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12月18日

神樣和看不見的錢

「当たった!」[中了!]
「六億!」
「夢みたい!」[難道我做著夢嗎?]

這些意外地中到彩票而狂歡人們的樣子被播放天界,
讓「神様(日本的"上帝")」們看而談談:

「ずいぶん出したね」[我們給發了太多..]
「いいんだよ、最後だし」[有什麼問題?這次反正是最後的!]

等等等。

這是日本足球彩票「BIG」(奬金額可能到達日本最高的六億日圓)的
今年最末次販售告知廣告。(2009年12月)


「BIG」雖說足球彩票之一,但其結構有點奇怪。
據我了解,通常足球彩票讓球迷預測當天比賽的勝敗,猜中的人就獲得奬金,是吧?
但BIG的賣點是「為您方便,讓電腦替你預測(實體是讓電腦隨機選擇贏、輸、平的選項),
所以不會添您什麼麻煩(換句話說,客戶只能花錢,不能做其他參與)」。
我有點納悶,這個方式是否真的有必要當做足球彩票...
聽說這個方式因很多人厭煩預測致使足彩賣得不好而想出的,雖說真偽不清。
(順便介紹一下,這個BIG也有小規模版叫「mini BIG」,這個名稱也令人有所失笑)

無論如何,這個BIG足彩系列廣告的今年角色就是上面那些「神様」,
祂們以挑選BIG中奬者為專業。
一部分廣告片在此有播放


記得我曾經有幾次提到日本的「神様」,
介紹祂們與耶穌教和伊斯蘭教的上帝有不少差別。
這次的話題可能跟以前的這些記事有所重複,
但這部廣告片的神様們的樣子相當濃厚地反映到現代日本人對神様的形象,
還介紹一下。

(1)神樣不是唯一的
這部廣告片裡有五個神樣出演,
他們的外表都像BIG足彩的主要客戶:30到50幾歲的男人和20到30歲左右的女人。
其中有一個神樣主持他們的會議,可以猜測他是他們的領導,
但其權限並不像絕對的,其他四個並不對他點頭哈腰,
看來他們透過五個人合議制來決定事情。
日本人想像中的神樣大概也是這樣子,
不像基督教和伊斯蘭教那樣以唯一絕對的上帝為中心,圍繞的都是他的底下人。

(2)神樣的裝扮不太確定
日本神話當中的神樣以及在神社供奉的神樣可能穿得相當傳統,
但日本人形象中的神樣裝扮並沒有固定的形式,大多是由每個人隨意的想像來決定。
比如,這部廣告片的神樣好像有的穿西裝,也有的穿背心,與現代普通人沒什麼兩樣。
只有一兩個特點讓觀眾認為他們的確是神樣,
就是他們衣服都是白色;還有他們在過分華麗的房間進行會議。
其實這些記號也不是註定的,要看想像者的時代、身分和氣氛,還有這些神樣的作用。

(3)神樣做事相當馬虎
神樣他們決定中奬者的辦法就像某些電視綜藝節目一樣,
一台巨大輪盤上貼BIG客戶們的臉照,向此扔飛鏢。
還有,那個領導神樣只由於小小的理由隨便說「這個人不行了!」來改變中奬者,
而且很常不留神聽漏會議內容。

說起來,日本的神樣並不是基於正義和愛情等道德觀念來拯救或幫助人們的。
他們在各自的擔當領域裡(比如說天氣、賺錢、學業等等)隨便來做事,
基本上顧不上人世間的方便。

人們無論是意識或下意識都了解神樣們這些特性,
平時就根本不會想起祂們,
只在緊要關頭才會讓祂們蘇醒在心中來許願求神,或只在發生大事才會想起祂們「看不見的手」。

我覺得,上述的廣告片台詞當中,
尤其是「我們發了太多..」「有什麼問題?這次反正是最後的!」的地方,
應該有所代表日本人對金錢或消費的意識。
關鍵是「出した(發了)」一句,這當然有「讓很多人中奬了」的意思(這的確可能是神樣的領域),
但也可以理解為「是我們給塵世的人們施捨大款」的意思。

思考一下就會很容易想起,這些彩票奬金的資金原本就是我們買彩票時付出的價款吧?
那麼資金當然是有限的,即是是神樣也絕不能隨便「發太多」。
但實際上幾乎所有人不介意這點,只管想像這些奬金是神樣給你的。

總之很多日本人習慣於一個思考方式:
金錢一旦離開自己手之後會被投入世間某些巨大流動中,自己說三道四也沒辦法。
比如說,產品代價裡面隱藏的巨款廣告費、一直灌在無用的巨大建築物的稅金都是。

看了上面廣告片我就有點掛念起來,日本人這種思考癖性給日本社會的動向帶來多少影響?
   


【有關"神樣"的過去文章】

這是神么?

祓厄體驗記(上) (下)


「贅沢」贅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認真」無常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