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2月12日

廣辭苑:翻新而不變的日語守護神

我不知哪個國家的人像日本人那樣注視一本辭典(而且這是修訂版,不是新書的)的出版。

1月11日,日本最有名的中型國語辭典《廣辭苑》第六版隆重上市了。是隔了十年後的修訂。這本辭典從來約每十年就做修訂增補詞彙,而一旦加上的詞彙基本上不刪除,所以幅度越來越厚了。聽說,媒体和出版方面有一個共識:一個新詞如果登在廣辭苑,它就已約定俗成了。

這 次的第六版上市的幾個月前,就在電視、報紙上引起不小的反應。也有報道說,出售前預訂數就達到34萬本。這個數字是令人十分驚訝的,因為一般認為在日本一 本書賣到10萬本就可以說個best seller。上市當天,在每家報紙和主要車站等地方就登出很顯眼的廣告大肆宣傳,書店也很看重這次出版,除了在店門掛出店員親手做的告知單之外,店內還 設置附大型POP廣告的小專展區,展覽台上跟餅乾盒一樣大的實品成堆。出售後一週,神田神保町書店街的一家大規模書店老闆就在BLOG上寫「桌上版(大開 本版)已經缺貨了」。

辭典畢竟只不過是一種語言工具,為何卻受到如此大的期待和歡迎?一个理由大概是,已經幾年來繼續著的「日語熱潮」吧。

日語像其他很多現代國家的語言一樣,年年都有很多新詞彙又出現,又消掉。除了表達新技術和概念的用詞以及媒體做出的流行詞之外,只在同一世代、同一職業等族群 裡通用的隱語向域外傳開而成的新詞也不少。當然有多數人為這種現狀相當憂慮,據某項調查所示,現代日本人有八成都認為「現今的日語有紊亂」。這種心情也反映到出版方面,在書店櫃台有很多與日語相 關的新刊書本占據地方:列舉最近常見的語法錯誤加以解釋的書、懷念前時代日本人談吐的書等等。

另外,現代社會特有的跟電腦、網絡合而為一的生活環境也給日本人對自己語言的認識帶來不少影響:有人用PC打字時看到很多從來沒有看過的複雜漢字,或發現日文一些兩字詞竟有幾十個同音異議詞;還有人透過寫BLOG或看其他人的網頁發現語言表現深奧的可能性。

無論如何,這些現象背後可見,很多日本人面對自己母語這麼變化無窮,呈現多個局面的現狀,其歷史背景和正統的語法。最近電視上也播出很多有關日語的節目獲得廣泛支持,還有幾個團體舉辦「專為日本人」的日語能力考試,來滿足不少人對日語的興趣。

我想,《廣辭苑》一書對這種熱中於日語的人來看不僅是一本工具,是一種象徵日語的悠遠歷史和文化蓄積的存在。所以又厚又重(聽說小型版就有2.4kg)這些實用性問題 不是太重要的,只要它存在,就起到一半作用。其實,《廣辭苑》第六版新收錄了「イケメン(ike-men/帥哥)」「うざい(uzai/令人討厭)」 「めっちゃ(meccha/太、極為)」「ラブラブ(love-love/跟情人或配偶熱愛中)」等年輕人常用的流行詞,引起一些人提出異議說「太迎合一部分人」。但這個意見也可以看做他 們心裡潛在的「《廣辭苑》必須是日語的一種守護神」這個期待的一種體現。

這麼一說,聽說《廣辭苑》從1955年的初版發行以來,裝訂和封面設計都幾乎沒有變化(在這次修訂大型版分成兩冊,但總體設計還一樣)。在這個不斷變化的語言世界裡,只有一個不變的存在...這不是令人感到一種神聖的印象嗎?


合格祈願商品:連向糞都請求保佑←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續・不需情人的情人節
本文引用網址: