為了適應這些情況還需要不少的時間,因為日本人愛平等的傳統心理不能輕易改變,收入即使有點減少卻也更要盡力來支撐公司,還有,不少人還承擔著以「年年加薪」的情況為前提設計的長期開支,比如說人壽保險、房貸等等。


【2535】女性時尚的「男子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535】寵物的「人化」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